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煮蛋

【盾冬】连结(下)

einmal ist keinmal:

环太平洋AU ·盾+黑化盾  


(拖了很久的)两百粉点梗


*略狗血 注意避雷


 


【上】 【中】


 


 


 


Steve带Bucky去做心神连结测验的那天下了小雨。


实际上,这个星球几乎每天都下雨,淅淅沥沥,天空灰暗低沉,从来没有放晴过。空气里潮湿阴冷,跟这个星球的氛围非常吻合。


Bucky的双手仍然被铐在背后,身后跟了四个Steve的手下,Steve就站在他身侧。


开启实验室大门后,Bucky看见里面是高大拥挤的空间,光线并不明亮,许多器材杂乱地堆放在一起,只有中间有着两个神经连接器的位置格外空旷。几乎在有两层楼高的地方坐着几个穿着像医生一样的科学怪人,操控着闪烁发光的机器和程序。


“如果我不配合,你同样无法操控机甲。”Bucky在瞥了两眼设备后,停下了脚步。


这是自从Steve上次见过Bucky之后的第一次交流,Steve却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冷着脸:“你不会不配合。”


“你为什么那么确定?”Bucky把头抬起来,直视着Steve的目光,好让自己看上去坚毅而无畏。但实际上,他不敢正视Steve的眼睛。


“你们最后一架机甲在上次太空怪兽袭击中已经阵亡了,”Steve也毫不畏惧地直视着Bucky的眼睛,向着Bucky越走越近,“而这个星球还存在着大量的太空怪兽。假如我们随便再传输过去几只,地球会发生什么?”


Steve说到最后,嘴角竟然还扬起一个微小的弧度。Bucky能感觉到Steve的气息扑在脸上的感觉,他甚至连气息都像霜一样冰冷,让Bucky不禁打了个冷战。他的眼神慌乱地从Steve脸上移开,随意地看向另一个方向。


“如果我们驾驶机甲过去,双方势均力敌,这样不是对地球更公平吗?”Steve向后退了退,压迫性的气场才散去了些。


的确,相比起再放几只太空怪兽到地球,驾驶机甲过去似乎是更加利于地球的方案。并且,因为自己的参与,或许能减轻对地球的伤害。


这么一来,Bucky的确无法逃离驾驶机甲侵略地球的命运。


不,或许只要自己再次到达地球,就可以断开和Steve的心神连结,机甲就会不攻自溃。他或许会和Steve来一场搏斗,不管谁伤谁亡,至少都能拯救大批地球人的性命。


当Bucky在心里暗自权衡一番后,Steve已经站在一个神经连接器里,漠然地看着自己。他对Bucky身后的人递了个眼神,Bucky的手铐就被他们打开。


Bucky咬了咬嘴唇,主动地走向另一个神经连接器,连结在自己的身上。


“心神连结准备开启——”


在开启的一瞬间,Bucky的大脑像是炸裂,又像绞痛。


九头蛇的科技显然没有Stark那么人性化,该死。Bucky在心里骂着。


那感觉就像给大脑里注射了几升汽油。等到逐渐适应鼓胀的痛感后,Bucky发现自己已经进入了Steve的大脑。


这片空间竟然像是笼罩着猩红色,阴冷诡异。


他能看见属于原本那个Steve的记忆,但更令人吃惊的是属于这个Steve的部分。


睁开眼的第一秒已经是个强壮的身体,记忆都已经完备。他看到这个世界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围在自己身旁所有参与创造自己的医生一个个杀掉,血把那间屋子的墙壁染得通红。


但是没等他出那个房间,就被用子弹密集地攻击着全身,借以消耗他的气力,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没有三分中的他又陷入了昏迷。


再次醒来后,他的四肢伸展着被捆绑在身后的铁架上。


他被鞭子抽打、被电击,那尖锐的刺痛传遍了浑身的每个神经,只是为了褪去他身上部分的“恶”——那时的他满脑子只有杀戮。然后他们分配给他任务:杀人或者领导别人杀人。每次任务失败,迎接他的就是拳头、抽打、电击。


他体内的善也曾萌芽过,但又被硬生生地扼杀了。现在的他潜意识里把“善”和“痛苦”联系在一起。


这些年来,他在寻找的也不过就是一样东西——Bucky。


等到Bucky回过神来,Steve的表情也不曾有过丝毫变化——睫毛没有生气地下垂,眼里像是封藏着万年不化的冰雪,嘴唇抿合在一起。Bucky知道他也从自己的部分记忆里,看到了属于真正的Steve的记忆,以及那些对Bucky的厚重真挚而不可亵玩的感情。


但Steve并没有感到触动。


前方只是传来一声“心神匹配成功”。Steve从鼻腔里才酝出一丝气,混着喉咙里轻颤,嘴角咧开一个莫测的弧度:“好了,Bucky,准备好回地球了吗?”


Bucky还没回过神来,他的半个灵魂都像被困在Steve的记忆里。他不得不承认,看着面目完全相同的这个Steve承受着如此巨大的痛苦,让他一瞬间对他产生了同情。


双眼看到的景象都失了焦,Bucky只记得自己被人押着带去了九头蛇的机甲面前,身边走着的依然是那个不近人情的Steve,但这时Bucky不再把这个人看作一个碍眼的、可以寄予仇恨的对象,而是一个可悲可怜的人。


 


站在机甲面前的一瞬间,Bucky才像是彻底醒了过来。


面前这个机甲高度比地球最高大的那个都高了不少,四肢上的机械设置看上去精密紧凑,每条肌肉的走向、材质都令人叹为观止。Bucky仰着脖子,盯着机甲的脑——他们需要并肩作战、控制机甲的地方——它看起来那么坚固,去在正前方安装了透明的材质。


那是为了让真正的Steve看见他特意安排的。


他知道,地球这次有大麻烦了。


等到他们两个穿戴完毕,站进那个金属钢筋建造的“脑”,所有程序都已启动后,虫洞瞬间在脚下开启。


重力的作用在瞬间失去,他们向下跌落。


“Steve。”Bucky的声音有些扭曲,不知道是因为冲动的作用还是因为他的情绪使然,“或许你可以在那个世界安顿下来……我是说,那里没有人逼你做坏人。”


“坏人?”Steve重复了一遍那两个字,语调滑到他嘴里变得生涩,“我天生这样,这是本性,没人逼我。”


“你不渴望安逸吗?我看得见,你渴望安定下来。”Bucky能感到自己在迅速下坠,他看着身边的Steve的侧脸,说得真挚无比,“你可以的,在那里没人会阻止你做一个好人。你可以过去,和真正的Steve Rogers并肩,和我并肩,打败这个星球的人。”


Steve没有说话,他的眼神说明了一切,他无声而坚定地拒绝了Bucky。


Bucky当然不会知道Steve在想什么,他在想,就算安定下来,也注定只有一个Steve。难道不是吗?两个Steve,一个Bucky,那要怎么分配?Steve并不乐意共享,他知道,即使是那个慷慨的Steve,也不会接受。


 


过了没多久,他们就感到海水的冲荡,机甲里的外界压力值在瞬间剧增。


Bucky知道,他们回来了。然而他却没有丝毫得轻松,而是胸闷得快窒息过去。随着他们的机甲渐渐浮出水面,Bucky已经开始两眼发黑了。


另一边,新一代机甲还未完工,不过也算完成了大半,也在Fury的紧急通知中安排出动。他们挑选了最优秀的机甲驾驶员之一,作为Steve的搭档,但是当然没有Bucky配合那么默契。


当他看见从虫洞里钻出的机甲,在自己的屏幕上看到Bucky那张熟悉但却消瘦了不少的面颊,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却在下一秒又揪了起来,他看见了旁边的Steve——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和Bucky那张痛苦的脸比起来,显得格外冰冷。


 


   “该行动了。”Steve操纵着自己的部分,声音低到Bucky几乎没听见。


   “我做不到。”异常果断。


   “我知道,”Steve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的Steve,“所以这个机甲只需要你来承担你那部分的机甲对人体的压力,主要的操作由我负责。”


Bucky这时候看见了Steve的视角,以及他脑海里叫嚣的声音“杀了那个Steve”。


他的目的,只不过是杀了Steve。


这太简单了,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对面的机甲看上去还是个半成品,而自己这个几乎就是个巨人。


那一刻Bucky突然想到好久以前,Steve也是拖着那副瘦弱的身躯对抗着比他强壮许多的男孩儿。他从来不知道屈服,他的眼睛里只有永不熄灭的倔强。


这次却不同。Bucky知道,Steve对自己永远下不去手。


所以Steve的机甲几乎在瞬间就被击中,零件散落在海里击打出琐碎的声音,他们的机甲已经摇摇欲坠了。


“不!”Bucky在机甲里失声吼了起来,他仿佛把Steve的记忆又经历了一遍,看着自己坠入悬崖,坠入死亡的深渊。


Steve却显得那么平静,虽然他的心也在颤抖。心神连结的时候,他总能感受到Bucky的痛苦。可是,这次他对Steve的仇恨却超越了对Bucky的心疼,他毫不心软地攻击着那具机甲。


直到那个机甲彻底散成了分散的零件,Steve相当于从几十层楼的高度坠入了海里。


    毫无疑问,他会死。


身边的Steve却还鲜活无比,他那么冷血,那么残忍,却那么生动。


Bucky的脑袋陷入了空白。


Steve终于从身边的位子上走下来,他站在Bucky身边,只是盯着他,却一言不发,脸上连喜悦的表情都没有——Bucky知道,Steve只想杀了那个Steve。


等到Bucky的眼泪颤抖地跌落眼眶,Steve终于伸手把那颗眼泪拭了去。Bucky无力对Steve的所有举动作出反应,他现在的脑袋已经暂停工作了。


一颗眼泪被抹去,其它的几颗却扑簌簌地坠落,有好几颗滑落到嘴边,Steve于是直接凑了上去,吻在眼泪上。湿咸的液体从唇边渗入口腔,可他却觉得那么香甜。


“Steve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他伏在Bucky耳边呢喃,“他不能给你的,我还能给你。”


“只要你答应我,和我在一起,我可以对抗九头蛇。”Steve的话不像安慰,反而像要挟,“那样地球也能幸免遇难。”


“我……答应。”Bucky的眼神只有空洞。


 


然后,Steve就真的杀回了那个星球,用机甲干掉了九头蛇。九头蛇的人肯定没有意识到,Steve对他们的所有服从,并不是因为他无力反抗,而是在为自己的计划铺垫着序曲——夺回Bucky。尽管这个Bucky本来就不属于他。


在最后一个高呼“Hail hydra”的人被干掉之后,Steve如释重负。他的脸上终于有了种近似轻松的表情。


他拥抱了Bucky,把他裹在怀里,拥得紧紧。


Bucky却伸出自己坚硬的手臂,用尽全身力气从旁边的驾驶台上拔出一个手柄。因为剧烈的拉扯,折断的部分参差不齐,像是刀尖。


他毫不犹豫地把那最尖锐的地方刺进了自己的脖子。


 


鲜血顿时溅到Steve的脖子上,并顺着他的脖子,流到了心脏的位置。


 


 


 (完)
这次又是写得很赶……真的是因为最近事情太多了,总不写完又觉得有个事情一直没做完,为了自己的小小私心就赶快写完了……


 

评论

热度(54)

  1. 白水煮蛋einmal ist keinmal 转载了此文字
  2. 存文小仓库einmal ist keinma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