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煮蛋

看门狗(连载50)—军火商拯救雇佣兵

晒豆酱:

目录:


上一章    首章    下一章




正文:


“你觉得他活得下去吗?” 洛利忧心忡忡地问。


鲁格摇了摇头,他太小了,左侧脚踝处还受了伤。这个婴孩的出现让这两个孩子发了慌。他们从没有照顾孩子的经验,最多也就是双手扣着床铺,把最干净、最舒服的被褥拖拽出来把他包住。


但他们都明白这样下去谁也撑不下去多久,只有小柯尔特不为明天的粮食和安定发愁,在他小小的心里有这几个人就够了。


 


“你吃吧,我不饿。” 鲁格把餐包分成好几份,递给洛利,“我根本就不饿,也许是因为我长大了。”


洛利看了看还睡着的柯尔特,不想摇醒他。“你当我是柯尔特吗?你吃吧。”




“winter说了,我是年龄最大的那个,所以你吃吧。”小鲁格和原先比起来已经瘦了几圈儿了,过早的成熟让他身上有不匹配的年龄感与担当。


“其实你不比我大多少。” 洛利不再反驳他,把珍贵的粮食捏在手心里,她比男孩儿更心细也更敏感,“你想过长大后的事吗?长大之后打算做什么?”




小鲁格支着手坐着琢磨了一会儿,这是他从来没考虑过的问题。他现在可以熟练地拆装沙鹰手枪,熟练地生火煮水,或者熟练地把过长的棕头发用发绳扎好,但他从没想过以后。


他骨子里就是个温柔的男孩儿,要不是战乱逼得每个人流离失所,鲁格绝对是一个温柔又靠得住的哥哥,他会有自己的弟弟或妹妹,而不是在路边看到比他瘦小可怜的就捡回来。


 


“我不喜欢打仗。也许我会做小买卖,在市集卖很多东西……” 小鲁格的脸上说不清是什么表情,有时候希望反而让人更加不敢想,“……我想赚多点儿先令,有很多先令就能让你们都有面包吃。Winter也用不着去啃沙子。”


说着那袖口擦了擦洛利蹭了灰的鼻尖,“你呢?”


 


“我也不喜欢打仗,可我想……是不是对付暴力就只有暴力?这里每个人都有武器,没有的人反而活不下去。” 洛利把自己的粮食又剩了一份出来,小柯尔特最受不了挨饿了。


“别傻了。现在又多了个小家伙,我们不能把winter拖垮了,我们也得自己出去找找……不然他迟早会被拖垮……”


 


洛利看着远远的人影就比了个手势让鲁格住嘴,现在是正午,这也不是winter该来的时候。


他穿着的一身崭新的作战服,从脸到鞋底都好像被裹进了黑色的茧里。坚硬材质的军靴蹬起一阵阵的黄沙,让原本漆黑的鞋面落了薄薄的一层土,变成了一种暗无天日的黑。洛利从没见过这样的佣兵,黑色布料把他包得很紧,结实的腰被战术腰带围了好几圈儿,就像黑色的荆棘捆住了他。


鲁格看到他这幅样子紧张地站了起来,支使洛利把睡着的男孩儿叫起来,“快,叫柯尔特起来。” 他知道winter又有任务了。


 


“那个最小的怎么样?” James把长长的狙击枪先放下才开始卸掉肩带,“听着,我有很重要的事儿说,非常重要。”


“你有任务了?你要去哪儿?去多久?” 小鲁格贴着他坐下,看他拿出白色的绷带开始熟练地绑手。见他不说话又问,“你这是怎么了?受伤了吗?让我看看行吗?”


 


他先是用大拇指穿过一个窟窿,然后在手腕处迅速地绕了两圈儿。然后顺着手掌把拇指的关节包了一圈,再贴着手背缠上去,顺着指关节一圈一圈地绕上去。最后开始斜贴着手掌捆上手腕,依次从每根手指中间穿过,再重复一次。余下的绷带固定松紧,活动了几下就塞进最里面的内层。


鲁格看着他用一根长长的绷带把手指绑成格斗的拳头,抱着膝说不出话。


“格斗绑手的法子,能让拳头握得更紧,也是最便宜的保护方法。像我这种人,最怕手腕受伤,因为这他妈最不容易养好……好了,我时间不多,你们坐过来一点儿。”


 


柯尔特迷迷糊糊地靠在洛利怀里,慢慢看清了winter的样子就贴着他的大腿坐下,“dada。”


“Cop的左脚好像有伤,我们也是昨晚上才看出来。” 鲁格抱着最小的小家伙,把他淤青的小脚拿出来给winter看看。


 


“Shit!我他妈到底做了什么……” James拧着眉头又拆了手上的绷带,看着他的小伤口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你们之中谁会包伤口?”


“我们?” 洛利歪着头思考,单边眉毛挑起,她看得出winter对这个小家伙很不一样,“我们之中会包扎伤口的人不应该是你吗?”


“可我不会给这么小的身体包扎,我、我稍微不留神就能拧断他的骨头。” James吞了吞口水,眼神看向了鲁格那边,“给你,你来弄。”


 


他又从军用背包里拿出一大袋子的粮食和骆驼奶干,这几个孩子从没见过这么多食物堆在一起,一块块面包被包得完完整整,最后是几罐子纯净水。


鲁格的手心里汗津津的,面无表情地盯着James,几分钟后他把绷带递回给James,“你拿着,我会照顾好他们,你什么时候回来?”


“你说什么呢?” 洛利略带惊愕地看着他们,然后皱着眉毛站了起来,“你要去哪儿?你不要我们了?”


 


“没有,我不会丢下你们!我只是……我只是个听人摆布的雇佣兵,鲁格也知道我总有该死的任务要完成,但是这次我走得远了一点儿,也不能马上赶回来。” James小心翼翼地说着,生怕又惹哭了谁。


“你要去哪儿?离开这儿?” 洛利的脸上挂着大大的担忧,她跑过去抓住男人的背包把东西往里面扔了回去,“这个你自己留着。”


 


“我要去索马里兰,去那边有点儿麻烦的任务……” James有种深深的罪恶感,他根本不敢让这几个小东西知道自己做的勾当,他不是像普通佣兵去执行任务,他只需要当个叛徒。


“听着,我要去两周左右,明白吗?两周……所以你们必须把这些东西放好。等我一回来就立刻赶过来。” James断断续续地说着,有时候说得太快就好像在面罩底下嘀咕着什么。




“任务很危险?” 鲁格看他匆忙地在怀里摸索着什么,等着他回答。


“不……不危险,但是我说不好。下面的是最重要的,你们他妈给我竖起耳朵听好。” James从怀里的口袋摸出一只黑色的手套,最下面的中央位置绣着颗红色的小星星。他正极力掩饰自己的不安,试图缓解所有人坐立不安的焦虑。




“这东西比我的命还重要,你们要收好了。” James喊着,可鲁格的眼睛并不想看他。




“看着我。把它收好!这比我的命还重要。”


他蹲下来平视着他们,把罗杰斯家族的左手套郑重地塞进鲁格的手里,“听好,如果我两周之后没回来,你带着他们,洛利,小柯尔特和那个小家伙,我会安排好之后的事儿。你每周日带着他们去市集,有个红色的牌子……”




“我不听!” 鲁格甩开了James的手,眼睛直盯着他,“你为什么会不回来?”




“我没说过不回来!该死的……我没有多少时间了,你给我记好了否则我真的把你揍进墙!” James急促又清晰地喊着,他不能再耽误时间了。他用一只手直接把鲁格拖了过来,硬生生地扳在自己面前。


 


“那个红色的有个箭头的牌子!给我他妈听好了!我会派人去接你们,他手里会有这手套的另一只,他叫Peter Parker!他妈的记住了!” James第一次对他吼起来,两只手掐住他的胳膊晃着,小柯尔特躲在洛利身后吓得要命。


 


“他会带你们去找另外一个男人,叫Steve Rogers,这名字你用脑子也好用性命也好,千万别记错了!他会带你们去找他,找到他的话你们全都能离开这儿,懂了吗?” James看着天色暗了就开始嚷起来,隔着面罩都能感觉声音的震动。


 


“懂了。” 小鲁格心里像是碎了什么,掉着眼泪不住点头,“你什么时候回来?”


“哦天哪!别他妈问我这个问题!你把我刚才说的重复一遍。” James蹲在他面前,胡乱地擦掉他的眼泪,不住地给他往后梳着头发,“记住我刚才说的名字,拜托……”


 


“有个叫Peter Parker的男人,在红色、红色箭头的牌子底下,他有手套的另外一只。然后……我们去找Steve Rogers。” 鲁格看着他面前凶巴巴的男人,从他眼神里看出好多好多的不舍得。




“对,记好了。我两周就回来。” James依次哄着另外两个,小柯尔特跌跌撞撞地跑过来不想从他怀里起来,一个劲儿地点头,“我可以少吃,我不要别人。”




“乖,没有别人,我会回来的。Steve先生也不是别人,他会对你们比我对你们还好,他是全世界最好的人,再没有人像他一样好了。” James重复地哄着他,摸着他又湿又软乎的金发,“你不是想有dada陪你吗?Steve先生会是的,他很好,他会陪着你们长大,所以你们要听话……”


 


“你两周之后会回来,那我会照顾好他们。” 


鲁格迫使自己移开目光,攥着那只比winter性命还重的手套。这是一只软软的皮手套,他没见过这么精致的东西,更不知道这是什么皮子。他想不出winter的东西是从哪儿来的,这根本不是索马里能找到的。




“你可以把它套在小家伙受伤的脚踝上,来……” James弯下腰把柯尔特递给洛利,这个小姑娘也是他最放心的那个,“帮我照顾好他,还有那个最小的。”


 


洛利原本想强忍鼻酸,但她皱起的山根让她前功尽弃,“两周,我就帮你照顾他们两周。然后你就会回来了。”


“对。还记得我教你怎么放置跳雷吗?现在重复一次我听听。” James给最小的那个掖好布角,然后干脆亲手把手套套在他淤青的脚腕上。


“……下面是塑料雷壳。” 洛利一字一句清晰地复述着,就像James亲手教她的时候那样,“雷体的下半部分是水一样的炸药,中间才是保险和引爆的东西,不能随便动它……”


 


“很好,我他妈像你这么大可不会这么多。等我一走,你就把跳雷埋在入口的地方,如果有佣兵硬要攻进来能顶一阵子,然后你们就从后门的小路跑进矮树丛。”


说完James迅速地站起来,挥了挥手,“我会回来接你们,用开水把奶干泡开给最小的那个喝,别他妈再哭了。”


 


“洛利……”


鲁格不停地哄着红肿眼皮的小柯尔特,眼前的小姑娘正望着winter离开的路,弯腰捡起他留下的几颗跳雷,“洛利,他已经走远了。想哭就哭吧。”


“滚你的。” 洛利差点儿被自己的眼泪呛到,拼命喘气想掩盖,“见鬼了,你他妈才要哭呢。”


 


 


“你跑哪儿去了!Rumlow在找你,你到底……” 苦苦等了一夜也没见他回来,只听说winter一早就出门去了。Peter坐在柴木房的路口一把揪住了他。


“你过来!” James悄悄地把他拽进来,“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几个小鬼吗?”


“你说那三个?记得……他们出事儿了?” Peter在墙角一下蹦得老高,“他们怎么了?”


“他们没事,只不过现在变成四个了……我他妈又捡回来一个,但这个不一样,我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拿着这个,把这个藏好。”


 


James脸色匆忙地把另外一只手套塞给他,紧紧地攥着他的手,“你跟我保证,如果我两周没回来你就去接他们,在我们每次碰头的那个地方,那个……市集的牌子底下。”


“等一下。你要去哪儿?什么两周没回来?” Peter知道这手套一定对winter非常重要,他跟着winter半年了这东西藏得天衣无缝,从来都没见过。


“这个我会收好,你放心……你到底惹什么事儿了?你不是去执行任务吗?” Peter瞪大眼睛问着。


 


“我他妈不是去普通的任务!我不是想问我背叛过谁吗?每一个,是每一个。” 


James尽量让自己说得足够快,“Rumlow把我卖了,然后我把那帮狗杂种宰了再回来。如果两周我还没回来你一定要去接他们,除了那三个还有一个更小的!”


Peter看他几乎要呼出肺里全部的氧气把自己憋死了,机械地点着头,“好,好的,我帮你。我去接他们……”


 


“还有这个!” 这一下James几乎整个人贴在Peter的身上。


Peter突然意识到腰间有什么鼓鼓的东西,一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这个不!你休想!”


“拿着!替我拿着!” James把他的匕首硬生生地塞进了Peter的裤腰里,“这他妈不是白给你的!听好了,我要你带着他们四个,想办法找那个叫Steve Rogers的男人,把他们和手套交给他,他会明白怎么回事儿。”


 


“滚你的!我找不着!” Peter终于搞懂了这个男人背后的秘密,他居然是Rumlow养得叛徒兵,“……你说谁?他、他来了?”




“你找不着也没关系,我求你……求你等他们长大了,一定要教会他们写字,这样他们不会跟我一样。他们逃到随便什么地方都能活下去。” 


James已经听见营地中央空场的动静了,“这把匕首能买整个城,我现在给你,如果我回不来这就是养大他们的辛苦钱,如果我回来了你再还给我。”


 


“你设计好的!” Peter的脾气真想把他按在地上一顿臭揍,“从一开始你就设计好这天了!你一直保护我就是等万一有什么事儿就把他们甩给我是不是!”


“是!我就是这样的人!我他妈谁都可以利用!” James只觉得今天说的话太多几乎让他快吐了,“我没有信仰,你一开始就搞错对象了!我不知道能养他们到什么时候,提前准备个人有他妈什么错!”


 


James猛地推了他一把,他现在就想冲着谁嚷嚷一顿。“他们知道你的名字,带着手套去接他们,然后去找SteveRogers。”


Peter紧紧地靠在墙上不说话,他很想大声地叫住他的名字或者拉住他。


 




“喂!你欺负了我的人,winter。” Redback在门口看了整个一切,挡在了James出去的过道上。


“滚。” James嘶声吼着,眼前已经停好了来接他的直升机,“我不在的时候你帮我保护他,但是我他妈不是让你睡了他,记好了。”


“这可由不得你和我,万一我和小宝贝互相都有感觉呢……” Wade让出半个身子让James过去,轻声地咕哝着。


 


“我准备好了,可以走了。” James双手放在脑后任对方的人来回搜身,然后那人用手指了指他的面罩,昂起头看向Rumlow。


“知道你的意思,这他妈里面藏不了什么。” Rumlow一把就揪掉了James的面罩,让买家好好地检查安全。




James仰着脸大口喘气,多久没这么痛快地吸气了。他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就等着变回野兽的血腥气。他张开长臂长腿让他们搜个彻底,Peter从后面看他像个准备跳跃的身影。


他伸长的脖子像荒原中难得一见的母鹿那样流畅,被黑色裹住的四肢修长却暗藏着干脆利落的身手,从后面看上去像一株食人花一样无所顾忌。


 


“那帮混蛋要带他去哪儿!” Peter第一次看清了winter整张脸,冲着他们就跑过去。


Wade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把他堵了回来,撞在门板上一声闷响,“没用,他很快就会回来。准备好聆听新雇主的哀嚎吧。”


(这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然后就好了!)




评论

热度(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