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煮蛋

【盾冬】無痛症與淚腺崩壞症(16)

Rhapsodie:

前面章節:(1)(2)(3)(4)(5)(6)(7)(8)(9)(10)(11)(12)(13)(14)(15)


感謝催文的大家~我真的沒忘記這篇,只是這篇寫的時候我個人心理蠻難受的(因為寫一篇文章的時候即使沒有寫出來的部分,在我的腦海中不只畫面連聲音都很清晰的,所以只能斷斷續續的寫,像HSH中斷也是因為腦中構思的後續部分太虐了才會一直卡(然後反動力就是一堆甜肉甜塗鴉的誕生XD


總之,來看巴奇的溫柔跟史蒂夫的覺悟。


完整可看AO3




 


___


 


 


回到了兩人的家門口,史蒂夫基於慣性地從褲子口袋裡取出鑰匙插入門把裡轉動,由於他的腦子沉溺於思考,所以並沒注意到身後盯著他看的那雙眼神中的擔憂。


就在史蒂夫打開門,讓巴奇先進去後,才剛關上門巴奇就伸出右手抓住了他還放在門把上的手,望著他有些驚訝地看向自己的藍眸,將從剛才就一直藏在心中的疑問對著史蒂夫問了出來。


「……發生什麼事了?」


巴奇輕聲問出的關心讓史蒂夫的驚訝很快轉變成為難,眼珠游移了一會後,最終還是在巴奇的凝視中與他互望。


看著巴奇那雙充滿著真切關懷的眼神,史蒂夫眉頭深鎖著,張開了嘴像似想說些什麼,卻又閉了起來。


他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好讓巴奇放寬心,然而卻又不知該從何說起,而且他自己也都還沒弄清楚布魯斯所說的『名為實驗的折磨』究竟是什麼。


從布魯斯說到那是巴奇不會想讓他知道的事,史蒂夫就足以推斷,那想必是非常難以想像的殘忍過往。


而布魯斯要他問清楚巴奇是否願意將他過去身上發生的事告訴自己,但現在的巴奇並沒有過去的記憶,那就意味著,為了徵得巴奇同意,史蒂夫首先必須得讓巴奇知道他的過去。


雖然剛才在史塔克大樓的時候史蒂夫一時激動,表示只要是巴奇的事,他就有那個責任、義務跟權利去知道。


然而現在看到了巴奇的臉,史蒂夫才想到,如果那件事以及回憶起過去會造成巴奇的痛苦,那麼,他是否還能夠繼續主張下去,自己想要知道巴奇過去發生的一切?


無論如何,對現在的史蒂夫來說,保護巴奇不再受到任何傷害才是他最應該做到的事,而不是為了想要知道巴奇所有的過去而傷害到他。


史蒂夫沉默無言的反應,及臉上的表情讓巴奇更加堅定自己的想法--肯定是在史蒂夫回史塔克大樓時發生了什麼事,從史蒂夫的反應來看,恐怕還是跟自己有關的事。


早在史蒂夫剛從史塔克大樓的大門走出來時,巴奇就立刻察覺到史蒂夫的不對勁。即使史蒂夫很刻意地想表現出一切都很好,但對巴奇來說只要是史蒂夫的事,哪怕只是些微的變化他都能馬上看出來。


更何況史蒂夫本來只是要去幫他拿回遺忘的手機,來回的時間卻顯得有些過長,所以巴奇根本不用細想,很快就大致推敲,肯定是史蒂夫在回去史塔克大樓時發生了什麼事,並且恐怕那件事還是自己有關,所以史蒂夫才會刻意裝成若無其事。


想到這裡,巴奇忍不住加強了抓住史蒂夫手腕的力道,小聲地嘟噥:「……不公平。」


「巴奇……?」


在史蒂夫訝異地低聲呼喚了自己後,巴奇抬起了頭,豎起了雙眉,「我說過以後不管有什麼狀況,即使只是一點小事我都會跟你說……」


盡管巴奇臉上故意做出生氣的表情,但他瞪視著史蒂夫的眼神中卻充滿了戲謔的溫柔與關懷。


「所以你也應該什麼都跟我說,不是嗎?」


巴奇的這句話雖輕柔,卻讓史蒂夫如雷貫耳,睜大了雙眼看著巴奇,遲遲說不出話來。


是啊,巴奇說的對極了,他們之間應該是對等的,憑什麼他要巴奇什麼都對他說,自己卻什麼都不肯對他說?這的確一點都不公平,也太看輕了巴奇。


「……抱歉,你說得對,巴奇……」然而即使心裡明白,關心則亂的史蒂夫還是無法下定決心,張開了嘴欲言又止地說道:「但是……」


「別再但是啦,」看著史蒂夫,巴奇伸出手指輕輕敲了敲自己的太陽穴,半開玩笑地笑道:「你知道我的記憶並不是很好,你再不快點說,只怕我又要忘記了。」


巴奇的笑容讓史蒂夫胸口一緊,眼眶又開始濕熱,反手握住巴奇的手,用力將他拉到了自己懷中。


他居然讓巴奇用自己殘缺的記憶開這種玩笑,他真的太糟糕了。


「我會跟你說的,巴奇……」緊抱住巴奇好一會,史蒂夫才忍住眼淚,下定決心低聲說道:「不過在那之前,有一個很長很長的故事……你有耐心聽我說下去嗎?」


「那麼,我得先泡杯咖啡。」


看著巴奇笑著推開他後轉過身的背影,史蒂夫揪住了自己左胸的衣物,臉上滿是痛苦的神情。


接下來,他必須要把巴奇的過去告訴他,那些不只是那些布魯克林的單純時光、或是咆哮突擊隊時的軍中生活,還包括了他被控制為冬日士兵的過往。


也許,還會造成巴奇再一次的想起不堪回首的痛苦記憶。


史蒂夫現在腦海中仍會不時響起巴奇那晚淒厲的慘叫聲,如果可以,他真的不願意讓巴奇去碰觸到那些可怕的回憶。


然而,雖然他曾自私天真地想過,如果巴奇永遠想不起來,想不起他曾受過的苦難折磨,還有那些被迫進行的殺戮,那樣也很好,但他其實很清楚他不可能永遠瞞著巴奇。


史蒂夫比誰都了解,當眼前有兩條道路,一條走向虛假的幸福,一條邁向殘酷的真實,不管是他或者巴奇,即使曾經迷惑於短暫的安穩,但他們最後會選擇的,一直都是動盪的真實。


因此這一刻終歸會來臨,他要做的,就是盡可能不涉入太多激動的個人情緒,平靜地將他們的過去,慢慢地告訴巴奇。


即使,他曉得,這將會是一場無比艱辛的任務。


 


 


*** *** ***


 


 


浴室裡的談心





 


*** *** ***


 


 


兩天後,史蒂夫跟巴奇一起來到了位於史塔克大樓裡的布魯斯的研究室。


「你們果然一起來了。」布魯斯的臉上帶著某種近似苦笑的表情,「雖然我沒想到會這麼快。」


「越快越好,我不是個很有耐心的人。」巴奇笑著,並用大拇指指向身旁的史蒂夫,「還有這傢伙其實也是。」


站在布魯斯身旁的東尼提出了意見,「真的要看?要不要先給隊長買心臟病的保險?」


一反常態地沒有輕斥東尼,布魯斯只是看向史蒂夫跟巴奇,正色道:「……雖然我很想說那是東尼亂開的玩笑……但是我必須提醒你們,必須做好萬全的心理準備。」


將手放在嘴上,想起了那些畫面跟聲音,布魯斯有些顫抖地低語:「那不是……不是正常人能承受的……而且你們是當事人……我完全不敢想像你們看到的話……」


布魯斯異樣的表現讓巴奇收起了笑容,而史蒂夫本就凝重的表情更加地沉重。


與史蒂夫互望一眼後,巴奇問道:「……看到?」


扶了扶眼鏡,將視線在巴奇跟史蒂夫之間交替,布魯斯思考著該怎麼說明,「你們……史蒂夫應該還記得,詹姆斯最後一次跟娜塔莎一起出的那次任務吧?」


在史蒂夫點了點頭後,布魯斯才繼續說道:「那時候,從九頭蛇的舊基地中所取得的,就是關於冬兵的實驗資料……所以才能利用詹姆斯的指紋進入……」


「實驗資料……」


看著眼前的兩人,布魯斯做了個深呼吸之後,決定直接了當地將他們想知道的真相說出口:「……不施以麻醉,用各種方法去刺激大腦及脊髓神經,以便找出關於痛覺控制神經的活體實驗影片記錄。」


說完,看著一臉震驚的史蒂夫跟巴奇好一會,布魯斯才低聲問道:「……你們是真的想看到關於他們在詹姆斯身上所作的殘忍實驗嗎?」


 


 


 


 


 


 


 


 


 


 


 


TBC


 


___


 


 


只有一起經歷過巴奇的創傷他們才能真正共同越過最大的那道坎


只要他們在一起,就是兩人份的眼淚、兩人份的笑容,兩人份的希望


 


 


 



只是隊長大概會先哭死(



评论

热度(114)

  1. 白水煮蛋Rhapsodie 转载了此文字
  2. 存文小仓库Rhapsodie 转载了此文字
  3. 香芋绣球Rhapsodi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