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煮蛋

【盾冬】胜者为攻 —— 原始社会ABO 上篇 安利售后甜文第二题补档

璐璐_盾冬不拆不逆洁癖癌:

A:SteveXO:Bucky


前言


     —— 在很久很久以前,人类还没有alpha和omega之分,所有的人生下来都是alpha,人们为了繁衍生息,便会选中心意的人,到传说中的神之树那里进行求偶的决斗,神之树沾了败者的血,便会将败者变成omega,败者如果不能在一天内杀死对方,就要主动臣服于胜者,甘心做对方的omega,为胜者繁衍子嗣。


 


正文:


 


而在美丽的大峡谷里,生活着巴家的族人,他们以狩猎为生,已经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快一百年。


巴家族的酋长年轻时骁勇善战,把巴家族从一个小部落发展成峡谷里最大的族群。现在,酋长已经很老了,为了防止外族的侵袭,他准备把位置传给他的独生子巴基。


 


巴基刚刚度过他的成人礼,在这片繁茂的土地上,他还是个青葱的小伙子。很多长老并不相信他能领导族人。


为此,巴基有些烦恼,还有一个月就是他接替父亲位置的典礼,他并不觉得自己能胜此重任。


 


可时间并不会因为巴基的苦恼而停止,很快便到了典礼的当天。


由于巴基父亲在大峡谷的威名,很多临近的部落送来了贺礼。


看着祭祀台上摆着各种各样象征着荣誉的动物头骨,巴基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笑起来,我的孩子,这里所有的人都是为你而来。”坐在王座上的父亲低声提醒旁边无精打采的巴基。


“可是,父亲,我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领导他们。”巴基失落的说道。


 


周围的长老们面色严肃,正襟危坐,似乎并不服气巴基这个毛头小子坐上酋长的位置。


长老们也都有自己的儿子,那些alpha年轻英勇,也是部落里数一数二战士。


他们横眉冷对的看着因为血统的关系就要登上王座的巴基,露出不屑和饶有兴致的笑容。


 


就在巴基即将接过父亲王冠的时候,几个长老的儿子站了出来,其中,大长老的儿子,也是这些年为部落做过最多贡献的古多说道:“以前,每当新酋长继位,其他长老的儿子都有权利挑战新酋长,我想,这个传统到现在也不应该废去。”


 


一句话,让现场安静了下来,巴基转过头惊讶的看着古多,他没想到从小玩到大的朋友竟会对他继位表示不满。


而在场的其他年轻勇士却都露出赞同的表情。


 


老酋长神色凝重的说道:“古多,我和你父亲情同挚友,你也是我看着长大的,现在你是要质疑巴基的能力吗?”


“不,老酋长大人,我要和巴基去神木那里决斗。”古多斩钉截铁地说道。


“古多你!”巴基心底一惊,去神木决斗,难不成古多是想...?


 


“你想要巴基做你的omega,可这里,并不只是你有资格吧?”随后,勇士中的阿烈,阿光兄弟也站了出来。


在场的勇士们气势汹汹,一个个都恨不得把对方撕成碎片。


 


这让巴基有些恐惧,其实,历史上也有族人对新酋长表达不满,巴基的父亲也是从众长老中杀出来的。但挑战新酋长,实在没必要让对方变成自己的omega,这让巴基不解,也不能接受。


 


“我的族人,让我听听你们的想法,也许山之神自有其他安排。”老酋长沉稳的说道,看着周围剑拔弩张的勇士们。


 


“既然阿烈阿光他们也想挑战巴基,那么我们每个人都有资格做巴基的对手,巴基输给谁,就要做谁的omega,酋长之位也要让出来。”古多信誓旦旦的说道。


“等一下。”在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勇士殷屠站了出来,说:“那决斗的顺序又该由谁决定呢?第一个决斗的人岂不是胜算更大?”


 


面对这个问题,古多愣了一下,的确,在场的都是身经百战的部落勇士,巴基还年轻,实战经验并不多,输给任何一个人都有可能。那么,第一个挑战巴基的岂不更划算。


 


“不,我可以和你们决斗,但我并不想去神木那里,就算我赢了,我也不想让你们任何一个人做我的omega!”巴基反抗道,他大多把族群里的勇士当弟兄,并不想和任何人有亲密之举,况且年轻的巴基对另一半还充满希望,他一直想等成年后去挑选喜欢的人做自己的omega。


 


“不要再吵了。”老酋长站起来,用沧桑的声音低沉的说道:“巴基做为新酋长,在传统里,他没有资格选择挑战的方式,你们可以战胜他让他做你们的子民,也可以战胜他让他做你们的omega,但是......”老酋长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这个资格是每个部落的勇士都有的,为了公平,我决定让在场的勇士们进行一场决斗,最终胜利的人,才有资格挑战巴基。”


 


不愧是老酋长,一下就把皮球踢给了众人,勇士们四下对望了一下,都对这个提议表示满意。


毕竟,他们每个人都想证明自己是部落里最强的勇士。


 


“如果是决斗,是不是在场的每个人都有资格?”这时候,不知从哪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低沉而有力,又夹杂着些许愉悦。


这声音充满王者气度,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人群自动让开一条小路,一个男人从中走了出来。


周围的人几乎都要仰视眼前的男人,他高大,强壮到有些不可思议,身上披着油亮的虎皮,那时候,只有勇士才能穿猛兽皮毛制成的衣服,普通人大多穿着羊皮或鹿皮的服装。男人身上的虎皮代表他曾经杀死过这般凶猛的野兽。脖子上挂着虎牙串成的项链,数一数,整整二十颗上獠牙,每一颗都代表男人的战功。特别是他的头发,是少见的暗金色,这证明他并不是峡谷部落的族人。


 


“这位尊贵的客人,你是谁?”老酋长问道。


“我叫史蒂夫,曾经和我的族人住在山顶一带,那里每年有四分之三的时间都被大雪覆盖,为了生存,我带着我的族人迁徙到大峡谷,我很喜欢这里,也很喜欢你们的新酋长巴基,所以我想挑战他,我赢了,他和这片土地都要归我。”


男人说的直白又豪爽,引起了部落勇士们的不满。


 


巴基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当众说喜欢自己,不免又羞又气,他看着这个不速之客,真想冲过去打他一顿。


每个继位的新酋长,不止要接受族人的挑战,也不能拒绝外族的考验,这样才能长久立足于酋长之位。


 


沉思片刻,老酋长说道:“这位远方来的勇士,如果你也想加入战斗,那么就不能只挑战我们族群的战士,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有资格参加这场战斗,但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最终的胜者才能挑战巴基。明天天亮的时候,比赛便开始,最终站在祭典台上的,就是胜者。”


 


老酋长话音一落,众位勇士的眼神中便透露出熊熊烈火,特别是人群中的史蒂夫,一直微笑的看着祭典台上的巴基。


这个男人刚刚带着族人从山顶部落迁徙到大峡谷,短短数月,骁勇善战的族长史蒂夫便在河流一带小有名气。他一直想选择一个适合栖息的地方带着族人稳定下来,想不到一来便碰上峡谷部落的巴家族举行继位大典。


 


山顶一带环境严酷,到达神木之地路途遥远,族人很难繁衍子嗣,史蒂夫也一直独身一人。可让史蒂夫没想到的是,一来到大峡谷便让他遇到了俊美的巴基。


巴基仿佛是山之神给予他的恩赐,他很喜欢这个男人,他的眼睛如天山池水般清澈,细腻的肌肤和肉实的大腿一看就是好生养的omega。春季是alpha们躁动的季节,在人群中见到巴基的那一刻,史蒂夫便恨不得将他按倒在祭典台上,抚摸他皮草下的肉体,掀开他胯下的遮羞布,然后狠狠把他压在身下艹到哭出声。


一想到这儿,史蒂夫便觉得他的每一寸肌肉都充满了力量。


 


而比起部落里反抗的族人,巴基更讨厌这个从天而降的男人,史蒂夫的眼神仿佛要把他生吞活剥,甚至让他有一种对方对自己势在必得的感觉。


等到第二天天亮的时候,巴基便迫不及待的和父亲来到祭典台,心里隐隐的期待着这个男人能被自家的勇士们教训一下。


 


大峡谷和河流一带的人群几乎都聚集在这里,周围各个部落的族长,勇士们也都准备参加决斗。毕竟巴家族的领地和年轻的酋长都太过诱人。


 


山鸟鸣叫过后,第一个上场的便是古多,他实在是个英勇无敌的战士,前前后后几十个勇士都被他打下祭典台。


接连取胜的古多心情甚好,志在必得的看了眼台下的巴基。


这眼神让巴基又心焦又烦躁,他实在不喜欢古多,这个男人争强好胜,又野蛮不讲道理,小时候父亲就提醒过他要远离古多。


巴基开始忍不住向人群看去,昨天那个信誓旦旦要参展的金发男人不知去了哪里,一瞬间竟让巴基有些担忧。


 


正当巴基患得患失的时候,金发男人跳上了祭典台,他竟没有带任何武器,赤手空拳的站在那里。


台下的族人们开始发出嘘声,男人也不为所动。


 


“他...他到底要干嘛!?”巴基心里腹诽到,古多手里还拿着坚硬的青岩磨成的斧子,那男人就是想送死,也不用这么心急吧?


“你将是我在这个祭典台上杀死的第一个外族人,如果你死了,我们巴家人不会追杀你的族人,只是他们把你的尸体抬回山顶会辛苦些。”古多挑衅的说道,抬起石斧指着史蒂夫。


史蒂夫脸上波澜不惊,他认真的看了巴基一眼,好像在打量一个马上就要到手的猎物,这眼神让古多很不爽,他挥舞着石斧便砍了上来。


男人仍然纹丝不动,正当大家以为史蒂夫会身首分离的时候,史蒂夫突然迎面抓住古多的脖子,然后硬生生将眼前的巨汉举了起来。古多甚至没有反抗的余地,就被史蒂夫扔出了场外。


 


狠狠摔在地上的古多几乎爬不起来,趴在满是尘埃的土地上喘息良久,才不可思议的抬眼注视着祭典台上的男人。


“听说你是巴家族的第一勇士,打倒你是不是就可以了?”史蒂夫指着古多看着人群,意思是谁还想继续战斗。


 


勇士们都禁不起挑衅,一方面古多轻易的战败让大家心有余悸,另一方面,任何一个勇士都觉得自己才是部落的第一。


回过神来,勇士们前赴后继的跳上祭典台,却一个个都被史蒂夫轻易的摔出场外,男人体格健硕,比古多还要强壮两圈,身手却异常灵活,他没有伤害任何人,却轻易的让每一个勇士都失去战斗力,然后被丢出场外。连阿烈阿光两兄弟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


 


众多勇士被打的落花流水,男人却越战越勇,直到再没有人敢跳上祭典台和他对峙。


 


“现在该到你了吗?巴基?”看着台下一片静默的人群,史蒂夫有些迫不及待得来到巴基面前。


“远方来的勇士,您的确英勇过人,但请不要心急。”老酋长及时站了起来,挡在儿子的面前。“您刚刚打败我族的全部勇士,一定累了,现在就进行决斗的话,对您很不公平。”


 


“不,我不累。”史蒂夫满不在乎的说,“我现在就想和巴基决斗,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和他交配了。”


史蒂夫说的直白,又气的巴基脸上一阵红一阵白。


“既然您如此有胜算,那我也只好让你受点教训,不过我无意让你做我的omega,所以等我赢了,我会杀了你。”巴基站起来,毫无畏惧的看着史蒂夫。


这火辣的眼神,反倒让史蒂夫更加的兴奋。


 


而只有老酋长最了解自己的儿子,巴基刚刚成年,虽然他喜欢战斗,也经常跟着部落去狩猎,但比起这个金发男人,巴基的战斗力实在不值一提。


所以在赶往神木的路上,老酋长塞给巴基一把磨得锋利的匕首,叮嘱道:“我的孩子,如果有必要,就用这个捅进那男人的心脏。”


“谢谢你,父亲,但在这之前,我一定会打败他。”巴基自信的说道,将父亲给他的匕首揣进怀里,便如约来到传说中的神木之地。


 


神木之地位于大峡谷中心的地下森林,足有几千岁的参天巨木从地底直入云端,茂盛的枝叶如一片绿云笼罩于天际。


宽广的树干几百人联手都抱不住,树根悬空生长在地底湖泊之中,湖面中间耸起一小块土地,犹如一个小岛藏在巨木之下。


 


几百年来,所有的alpha都在此决斗,一决雌雄。


谁的鲜血撒在这片土地上,神木便会显灵,将败者变成omega,如果败者当场接受自己的命运,便会立即进入发情期。


 


巴基从树干上跳下来,穿过坚实的树根进入湖面中心的陆地上。他这才发现这里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史蒂夫并没有来。


 


难道...他临阵脱逃了?


 


巴基这样想着,心里有点小得意,却隐隐夹杂着一点点失落。男人这算不算不守信用呢?


周围是潺潺的流水声和风穿过叶片的沙沙响声,巴基在土地上转悠,时不时抬头看看头顶错综复杂的神木根茎。


他不知是该回去还是继续在这里等,也许山之神自有他的安排,这样想着的巴基叹了口气,转身想离开这里。


 


就在这时,一根手腕粗的青藤从巴基背后绕过来,死死将巴基缠住,还没等巴基回过神来,他便被人扯着青藤将拖进怀里。


“你的表情很难过,巴基,是因为我来晚了,所以你难过吗?”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紧接着,一股温热的气息贴上巴基的耳垂,那个男人正在他的肩颈间来回的嗅着。


“你!你这是耍诈!放开我!”巴基挣扎着,上半身却因为青藤的禁锢完全动弹不得。男人的手劲儿很大,将巴基束缚的恰到好处。


“我很喜欢你的气味,巴基,你比雪地里稀有的雪莲花还要好闻。”史蒂夫说完,又认真的闻了一下,飘忽的气息弄得巴基痒痒的。


巴基可不喜欢这样的赞美,他侧过头,恼怒地说:“快放开我,史蒂夫,你要是想赢,就应该堂堂正正的跟我决斗,背后偷袭我算什么本事?”


“可是,我并不想伤害你。”


不知道是不是巴基的错觉,这句话让他听出了史蒂夫难过的语气。


“我是很想赢你,巴基,我想让你做我的omega,可是,我不想让你受伤,我母亲曾经告诉过我,喜欢一个人就要保护他,而不是伤害他。”史蒂夫一边说一边把巴基抱得更紧。


“那你想怎么样?”


“巴基,我从雪山到大峡谷,一路上遇到很多人,但你是我第一个想交配的对象,你很好看,比山间开的那一片紫色的花朵都要好看,所以,你愿不愿意做我的omega,我会保护你,不让外面那些人再欺负你。”


 


男人说的很认真,这些话竟让巴基感觉心底涌上一丝丝甜蜜,从小巴基身边的人大多对他毕恭毕敬,就连一直缠着他的古多,殷屠,阿烈阿光也从没说过这么好听的话。


大峡谷的人都崇敬勇士,祭典台上史蒂夫英勇的表现已经让巴基刮目相看了。


可是,巴基可没有这么容易妥协,他是巴家族的新酋长,就算要臣服于别人,也要堂堂正正的打一架。


 


“史蒂夫,你要我做你的omega,就先赢过我再说!”巴基嘴硬的说道,用肩膀狠狠撞身后男人的胸膛。


史蒂夫叹了口气,看来这个男人不会轻易妥协,他不再说话,把巴基打横抱了起来。


双脚离地的一瞬间,巴基惊慌了起来,他没想到男人力气这么大,轻易就能把他抱起。


“你想干嘛?放开我!史蒂夫!放开!”巴基挣扎着,却是徒劳。


“巴基,我说过了,我不想伤害你,你却一直在反抗我,我现在感觉很生气,我不会再征得你的同意了,我要你现在就做我的omega。”


 


史蒂夫把巴基抱到土地的中间,把他放在地上,用青藤像捆猎物一样把他的双手举过头顶捆住,他压住巴基的双腿,让他动弹不得。


“你!你想干嘛?”巴基第一次感觉到恐惧,男人极具压迫感的强壮体魄正压在他的身上,从他的眼神中,巴基能感受到对方的怒火。


 


“我要跟你交配。”史蒂夫简洁明了的说,去拉扯巴基身上的衣服。


上篇 完

评论

热度(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