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煮蛋

【盾冬】极乐园(6)(伪科幻,西部世界设定)

克拉德美索:

人造人Bucky,科研人员Steve


(1)(2)(3)(4)(5)




Natasha不住员工宿舍,她今天遭遇了堵车,因此到达HYDRA大厦时匆匆忙忙压着时间线,勉强避免了迟到扣奖金的命运。


 


她一路风风火火的赶到办公室。


 


“Hey, Nat,早上好。”Steve正在低头看着什么,当Natasha走进房间,他一如既往地转过头来,对她微笑,招手示意,表情完美得恰到好处。然后他转回头去,继续低头看向自己的桌面。


 


“早上……好。”Natasha隐约觉得那里不对劲,她顿了顿,轻手轻脚绕到Steve背后,想看看他究竟在做什么。


 


结果他什么都没做——他在发呆,对着木质办公桌的纹理。他湛蓝的眼珠子直勾勾的瞪着木纹,好像那里藏着什么宝藏一样。


 


“我说,Steve!”Natasha用力在他眼前上下晃动手掌,企图打断他与桌面的联系,“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没有去看Bucky?听说他在黑狱里被……”


 


“谁是Bucky?”Steve猛地站了起来,居高临下,严肃地看着Natasha——他很高大,整整比她高出一个头,很有压迫感。


 


Natasha惊愕地看着他,片刻后,小声说道:“James,我是指,你亲手制作的人造人,James。你不去修理一下他吗?听说他一身都是伤。”


 


“Oh,是的,他发生了什么?很糟糕吗?那我这就去修复他。”Steve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微微皱眉,“算了,下午吧,现在我需要出门办点公事,中午回来。”


 


Natasha再次惊愕地看着他,迷惑不解:“你说什么?你从不耽误对James的……你怎么了,Steve,发生了什么?”


 


“我很好啊,怎么了?”Steve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物,很整洁,没什么问题。他看了看Natasha,然后迅速的从柜子里取出大衣。


 


“那么,我出门了,下午见。”他穿上大衣的动作非常大,走路也很快,差点撞到Natasha。他飞快的出了门。


 


Natasha站在原地,听着Steve越走越远的沉重的脚步声。


 


她心中充满了疑惑,但知道自己马上就会得到答案——她的手心中紧紧攥着Steve刚刚利用大衣的遮挡塞给她的便签纸团。


 


——————————


 


“说吧,Steve,怎么回事?”Natasha坐在Steve的私人公寓中,环境温馨舒适,Steve把她照顾得很周到,但她仍然心急如焚——她知道,如果没有什么大事,以Steve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冒昧地邀请一位女士在午夜时分到他家中做客的。


 


更何况这个私人公寓是Steve的秘密住所,如果不是Steve的字条里注明了时间和地点,她不会想到这里已经归Steve所有。


 


“你是我和Bucky的朋友,对吗?”Steve看着捧着热咖啡的Natasha,忽然问道。


 


Natasha翻了个白眼:“咱们三个是上大学认识的,Steve Rogers,你失忆了吗?”


 


“我当然没有失忆。”Steve严肃地盯着她,“我其实永远都不会失忆,对吧?”


 


“你在说什么?”Natasha意识到了什么,她也开始严肃起来,她慢慢放下咖啡杯,凝视着Steve的脸,“有话直说吧Rogers,你知道了什么。”


 


Steve站起身来,来回踱步,像是在稳定自己的情绪。


最终,他还是在Natasha面前坐了下来。


 


“办公室里被Pierce安装了监控,昨晚装的。我今天一上班就发现了,但我不能拆掉那些摄像头和录音设备。”Steve皱着眉头,“以后咱们说话要小心了,我不能让Pierce发现我并没有被他格式化掉某些东西并重启成功。”


 


Natasha猛地瞪圆了眼睛,她现在开始庆幸她早早就将咖啡放到了安全的桌面上,不然此刻她这条价值不菲的裙子恐怕就报废了。


 


“你知道了……”她慌乱起来,“谁告诉你的?Pierce?天哪,他什么时候发现的?他为什么要告诉你……Bucky,Bucky怎么办,会不会有危险?”


 


“冷静!Nat,冷静!”Steve用力稳住她的肩膀,“Pierce把我当一枚棋子!现在我们暂时都很安全,他以为我已经被他重启了,他以为我不再记得和Bucky的一切……他想让我专心致志的当一名自以为是人类的研究员。”


 


Natasha大口喘着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抓起咖啡杯,里面的黑色液体已经凉透了,她一饮而尽。


 


“现在轮到我问你。”Steve看了看空掉的杯子,又看了看眼前这名迷人的女士,然后紧紧皱起了眉头。


 


Natasha瞪着他,绿眼睛中全是复杂的情绪:“Steve,无论你知道了多少,我想你可能产生了误会,你……”


 


“Steve?Steve究竟是什么人?我真的拥有一个名字吗?还是说我能代表的其实只有脑子里芯片上的编码?”


 


金发男人语气平缓,但每句话都咄咄逼人。Natasha看的出来,他仍旧在竭力压抑着自己的怒气。


 


他们隔着茶几在静默的房间中互相瞪着,直到Natasha终于松下紧张对峙的肩膀,轻轻叹了一口气:“好吧,Rogers。至少你能把我约到这里,应该还算是信任我的吧。”


 


“我不知道还能信任谁。”Steve懊恼的用蓝眼睛瞅着她,眨都不眨,“毕竟我连自己的记忆都不能信任了。”


 


Natasha忽然怒从心起:“你总归还知道这是哪里吧?你总归还知道这是谁的公寓吧?你既然能把我约到这里来……你总归还是信任这间公寓的主人的吧?!”


 


提到公寓的主人,Steve不由得微微失神。


 


看着他的模样,Natasha略微安心,决定再接再厉。这一次,她没有使用疑问句,言辞犀利:“你现在明明知道你和Bucky的一切或许都只是被灌输在你脑子里的虚假记忆,可你还是信任Bucky……你仍然在设法保护他,哪怕你已经知道了他对你隐瞒你是一个人造人的事实!”


 


Steve不再看Natasha,他略微低垂眼睛,拧着眉心,看起来困惑至极:“我不知道怎么回事。逻辑告诉我一切都是虚假的,可是……可是我忍不住。”


 


他呆呆的看向自己的双手——那双手同样拥有细腻的指纹,与真正的人类一般无二。


 


“如果不是会被Pierce的操控指令影响,我真的无法确信自己不是人类。我明明和你们一模一样……那些被植入的记忆都那么鲜活,而感情也……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


 


此刻的Steve不再像刚刚那样强硬,他金发蓬乱,那么大的块头,却将自己缩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的双手发呆,看上去像一头迷茫的、找不到归途的野兽。


 


“所以你一直是最完美的,Steve。不知道Pierce有没有告诉过你,你是无法复制、无可替代的人造人。”Natasha忍不住凑了过去,坐在了Steve身边。她想宽慰他,她是他的朋友,他们之间不应该隔着冷硬的茶几和重重误会。


 


“但我还是想重申一遍,或许你的绝大多数器官都是人造的,但你不仅仅只是人造人。”她将手放在他的肩头,真诚地说道,“至少对我和Bucky来说不是,你是我们的朋友,独一无二、绝无仅有。”


 


“不!我不是……”Steve将手肘撑在膝盖上,双手罩住额头,将自己的面容与表情埋在了手掌中。


 


“我的记忆是属于真正的‘SteveRogers’的,我不是他。我只是一个替代品,尽管我可能拥有他全部的记忆。”他低声说道,听起来有些苦闷。


 


Natasha略微惊讶,思考了几十秒后,她感觉自己抓住了Steve的一线情绪。


 


她思前想后,顺藤摸瓜,愈发确定自己判断的没错。


 


“亲爱的,你是在嫉妒吗?”Natasha低头看着遮住自己脸庞的Steve,忍不住嘴角有一点上扬,“你是不是以为……Bucky把你当做别人的替身?你认为你们之间的美好回忆都只是因为你窃取了别人的经历?”


 


“难道不是吗?”Steve的脸埋得更深了,他甚至开始用手掌挡住眼睛,“Nat,我不得不承认……我害怕了。而我上一次感觉到害怕,还是在那件事之后……我一觉醒来,你们告诉我Bucky已经……已经不在了。”


 


他说不下去了,声音有点哽咽。


 


Natasha没有催促他,她用力捏了捏他厚实的肩膀,企图给予他鼓励。而她理解Steve的那种情绪,因为她同样感同身受。


 


隔了好一会儿,Steve才继续说道:“我从小和他相依为命,一直以来,我们一起勾画出的所有未来都与彼此有关……当我以为失去他时,就好像整个世界破碎在我眼前……我想尽办法去复活他,也不过是想找回我的世界,再度拥有一个值得奋斗的未来。可是现在我才发现,自己拥有的一切都是别人的?原来我根本不是那个和Bucky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经历一切的人……我只是一个人造人?那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我向何而死又为何而生?如果有一天我的内存都被抹杀,那么我还能算是存在过吗?Nat,我很恐惧,仿佛任何人都可以轻易抹消掉我存在过的痕迹。我恐怕已经陷入了迷潭,甚至找不到继续下去的意义。”


 


Steve用力揉乱了自己的金发,Natasha看着陷入混乱与绝望中的困兽,深深叹了一口气。


 


“你知道吗,Steve,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觉得你是个没救的傻瓜……噢,对不起,是第二次。”


 


Steve有点惊讶,他抬起脸来看向Natasha。Natasha发现他的眼睛有红色的血丝。


 


“傻瓜。”她说,“和Bucky一样傻。”


 


“我不该再继续瞒下去了。Steve,听好了,如果你能有幸在清醒状态扒开自己的头盖骨,没准儿能看到你骨头上有个龙飞凤舞的签名……没错,你这具躯体的制作人就是那么不靠谱,说不定他会在你头盖骨上写满一整份合同并且署名认证你是他的私人物品——是的,我就是指Bucky Barnes这个混蛋!Steve,我不知道你存在的意义是什么,那需要靠你自己琢磨。我只是知道你是因何而生的。”


 


Steve呆呆看着她上下飞快开合的红唇,依旧震惊在“他竟然是Bucky制作的”这条信息中。


 


“他亲手制作了你!给了你一副崭新的躯体!就像你后来也对他做的那样……是的,你们都是彻头彻尾的傻瓜。”Natasha微微笑了起来,“而他这么做,也是为了复活你。你的记忆欺骗了你什么?我想想啊……你的记忆是否告诉你,你在25岁之前都病弱得像一根豆芽菜,好像一撅就断?是的,没错,这是真的。然后呢?你25岁的时候生了一场重病,躺在医院人事不知整整半年,再次捡回性命后奇迹发生了,你因为‘高科技药物和实验性手术刺激了身体发育生长’,变成了一个身体强健的大个子?难道你就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一点吗?你也是学这个的,难道Bucky胡扯什么你都能信?”


 


Steve瞪大了眼睛——是的,他竟然从没怀疑过这一点。当然,这也和他的主治医师有关,他记得那个人很特别,是个说一不二的权威,只有一只眼睛……


 


“事实上你那时候已经死亡了。”Natasha一边抛出重磅炸弹一边观察着他的反应——信息量越来越大,Steve几乎已经顾不上惊讶。


 


“Steve Rogers,你原装的身体几乎所有零件都死透了。而Bucky无法接受这一点,病急乱投医的情况下接受了Nick Fury的意见——是的,Fury就是你的主治医师。他们当时已经在进行一项秘密的人造人计划,而你是很完美的试验品,Bucky签字同意了这项计划,并利用你们的专业知识参与其中。”


 


“那么你……”


 


Natasha毫不犹豫的打断了Steve的质疑:“是的,事实上我早就是其中一员,比你们都早进入那个组织,Nick Fury是我的导师……当发现你已经脑死亡后,是我向Bucky推荐了这份计划。Steve,我们从来都没有认为换了一副身体后,你就不是你了。你还是我们的朋友,只是为了让你活下去,不得不为你更换一副更健康的身体罢了。你是人造人吗?是。但你是Steve Rogers吗?也是。为什么这两者不能共存呢?换一个角度思考,Bucky现在正在反过来经历你当年曾经历过的一切,你不是也不惜一切代价想要复活他吗?而你会认为他不是原来那个Bucky吗?你会只把他当做你朋友的替身吗?”


 


“我当然不……”


 


Natasha再次打断了他:“所以说你们都是傻瓜。现在是凌晨四点,请容我说完最后一段话就请放我去补个觉,毕竟明天我们还要在Pierce眼皮底下假装无所事事的上班。Steve,Nick Fury的秘密组织已经烟消云散,而你是唯一留下来的,最成功,也根本无法复制的人造人,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Steve这次没有说话,他看着Natasha绿色的眼睛,安静的等待着答案。


 


“Bucky在你身上倾注了全部心血,就如同你现在对他一样。他是你的未来,反之亦然。但同样身为一个科学家,我不想说什么爱会令科学创造奇迹之类的鬼话——虽然有时候这是真的。”说到这里,她刻意的顿了顿,欣赏了Steve脸上的表情。


 


“我们当时都判断你已经死透了。可真是莫名其妙,你明明已经脑死亡,可有个器官却强韧的存活着,它显然一点都不想死,它的求生欲超过了任何科学领域的认知,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奇迹。而每当Bucky抱着你的‘尸体’呼唤你的名字,它就跃动得更加用力……”


 


Steve脸色苍白,他用手覆上自己的胸膛,感受那个器官在他体内健康的跳动。


 


“那么,我要睡觉去了,SteveRogers。不,不用送我,我知道这套公寓的客房在哪儿。是的别那么惊讶,我知道这是Bucky的公寓,我早就来过这儿,在你确实还是个死人的时候。”Natasha打了个哈欠,起身走向客房关上门,把Steve一个人留在客厅里。


 


她还顺手关上了灯,客厅陷入一片黑暗。


 


她知道Steve现在需要这片黑暗,来好好消化一下所有信息。


 


忽然,她又再度将门打开,站在客房朦胧的灯光里看向黑暗中模糊不清的Steve的身影。


 


“其实还有最后一件科学解释不清的事,我想我还是应该告诉你。你那时候已经脑死亡了,无法用科学手段提取你大脑中的记忆了,所以你的记忆都是Bucky自己一个代码一个代码输入进去的。但是,我想你也应该知道,那么仓促的时间,人工灌输的记忆怎么可能鲜活得令你毫不起疑,而你应该有某些记忆连Bucky都不知道,那么你为什么会记得他们呢——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科学表明人类的心脏拥有大脑的储存、思考与感知能力,但每当人类情感泛滥时,反应最强烈的永远是心脏。我或许不明白Bucky当时为什么毫不犹豫的将你的心脏保留下来,放在了你的新身体中,但我想这可能正是你身为一个人造人却完美无缺、无法复制的原因,同时也是Pierce没法将你彻底格式化的原因。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Steve站在黑暗中静静看着Natasha。


 


“那么第一次呢?”他忽然问道,“你第一次觉得我是傻瓜是什么时候?”


 


Natasha微微一愣,然后忽然笑了起来,她的笑声很迷人。


 


“当我发现你最完美无缺的那个器官,为一个人跳动不已的时候。”Natasha的嗓音带着一丝性感的沙哑,她慵懒地陈述着一个旁观者看到的事实:“你的心脏一直为同一个人跳动,直至死亡也无法停止——而你本人竟然一无所知。” 



评论

热度(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