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煮蛋

看门狗(连载51)—军火商拯救雇佣兵

晒豆酱:

目录:


上一章    首章    下一章




正文:


第十六天。


Peter用匕首在winter的狙击枪托上划下了第十六道。今天是营地日。


他没有时间难过或者犹豫,自己也是前不久才知道这几个小家伙的。现在一切都明了,这个给自己印象“复杂又神秘”的可怕杀手背后居然是这么的简单。一下子似乎所有的谜团都解释得通了。


不管怎么说,现在轮到自己兑现承诺了。Winter可以再等几天,可那几个小鬼未必等得了。


 


“去哪儿啊小宝贝?” Wade在他旁边踢着风滚草跟着。


Peter吓了一跳,“你怎么又冒出来了?你简直神出鬼没。”




这个男人说答应过winter来保护自己,可Peter坚信winter绝不可能要求他晚上跟自己睡在一块儿。当他第一天把被褥铺在柴木房里那简直吓死人了。


然而Peter做再多的努力,不管自己睡在什么地方可睁眼的时候永远都被他搬了回去。睡了几天也没觉得他动手动脚。突然一天他问要不要听故事,这家伙把他们从前的事儿都编成小故事说给他听。


这一下倒成了Peter每晚催着他回去讲故事,也是从Wade幽默的语言里听明白这些人同样可怕的过去。


 


“winter他……” Peter想问这个好久了,这些日子索马里和索马里兰都乱成一团,不知道哪儿来的势力把战局搅地一下变了天。


“我就知道你要问,等他回来我跟他干脆打一架。” Wade不开心地抱怨起来,但他说得打一架可没有那么简单,“他可死不了,就是这次麻烦点儿,Rumlow已经过去了。最近的局势真是太可怕了。”




Peter已经知道他每次这么说完又要来掐自己的屁股,提前就往旁边跳了一步,“可怕?你们对他做的才叫可怕,叛徒兵有多危险你们是知道的!”


“可怕的不是我,善良的小蜘蛛。可怕的是战争,我们都是一起长大的你都不心疼我吗?……有什么可怕的,在正规军眼里我们都是狗崽子……啊!”


“怎么了!”


 


Wade抬着一只脚,整个人靠着Peter的肩膀上,“哦天!我踩死了什么?小虫子吗?自从跟你睡在一起就觉得流血怪恶心的……我现在可见不了这个……”


浮夸的演技让Peter冷不丁一个寒颤,把瘫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推开,瞄着他一身红的兜帽说:“那你看见自己岂不是最恶心?”


 


又走几步听Wade还没接上话,这可太不像他了。Peter回头一看身后的人早没了影子。


“Wade?Redback?” Peter左右张望,“奇怪了,人呢?”


又走了一会儿还不见他跟上来,反而让骂走他的人有点儿不适应。


哪儿去了?该不会自己说得话太重,把他气跑了? Peter这么想着又开始有点儿自责,其实这个人对自己挺不错的,难不成真的把他气走了?


 


“送你!”


下一秒这个浑身血红色的男人就回来了,手里拎着一条沙蜥蜴的小尾巴甩来甩去,“刚才去逮它了。”


“Wade,没有人拿沙蜥蜴当礼物。” Peter把张牙舞爪的小家伙接过来放掉,它一溜烟地钻进沙土里逃了,“好了,算是我接受了,谢谢。”


“你应该回礼,这样才对。” Wade一本正经地扶住Peter的肩,“作为回礼我希望有个沙漠的炙热舌吻。”


“你他妈去跟沙蜥蜴舌吻吧!Wade!”


 


 




“把这些数据都发给弗瑞将军,他们正需要这个。还有,我晚上有个电话会议,别让人打搅我。” Steve叼着雪茄从车里迈出来。


“没问题,不过你最近抽得太多了。” Clint把他的雪茄弹到沙子上,“太多了。”




“Rumlow有什么消息吗?有没有人提供Bucky的线索?” Steve把嘴里的雪茄换成香烟,自己点上。


Clint知道再怎么劝他也是徒劳,“Rumlow带着人去了索马里兰,估计有动静。最近我们协助正规军扫荡不少他的地盘儿,可他们的势力仍旧不容小视。画像发出去不少,目前还没有消息。”


“那我们准备一下,这两天就启程到索马里兰。”


 


一声尖利的哭声从Thor住的装甲车冲出来,Scott也跟着冲了出来,“Fuck!今天谁也别想睡了!”


“怎么了?” Steve早就听出来是Loki的哭声,加快脚步朝自己的车房走过去,“Clint你带着人处理一下,千万别打搅我。”




“好,不过能不能处理好就看上帝愿不愿意了。他到底怎么了?” Clint拎着两个公文包朝那边一路小跑,也许Natasha就是爱上他这副永远认真的表情。


“见他妈鬼了!Loki的狮子被子弹击中了,打在后腿里面拿不出来。Thor已经去找兽医了,可这他妈是索马里,给人看病的医生都找不到几个。” Scott说着在自己的大腿上比划着,“就在这个位置,我估计子弹卡在骨头里了。”




Clint一脸大事不好的样子,看来狮子治不好今晚有的闹,“他不是号称steve从不瞎跑?怎么会被佣兵当靶子了?”


“你猜一百次也猜不出来,伙计!开枪的是他妈小孩子,还不到我大腿的位置,就这么小。” Scott又贴着大腿根比了比,“受得了吗?这他妈鬼地方,这么小的孩子会用沙鹰?”


Steve开车门的姿势停在半路,“什么?小孩子?”


“没错,看着也就四、五岁,Loki几乎快吃了他们几个。” Scott心有余悸地说。


 




一进去Steve就闻出腥气和消毒酒精混在一起的味道,那只叫做steve的雄狮失去了往日的野性,小声呜咽地窝在Thor雪白的大床上,白色床单被染红了多半。它正枕在主人的腿慢慢喘气,胸腔时不时剧烈地抽搐一下再平复好久。


Loki搂着它的鬃毛坐在床沿上,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着。他的脸贴在狮子金棕色的眼睛旁边,不停低声地说着西西里语。




“这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究竟怎么了?” Steve满头雾水地去问Natasha。


Natasha把他拽到一边,脸上不太好,“我们今天按照你的吩咐,去市南边发放Bucky的画像,路过一条小街的时候狮子就忽然跳车了,直接把一个孩子扑在地上。旁边的孩子从地上捡了把沙鹰就开枪了……”




Steve心里有了些眉目,尽管这狮子从不咬人可足以吓坏任何一个成年人,“这不可能,孩子怎么瞄得准那头狮子,会不会看错了?”


“他是贴着它的腿开的枪!steve从不伤人也没有恶意,它只是闻了闻那孩子!” Loki挂着泪珠喊着,脸上蹭了狮子口鼻流出的血沫。


它睁大眼睛望着自己的主人,吃力地喘着气,从鼻孔冒出几个血泡。




“医生来了!” 


Thor率先冲了进来,Loki一看到他就扑进他怀里放声大哭,双手撕扯着Thor的领带,“我不该带它来这儿!”


“没事,不哭了。我找到医生了,它不会有事的。” Loki在他胸前又哭成了泪人,Thor赶紧让手下把医生架了进来。


 


“你们这帮强盗!混蛋!我就知道你们是一帮恶棍!” Banner医生被三个西西里壮汉架进屋,他还穿着工作时的衣服,脖子上挂着听诊器,甚至连口罩都没来得及摘掉。


“我不是兽医!我强调多少次了!” 他生气地整理被抓乱的衣襟,工具箱被另外一个手下提了进来。




“医生,请你安排手术吧,子弹卡在大腿骨的中心位置,费用都好说。” Thor心疼地抹着Loki脸上的泪花,也时不时说几句西西里语小声地安慰他。


“该死的,要不是看在生命平等否则我才不帮你们!都让开!” Banner医生从进屋就认出了Steve,“你们都出去,把工具箱拿过来!快点儿,都给我出去等着!”


Steve挥了挥手,“都出去吧,我们去外面等着就行了。那几个孩子关在哪儿了?”


 


 


洛利小心翼翼地擦着鲁格膝盖的伤口,小柯尔特哭累了趴在他肩上睡了。留下的粮食快吃光了,他们每天也会在屋子附近捡一些野蕉,但谁也没听说过会有狮子跑进市里。


现在想起来还是一阵冷汗,洛利眼瞧着三个成年人那么大的狮子把鲁格按在嘴下,一口就能把他的脑袋拧下来。然后柯尔特捡起掉在旁边的沙鹰就开了一枪。


她和鲁格谁也没教过小柯尔特用枪,除了震惊也全都吓傻了。更糟的是看样子他们惹了大麻烦。


 


“就是他们。” 洛利听门口有响动,跟鲁格一切紧紧搂住柯尔特,生怕他们追究起来,有个女人的声音,“我把他们先安置在我的车房里,其中一个腿擦破了皮,需要处理一下伤口。”


Steve跟着他们一起走进Natasha睡的屋子,“他们可太小了,比我想象中小多了……是哪个开得枪?”




“是我。” 鲁格说。


这个有着棕色发辫的男孩儿说着,肩上面趴了个更小的,他又一把护住了那个小姑娘。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怕得要命,棕褐色的眼珠不断换着人看着。毕竟这里是不讲道理的地方,有钱的军官可以任意决定别人的生死。




“说谎可不是好男孩儿。” Natasha蹲下去看他膝盖的擦伤,“你多大了?小男子汉?”


“七岁。” 鲁格警觉地向后躲了一步。




“不是他,是他抱着的那个,那个小不点儿开得枪。” Loki把脸埋在Thor的身上,带着哭腔,“我要揍他屁股。”


“我弟弟不是故意的,我们都没见过狮子,他吓坏了!那狮子要吃了我……” 鲁格拽着洛利的手腕,把她又向后面拉了拉,“你们可以揍我,不要揍我的妹妹和弟弟。”


“他不会揍你们,请不要怕。” Thor怪罪得看了Loki一下,“你不能把脾气撒在小孩子身上。”




“好了,你们别怕,那个人是吓唬你们的。” Steve看那孩子抖得厉害,心里很是不安,明明是Loki的宠物惹了事,“告诉我你叫什么可以吗?一会儿我请医生看看你的伤,然后派人送你们回家,好吗?让你们受到惊吓很抱歉。”


“那狮子想吃了我哥哥。” 洛利怯怯地说。


“它才不会吃了你哥哥,steve的每颗牙都是我哥哥亲手磨平的,肯定是你哥哥身上的气味吸引它过去,没准儿你哥哥身上藏了生牛肉!” Loki一边说一边仰着头向Thor寻求肯定,他的哥哥又一次输给弟弟的可怜眼神。


 


“Loki,请不要跟小孩子争胜负好吗?”


Steve不忍心看着两个孩子被西西里岛最刁钻的二公子吓哭,用自己的手巾把小男孩儿受伤的膝盖包了一圈儿,“你叫什么?和弟弟妹妹吃过东西没有?你们的家人住哪儿?”


“我叫鲁格,我妹妹叫洛利……他们就是家人,我们能回去了吗?我还有个弟弟在住的地方,他太小了。” 鲁格请求地说着,“我们只是想出来找些吃的,没想离开那么久。”




“你们没有其他家人,还有个弟弟?” Natasha不可置信地摇着头,这几个孩子独自不可能在索马里活下去。


“我们愿意道歉,很对不起,能不能让我们回去?” 洛利拽着唯一的一个女性不停地恳求着,“我弟弟很小,他连吃东西都不会。”




“你们不用道歉,这不关你们的事。” Steve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办,似乎让他们回去反而是把他们扔到更危险的地方,“好吧,让他们先带你们和那个睡着的小家伙去吃东西,然后再派人护送你们回去。我们可以找个更安全的地方给你们住,再多给你们很多的面包,好吗?”


 


鲁格赶紧摇起脑袋,“不行,我们不能换地方……但我们确实需要很多的面包。还有那把枪能不能还给我,那是我的东西。”


“我可以给你们足够吃的面包,但那把枪对你而言太危险了,你怎么会有枪?” Steve干脆坐在地上跟他们说话,蹲久了有些腿脚发麻。


“那是我们捡的,我们需要它来保护自己。能还给我们吗?先生?” 洛利朝着Steve伸出小手,机灵的她看出来这个男人似乎比较好说话。


 


Steve盯着她的手考虑着,确实在这地方每个人都有武器,他朝Natasha点点头,伸手接过那把沙鹰还给了她,“我希望你们再也不会用到它,你们太小了,本不应该碰这玩意儿。现在跟那位女士去吃东西吧,想吃什么就告诉她,尽量多吃点儿。”


他很想伸手摸几把小男孩儿的脑袋,他棕色的头发从发绳掉出来不少,胡乱的散在耳后,衬得他原本纤细的小脖子更可怜不少。




“谢谢。”


鲁格接过了他的枪,一把放进宽松的裤兜,转过身去准备跟着那位女士离开这儿,身上的衣服一看就不是他自己的,“谢谢……但是在这种地方我们需要武器,这鬼地方的枪比我见过的死人还多。”


 


“你说……你在说什么?” 


Steve对自己说,要冷静,不能吓着孩子。他酝酿了一下情绪,与Loki交换着眼色。




调整好自己过于激动的面部表情,Steve明亮的目光落在这几个孩子身上。伸手挠了挠睡着的那个小家伙凌乱的金发,“你叫鲁格,你的妹妹叫洛利,能不能告诉我睡着的小家伙叫什么?别害怕,我不会怪罪他的。”




鲁格思索了一下,看着蹲在自己面前同样闪着金头发的男人,犹豫地说,“他叫柯尔特,我弟弟他身体不好,请不要怪他。”


“柯尔特……” Steve眉头微蹙,像是陷入了一个解不开的方程式,他感觉自己隐隐约约触碰到一个惊喜的边缘。


“那你家里那个更小的弟弟叫什么?” Steve把他滑落的头发向后顺过去,他头一低,那些头发又滑了过来,“好吧,不愿意说没关系的,别怕,这里没人会伤害你们。那你们曾经见过这个人吗?”


 


鲁格接过他递过来的纸,和洛利凑过脑袋一起看着,纸上面有一个陌生男人的画像,他老实地说:“对不起,这个人我们没见过……”


“等等……” 洛利把纸又拿了回来,拽着鲁格往台灯下面凑了凑。她从裤兜里摸出了一点儿给跳雷做标记的碳粉,沾着它在纸上涂了几下。




鲁格抱着小柯尔特静默不动,看洛利用碳粉把画中男人的头发胡乱抹了抹,Steve在他微微侧头的瞬间捕捉到小孩子表情中掩饰不住的波动。


“你看他像不像一个人?” 洛利用索马里语问着,手指慢慢地挡住那画像的下半张脸。




“Holyshit!” 这一下就很好认了,鲁格下意识地骂了出来。他没注意小柯尔特已经被吵醒了,揉着眼睛从他颈窝凑过来,想捂住他的嘴也已经晚了。


“dada!” 小柯尔特几乎凑上去抱那画像,下一刻就被洛利把嘴巴捂上了。




“你们在说谁?又在画什么?真当我听不懂吗?” Loki弯下腰几乎贴着他们的脖子说着,吓得鲁格一把抢过画纸,揉了几下直接丢进嘴里咽了下去。


“好吧,我可没他们脾气好,不说我就把这个小家伙喂狮子。” 他忽然站起来,两只手把刚睡醒的小柯尔特抱了起来,故意摆出一副吓人的脸色。




“Shit!” 小鲁格几乎跳着窜上来,撕掉伪装完全不是刚刚顺从的模样,“你们说过不怪罪他的!”


洛利直接咬住了Loki的大腿,“放开他,否则我会把你们揍进墙!”


 


“嘿!你这样可太不像话了,小姑娘……” Loki吃痛地把小柯尔特还给了他哥哥,同时也跑回自己哥哥身上,“Steve,你欠我一个人情,这几个小家伙太像他了,我觉得我的腿都流血了……”




Steve只觉得自己被巨大的幸运击中了,抑制不住自己的笑脸,他能感觉到脸颊旁边金发的轻颤,蹲下来温柔地依次揉着每个小家伙的后脑勺。


他们这么小,这么漂亮,言语神态又这么像他,简直就是小了几个号码的他,即使他们身上穿着乱七八糟的衣服可在Steve看来这就是天使在凡间的模样,“鲁格,柯尔特……我猜你们更小的弟弟也有一把枪的名字,他叫Cop357对吗?”


 


小家伙们下意识地抿紧嘴巴,仍旧在跟面前的状况做最后的对抗,winter说过索马里能知道他的都是仇家。可他们终究是小家伙,Steve已经从他们脸上看出了幸运女神的答案。


“Steve,电话会议的时间已经过了!你他妈的……Holyshit!谁的孩子?哪儿来的?” Sam踹开门喊着,把卫星电话举了过去。


Steve没有接,笑容中流露出由责任感催促而成的自信和坚定。他先把最小的那个交给了Natasha哄着,剩下的一手抱起了一个,“应该都是我的。电话会议先放一放,所有人跟我跑一趟,Bucky应该还给我留了一个在外面。”


 

评论

热度(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