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煮蛋

看门狗(连载47)—军火商拯救雇佣兵

晒豆酱:

目录:


上一章    首章    下一章




正文:


“All clear!”


Scott直接跳下车向50名特种兵发号施令,除了确保周围安全更暗示清场。诊所本就不大,医生护士都被控制在自己的房间里,看来有个来头不小的人到了。




“医生在哪儿?” Steve从正门进入,看得见的全是自己人。Thor先是挡住楼梯,做了个双手向外推的动作,“听着,Steve,要冷静。”


“我很冷静。” Steve一步迈上三阶台阶,几下就到了二层,细长走廊里只有他和Thor的皮靴“咯噔咯噔”地踏响。


 


Banner医生就知道James又惹麻烦了。这回不知道惹了什么人物,把整间诊所前后包抄、围得密不透风,听这动静是冲自己来的。


这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这小子的仇家多了去了。


 


“问吧,你们究竟想知道什么?” 他坐在医术书柜边上,认真用笔标注着什么。


“全部。” 进来的男人说。


 


 




Peter写了个地址留下就赶紧往回走了。


天已经黑得不像样,winter也会一直等着。他的脚步轻快了不少,这半年总有个没完成的任务让他欠下人情,现在舒服多了。当然如果Redback没跟着就更好。




“你跟着我做什么?” Peter边走边向后看,偶尔能看见他的下半张面孔,但想想确实也多亏他才问出来。




“回营地。你的营地跟我的营地是同一个营地,所以我不跟着你难道跟着别人?”  Redback的语速挺快,每句话还都说得让人没处反驳,“今天的事你还没谢我,如果不好意思谢我可以考虑……”


 


“谢谢!” 


Peter马上看出来就不能给他唠叨的机会,这个男人唠叨起来比winter还没逻辑。他可领教过winter来来回回的几句话就仿佛他脑子里就那么点儿词汇量似的,“多谢!特别感谢!我谢谢你!”


 


“哇哦,收到这么多感谢还真是开心。你不问问我怎么帮你问出来的?我可以告诉你这个小秘密,我把他们打了。”


“什么?” Peter这下真是吓一跳,“你把市集的人打了?”




“嗯哼,不打怎么会说实话,你可太天真了,小宝贝。哦不对,你喜欢叫你小蜘蛛对吗?” Redback的语调毫无改变,也不觉得把人揍一顿有什么不对。


 


“你干什么无缘无故地打人!” Peter吼着,“他们都是平民,不是雇佣兵!”


“我说,你是不是跟winter呆的时间太久了?怎么说的话都那么像?” 说完Redback绘声绘色地学了一遍,“他们都是平民,不是雇佣兵!”




“那你是不是跟Rumlow呆的时间太久了!从里到外都没什么人性!” 也说不上来原因,总之跟他接触了大半天Peter也觉得嘴皮子变快了。


 


Redback一下就不走了,低着脑袋站在原地不动,像身上的开关被关上了。他的红色兜帽完全盖住肩部以上的地方,说不上来怎么了但Peter知道他不是在发怒。




“嘿!怎么了!我说错了吗?你不会突然把我杀了吧?” Peter走过去轻轻摇了摇他,这个男人像木桩子似的,突然让人觉得有一丝丝可怜,像个被训话了一顿的找不到家的孩子。




“那个……好吧,我道歉。你帮了我真的很感谢,所以我收回自己的话,你并不是……”


“刚刚被你骂没有人性,舒服得突然脚都软了。” Redback呼出一口长气,一下子把兜帽掀了过来。一张标准的美国男人的脸,冲他挤了几下眼睛。看着就很像话多的样子。


Peter的心情就仿佛说话时不小心吞进了只苍蝇,“你还真是精神病!” 再忍忍,再转过一个路口就到了,就可以甩掉他了。


 


Peter抱着脑袋跑起来,从前毫无交集也就算了,这个男人不说话就够恐怖的,谁知道什么时候就发疯了。但怎么就被自己踩了狗屎似的撞上,最近一个月总是能碰见他。最重要的是这男人说话的时候比不说话还可怕。


不止可怕一点儿,是可怕很多很多。


 


“别这样对我,我其实挺脆弱的,真的。你跟winter怎么认识的?他喜欢男人你知道么?他是不是很可怕?他是不是喜欢上你了宝贝?” Redback不依不饶地问,脚步也没差一步。




“哦shit!” Peter已经不骂脏话很久了,但这个男人太让人抓狂了!他一说话还总是快速眨巴眼睛。Peter的声音几乎吼出来,“你有病,鬼才喜欢我!”


 


“你在这儿?我找你老半天了……” James脑子里都是放不下的三个小家伙,听见Peter的声音就走了过来,“你刚刚……操!你他妈怎么跟他在一起!”




“下午在市集偶然遇上的,我甩不掉。” Peter一个箭步跳到winter的身后,还是跟正常人待在一起最有保障。




“等等!” 


Redback歪着脑袋叫住他们,诡异的表情让人猜不透他的想法。James最不愿意交手的对象就是这个家伙,看样子是跑不掉了。不管怎么说,Peter是跟着他的,自己不能见死不救。




“他是跟着我的,你给我滚远点儿。” James摆出一副严阵以待的架势,有件事情Peter就是他最后的指望,这个人说什么也不能出事儿。




Peter只想拿把斧子活劈了眼前的男人,这两个人若是打起来估计谁都活不了,不死一个是不会停手。




Redback带着火药味儿走过来,空气中充斥着危险因子,“很高兴认识你,让我重新介绍一下自己,从现在开始我叫鬼。”




“去他妈的!” Peter张大嘴看着winter大骂一声就一脚把Redback踹飞,“你他妈的又被疯狗咬了吧!Wade!”


 


 


“所以他真的被疯狗咬过?” Peter吃力地走着,用瘦小的肩膀一边架住一个。最终还是没挡住winter和Redback掐架,黑色和红色像对撞的陨石一样几乎拆掉半条街的破墙。




“反正十几年前冲进营地一条疯狗,咬了十几个人就有他。” Winter的整条右胳膊被打脱臼了,这两个不要命的亡命徒差不多想弄个你死我活的,“……其他人都他妈死了,就他活下来所以他根本就疯了。”


 


“我不从树上掉下去能被疯狗咬吗!” Wade的大腿被James的匕首直接戳上一刀,到现在刀柄还露在外面,“好疼,让我靠一下......小蜘蛛?你喜欢蜘蛛?”




“我才不喜欢蜘蛛。” Peter躲着Wade呼在他脸上的热气,明显靠向了winter那侧,“嘿,他真的不是疯子?从树上掉下去了?”




“不是掉下去的。” 他听winter毫不客气地说,“他是被我踹下去,因为那棵树当时他妈快倒了。”




“所以你承认了!你承认了?你为了自己活命把我踹下去了,可怜的小Wade当时不知道多可怜,多害怕,你真是个歹毒的人,James……” 


Peter就觉得有个滑不溜秋的东西摸到他的屁股上,“那你喜不喜欢小虫子?我养了很多小虫子,要不要看看?”


“Fuck,我他妈就应该踹死你。”


“所以你现在是想再打一架?我不介意多打你几枪。”


 


 


“你们闹够了没有?我说……” Peter摇着头劝着,这两个营地最可怕的佣兵正被自己一左一右地扛回来,如果他们愿意甚至可以轻而易举杀死一千次自己。




他抬头又看到营地入口堆着大量PE-4塑胶炸药和黄色火药,它们正规规矩矩地摆放在地上,一阵恐惧感没来得及升起来就感觉肩膀上的重量没了。




他们在看见Rumlow的瞬间就变回原来的样子,恭顺地低着头走过去,就跟没受伤的人一样。Peter看着叫Wade的男人毫无知觉地拔掉腿上的匕首,鲜血溅得沙子上像开了花,然后扭身把匕首还给winter。




他接过来先是在身上找了个地方把血迹擦掉,一言不发得把刀插回腰带。红衣服的男人又戴上兜帽,走到winter身后擒住脱节的右肩和右臂用力推拉,几下就把关节弄回原位。但即便戴着面罩也听得出那声呜咽的凄惨。




Peter不禁在心中开始害怕那个男人的残酷,他一定故意折磨了那条手臂。但winter几乎凶残地戳穿了他的腿。心中一阵一阵的恐惧将他的目光最终锁定在Rumlow身上,是他,是那个男人把他们都驯化成了武器。


看样子明天又是一场可怕的任务。


 


 






“然后上个月他被弹片击中,腿上和大动脉划开了至少8公分的伤口,送回来的时候失血过多早就不行了。” Banner医生的这个故事从James二十岁讲到现在,他有把握将谎话圆得天衣无缝。


 


对面的那个男人靠着墙一直听着,早些来的那个更高点儿的正忧心忡忡地看着他。




“那他埋在什么地方了?” 那个男人又问。


“我怎么会知道埋在什么地方,雇佣兵都没有亲人,死了就是死了,一把火烧了再撒在哪儿就好。” 看样子这回也是一样,寻仇的死要见尸。




“他死之前有受苦吗?” 他又问道。


“Steve,你别这样。” 更高一些的男人上来劝他了,“别再问了……”




“不用管我。医生,麻烦你告诉我,他死之前受苦了吗?” 那个叫Steve的男人执拗地问下去。




Banner医生一直把自己当做一个战士,在战区的前沿诊所里战斗。他很清楚,身为一名特殊的医生不能掺杂个人感情,但这一刻他有些动摇了。十年都还没有人问过这个问题,他直挺挺地站着甚至没想好怎么回答他。


 


“没有,James死得非常快,什么都没感觉就走了。” Banner医生清楚地告诉他。




Steve用手掌捂住嘴,深深地点了点头,“谢谢,谢谢你医生。”


接着还说了几句根本听不清楚的断断续续的话,像是从指缝间勉强挤出来的。




Steve松开手掌开始大口吸气,他感到很严重的头晕,看到的一切都跳成一帧帧的黑白影像。


“Steve……” Thor已经听见了Steve埋在身体里的泣不成声,他只知道如果James真的死了,那这个人不会再清醒。


 


“是我来晚了,Thor……是我的错。怎么办?我不知道他在哪儿,那我去哪儿接他?”




Steve一大口一大口咬着空气,直到确定自己发出的喉音不再嘶哑。他摘下自己的腕表递给面前的医生,恳求地说,“谢谢你为他做的一切,请收下它。算是我付清了他所有的医药费。我知道他没什么钱。告辞。”


Banner医生点了点头,一本本收拾着被弄乱的工作台。再抬头的时候屋里就只剩自己了,脑袋顶上的风扇嗡嗡地转着。






回到装甲车改造的房车,Steve瘫坐在凳子上,低着头无意识地咬着领口的边角。他已经来找他了,可他还是没抓住他。焦躁不安地情绪让他几乎咬烂了结实的衣领。




他已经回不到他没出现过的生活了,哪怕是一个细微的习惯。James总会看出他的焦虑然后把手指心甘情愿地放在他齿间。他变成了他身体和灵魂的一部分。


然后就是前所未有的恐惧,他可能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来接他了。




这让Steve像触电一样直接跳了起来,任何无能为力的挫败感都是他致命的敌人。他能察觉身体里的黑洞正在将他吞噬。他心里的伤口从此再没有可以填满的了,James能给的一切任何人都无法取代。


Steve并不想单纯地定义这种感情是爱。这比爱还要深还要浓。


 


“Steve,你还好么?” 几乎所有人都站在他门口了,等不到回应只能用备用钥匙开门。




他挨着床沿正坐在地上,谁也不敢开口。


直到掉在地上的卫星手机忽然震动起来,然而Steve根本不想挪动手指。




手机固执地震动着,响得没完没了。Steve揉搓着自己的头发,过了很长时间仍旧一动不动。就在所有人觉得他会像从前暴怒那样把手机捏碎时,他放下双手拿起了电话。




“……什么事?” Steve接通后停顿片刻才张嘴,声音平静极了,但是是那种让人听了很不舒服的平静。




“情报科收到消息,Rumlow的人明天有动静,可能动静还不小。” Sam的线人已经撒到了情报处了,“要动手吗?”


Steve的声音飘忽而低沉,锋利得令人心寒,“给我杀光他们。”


 


 




军车在摩加迪沙的城里绕了很久才到另一端,为了躲避正规军的埋伏只能这样。先头部队的枪声已经响了,每个人都能闻到那股土腥味儿。




James先是跟所有人掐时掐秒地对好了军表,战斗一旦打响时间就是生死线。然后他开始核对无线电的畅通和后援。




“听好了,一会儿战区的地形狭长,有条公路把行动区域一分为二。前头部队已经把南侧炸平,我们必须去北侧,那边难攻易守……” 


Peter看着那四个跟他们不一样的男人把枪捆在了手腕上,就算拿不住了也能盘在上面。不知道是谁在布署,“那地方火力部署密集,都听好了,遇到重火力就是死,所以都给我跟紧点儿。”




Peter完全听不到后面的话,因为枪炮声已经打在耳边上了。车一停就被后面的人推搡着冲下车,一落地就赶紧贴紧掩体的墙根。几枚榴弹贴着脑袋顶飞过在前方不远处接连炸开花,震得所有人跟着摇晃起来。




“敌人位置分散,扇形分布在10点、12点、2点钟,后援从10点钟方向切入,现在等火力!” 又是那个声音,大家都在等着战车的火力掩护。


前方的沙袋“噗噗噗”地被机关枪或者特攻弹打穿。


一发炮弹几乎就落在掩体的高处,灰尘跟下雪一样落下呛得所有人睁不开眼,身上蒙上一层白。


 




“Open Fire!”  


火力支援说到就到了,Peter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形容词,收割机。Rumlow的佣兵就是收割机,什么都没剩下。


 


“嘿!小虫子,害怕吗?” Wade从掩体侧面包抄,支着手臂就跳了过来,“跟紧我,别跟着他们。”


“我又不是你那组的。” Peter不得不承认他有点儿害怕了,但每个人都在害怕,除了这个喜欢红色的战争疯子。


“现在我们别吵架好吗?” Wade看上去一点儿也不紧张,甚至兴奋地开始大喘气,“我也不管12点钟方向的,是winter刚刚让我过来,我这才知道小蜘蛛也在这儿。他把你交给我了。”




“不可能!” Peter在等着最后的攻击命令,winter不可能把自己交给这个疯子,“他人呢?”




“他?他跟Abhor带着炸药去拆楼,一会儿动静最大的那声爆炸就是他弄出来的。” 说着按了下军表倒计时,“他没告诉你?”




评论

热度(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