白水煮蛋

#盾冬# · 冬性转注意 · 骑士盾女巫冬·《溪流之眼》020

焦糖饼干与拿铁:

  真不好意思,每次都要你们看这么长的故事。我下次尽量把文写短点。




020






  Rogers仍然没有查到那19个女巫被什么人买走了,这让他心烦意乱,Romanoff来过一次,在他困惑的时候为他提供帮助。


  “你应该知道,女人聚在一起的时候最容易随随便便就把重要的事情说出来的。”Romanoff玩着Rogers放在桌子上的绿宝石插梳,她很聪明地没有试戴它。


  “你认为这19个女巫都是被贵族买走的?”Rogers问。


  “不然呢?对新奇的东西感兴趣并且能优先得到它的向来都是贵族,而且是最有钱的贵族。”Romanoff说,她将插梳举在阳光里,绿宝石闪现出一种特别的光泽,像倒影在树叶上的阳光。“他们玩腻了情妇和普通的娼妓,想得到一些特别的东西。”


  “女巫就成了这些‘特别的东西’。”Rogers望着她,她缓慢地放下那把插梳,摁在他的手心里。


  “提醒你你和你的女巫闹过的矛盾?”她问。


  “啊……我早该知道你敏锐的。”Rogers将那把插梳捏在手里。


  “通常来说,如果这是心爱之人饱含爱意的信物,人们会把它贴身带着。”Romanoff指了指衣服里面:“但你把它放在手边能看见的地方,这只能是一个提醒。”


  “我们谈点正事吧。”Rogers把那只插梳收了起来。


  “伊芙圣堂里那4个女孩目前没有什么,大修女安排她们先治疗嘴里的伤口,然后去菜园劳作,晚上学习写字,以后好交流。”Romanoff说:“至于被卖掉的那46个,”她耸着肩摊了一下手:“只能从夫人们的嘴里掏了。”


  “总是麻烦你,真不好意思。”


  “哪里,我等着有一天让你还人情呢。”Romanoff笑着对他抛出一个飞吻。她很快离开了,Rogers注意到她耳朵上的珍珠耳环,如果这就是Barton说的那一对,那确实是非常罕见的大珍珠,那让Rogers开始思考起女巫的耳朵上是否有佩戴耳环的穿孔。他想不起来,但这让他生出了另一些想法,想给女巫独一无二的东西,想让大家都羡慕她——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思绪,但当这些一股脑儿涌进他的思维时,他只想首先完成它。


  中午休息时Rogers让骑士团的侍从去找一队临时的清洁队来,但那侍从回来后告诉Rogers国王已经派出了一队仆人去洛耶庄园清扫和修补——但Pierce派出的人更快一些,按照他的估计,到今天晚上这两队人就能清除掉整座主楼上丛生的杂草和青苔,修补好屋顶,说不定连破损的窗户也能更换好。


  Rogers很担心,怕他们伤害女巫或者侮辱女巫,他们确实说了些什么,女巫没有说,但Pierce派来的人将这些告诉了他。


  “你应该享受这个,Steve,你的父亲和你的叔父都希望你站在他这一边,他们把我当做一个关键的要素,一个希望讨好我,一个希望我远离你。”女巫坐在Rogers的书桌边,拿着羽毛笔正在一张纸上涂画,Rogers看不明白她的手法,走近之后才发现她在纸上画了一些东西,像是树在开花。


  “你画的什么?”Rogers问。


  “苹果树。”女巫回答,她把纸提起来,给他看纸上的图画:“是不太像,但我不会谢尔德文。”


  “你说,我写。”Rogers拿过那支羽毛笔,在那棵树下面写苹果树。


  “有时间你得教我写。”女巫让开椅子:“我不能总是让你帮我写这个。还要梨、几株柑橘,树莓,玫瑰花,圣母百合。”


  “你要做一个果园?”Rogers问,他在那张纸上写下这份女巫的清单。


  “薄荷,迷迭香,番红花,剩下的我想到再告诉你。”女巫仔细想了想:“做一个能有所产出,又让陛下看到我们的态度的花园。Peggy告诉了我一些用花园表达含义的方法,我想我们可以用它。”


  “你是说救赎之路那种花园迷宫?”


  “至少很有观赏性。”女巫点头。


  “你不必为我做这么多,如果陛下不愿意原谅我,那我们做什么都没用。”Rogers把那张清单给她,告诉她那上面的文字各自是什么,于是女巫将女巫们的写在了它们下面。“而且陛下没有想原谅我的意思。”


  “他不愿意去冒着继承风险来让你彻底离开,在一切都定下来之前他不会完全放弃你的,虽然方法挺笨。”女巫把那张纸摊在桌子上,像是在记住那些夏尔德词语:“不过至少他们知道我是只乌鸦,不是什么用来观赏的小鸟。”


  “他们这么说你了?”


  “事实上,我觉得这对Peggy的侮辱更大一些。”女巫想了想:“他们说你只是一时新鲜,才会把乌鸦当做鹦鹉养在漂亮的笼子里,这新鲜劲儿最终会过去,为自己好你还是要娶Peggy。”


  “噢……这简直可以当做一个笑话了。”Rogers捂住额头。


  “所以,你瞧,我只能对有些人的见识表示遗憾了。”女巫敲了敲他捂在额头上的手指:“说得绘声绘色的,说你和Wilson说你现在不娶她是因为不想把她卷紧麻烦,但如果你觉得安稳了,你就会娶她。”


  “……我是说过……”Rogers忽然想起了骑士们在酒会上的闹腾,起哄要他娶Peggy来做团长夫人,还有平时同Wilson和Barton的谈话:“那可能让人误解了,你知道,很多故事里说一个痴情的男人为了让他心爱的人远离危险而假装不爱她,或者找各种借口避免娶她。”


  “是很容易让人误解,但我明白你是什么意思。”女巫拿开他的手,在他额头上吻了一下:“你不愿意让她以妻子的方式进入你的生活,也不愿意以这种方式来与她共度余生。”


  “但这么说出来太伤人了。她是我非常重要的朋友。”


  “我知道,而且她也知道,这足够了。”她拉过另一张椅子,坐在上面,新取了一张纸来,照着Rogers写的名词练习:“所以你不必担心,她对你的想法也一样。”



评论

热度(9)

  1. 白水煮蛋焦糖饼干与拿铁 转载了此文字
  2. 存文小仓库焦糖饼干与拿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