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煮蛋

看门狗(连载52)—军火商带孩子找兵媳妇儿

晒豆酱:

目录:


上一章    首章    下一章




正文:


“你怎么知道?” 鲁格坐在离那个自称叫Steve的男人最远的位子,膝头被他好看的手巾包扎得很好。


“什么?” Steve正把洛莉抱到Natasha的腿上,再给女士们系好了安全带。


“那个名字。” 他干脆又警惕地说,仍旧没有卸下防备心。




“哈哈哈……这小子不相信任何人的模样还真他妈像他。” Scott叼着烟蹦上了副驾驶,身后是长方形的宽敞车厢,4英寸厚的钢板和防弹玻璃把它改造成一个移动的家庭会议厅。


“Scott,下去。” Steve搬了半箱牛奶,拉上了车门,“这儿有孩子,你去Sam和Clint那车抽烟。”


“行行行。” Scott跳下车,向后倒着走,“我看你一会儿抽烟怎么办。”


“我已经戒烟了。” Steve抱好了小柯尔特示意驾驶员开车,“刚才戒的。”


 


改装过的钢铁悍马一路飞驰,Steve已经给每一位手中塞了一瓶牛奶了,鲁格看着他又看了看Loki,小口地喝了一口浓香的牛奶,“……我弟弟对奶过敏,他喝完会闹肚子。”


Steve急忙端开玻璃瓶,“唔,那你可不能再喝了。” 小家伙的上下唇被牛奶沾了一圈儿乳白,不断地打量堆了满车的画像。




“关于你们的名字,他那几把枪是随身带着的,什么时候都戴在身上。听到你的名字时还不觉得,和这个小家伙的名字放在一起就明白了。” Steve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放松一些,但明显的是这个最大的男孩儿仍旧不想买账。


“你说的人是winter吗?他从没跟我们说过。” 洛莉靠在Natasha的身上,好奇地打量这个漂亮女人的红色长发。她已经太久没有感受这种来自女性的温暖,即便这并不是她的家人但也会有神奇的化学反应。


“他的名字叫Bucky,winter算不上名字。” 这个小姑娘让Natasha想起自己小时候,她也是自己独自长大的孩子。




“dada,这是dada。” 小柯尔特用力指着地上的画像,试图从Steve腿上翻过去。Steve一把拽住了他的小腿,弯腰把纸拿了过来,问Loki:“dada在当地跟我们说的意思一样吗?”


Loki翻了个白眼过去,“是,不过也不是正式的叫法,小鬼才这么说话。”


 


他们叫他dada。


Steve想着会心一笑,他的小混蛋不仅没死还给他养了几个小鬼头,这一天的惊喜远远超出他所祷告的,神不仅把他还给了自己还额外附赠了几个像极了他的小家伙。


“Loki,那他们应该叫我什么?” Steve的思路瞬间拐了个弯儿,不知怎么就想到这里了,“还有他去哪儿了?”


 


鲁格和洛莉又抿紧了嘴巴,只有小柯尔特扶着他的手臂站了起来,亲近地在他脸上和下巴上摸来摸去,Steve十分确定他下巴上沾上了小家伙的口水。


“好吧,不得不承认,你们这副样子跟他真是该死的一模一样,就像他真生了你们似的。” Steve一面用手哄逗着小柯尔特一面跟两个大一点儿的孩子较着劲儿,他不相信自己能轻松拿下波士顿港却搞不定两个孩子。


“我跟你们的dada,你们叫他winter对吗?但他的名字不叫这个,他叫Bucky。我们初次见面的时候,他就是你们这副样子,先是装得很老实,然后又是不相信任何人的脸色。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多大了?”


 


“除非你先告诉我们,你们是谁……winter说索马里叫得出他名字的都是仇家,不能相信任何人。” 鲁格用他稚嫩的童声跟Steve谈起了条件。


“我们是他的家人,特意来接他。” Natasha轻轻抓着小女孩儿的卷发,像个温柔又耐心的姐姐,“那个金色头发的男人叫Steve,是他最重要的人,他为了Steve可以把全世界的人揍进墙。那个黑色头发的叫Loki,是他的朋友。我叫Natasha,你叫什么?我的小女孩。”


“我叫洛莉。” 洛莉扬起了一个放松的笑容,被这样抱着她甚至有点儿想睡觉了。




“winter可没说过他有家人……” 鲁格眼看着小妹妹被女士攻陷,转着脑筋想要更确定的答案,“你叫Steve?没了吗?就叫这个?”


“Steve Rogers,你们的名字将来也会跟我同一个姓。” Steve瞧着Natasha已经能和小女孩儿良好互动了,有些眼馋。


 


鲁格和洛莉明显吃了一惊,特别是男孩儿几乎站了起来,“你叫Steve Rogers?” 然后又换上那副谁都不信的样子,“你就是Steve Rogers?你真的是吗?你怎么证明……”


Steve有生之年也没想到过这种状况,他要向一个小孩子证明自己就是他自己。这似乎超出了他的思考范围,但他也明白这些孩子是生存在极端环境里的幸运儿,他们已经被战火夺去了天真,再加上长时间地只接触那一个人,完全不信任陌生人。


“很抱歉,我无法证明自己就是自己,也许等我们回去可以给你看一下护照。” Steve拧着眉头考虑着,忽视Loki在旁边对自己的取笑,“听你这么问,他提过我的名字吗?”




鲁格点了点头,似乎有些拿不准主意了。Steve心头涌上一阵阵心酸和甜蜜,既有满足感又有难过。他的bucky,在这样暗无天日的绝境中仍然和孩子们提起过自己,这三个孩子眼里泛着光的盯着他,他们过早地跟他一样学会了防备。


一阵阵的怜惜和心疼从Steve喉咙底下油然而生。他在这里失去了一切,从身体到意志都由不得自己,可他把仅有的忠贞留给他,这是他们最最最最亲密的秘密。


 


“来,坐过来。” Steve招手把鲁格叫过来,把他抱上后排的座位,“你的头发是自己梳上的?真厉害。”


小家伙先是点头又是摇头,一双大大的眼睛把Steve上下打量,“winter教我的,他是个好人。他照顾了我们。”


“是,他当然是个很好的人。” Steve光是想想Bucky叼着发绳给小家伙梳头发的样子,就能生出无穷无尽的浓浓爱意,“他还教过你什么?”


这倒是像玩儿起来游戏,小男孩儿颇为得意地拿出了沙鹰手枪,Steve只觉得满脑子都是'他连那该死的枪托都握不住',“这个,我会拆解它,winter教我的。”


 


他从皮质座椅上滑下来,然后跪在地上熟练地拆开零件,两只脏兮兮的小手像玩儿着最普通的玩具一样,有条不紊地拆成一个个金属或塑料的零件,然后再把它们重新组装成一把致命的杀人武器。


这让Steve有一种错觉,那次自己逼着他60秒拆装手枪的画面历历在目。




Steve一直坚信自己见过无数荒唐事,但不包括这种,如果这个孩子说了实话,那他面前这只有七岁的男孩儿是真真正正地在拆解枪支,并且里面确实还有子弹。他那副认真翘起嘴唇的表情和不太严谨的手法完整地从Bucky那儿学到了,像个小小小Bucky。


“Done……” 鲁格的小手使劲一磕,“咔哒”一下撞上了弹匣,有点儿害羞又想展示给别人看。


 


“哇哦,真不愧是他带出来的孩子,你可以把他送到西西里岛去。” Loki心里惦记着他的小狮子,即便它已经完全成型,“让他加入黑手党我就不计较狮子的事了。”


“你还说这个,上次你的狮子吓坏了我的人,这次你的狮子吓坏了我的孩子。” Steve眼神不错地看着他的小家伙,像是在静止的时光里找到了小时候的Bucky,“你做的真棒,是个像样的哥哥。来,看我的。”


 


说完他放下小柯尔特,交叉小腿坐在后座的地上。


车窗外是呼呼作响的沙漠风暴,时不时有碎石击中玻璃的碎响,Steve挽起一丝不苟的西服袖子,快速而熟练地向鲁格展示自己惊人的手法。那些零碎的小玩意儿在Steve手里被驯服了,仿佛变成了活的东西,听话地自己拆开再自己装回去。


“见鬼了,你为什么这么快?” 鲁格这下攥紧拳头,鼓鼓地呼着气,眼底流出像同龄人见到心仪已久的新玩具的异彩。




“因为最初教会他的人是个蠢蛋,所以他的手法就有问题,你跟着他学肯定没有我快。我曾经教过他拆装相对难一些的手枪,一把鲁格P85,一把柯尔特M1911,还有一把是Cop357,所以我知道你们的名字。Bucky不识字,可是他叫得出枪的名字。”


Steve笑着摸上小男孩儿的脖子,这简直比想象中还要幸福。最后他悄悄顺走了子弹,把沙鹰还给了鲁格,“所以你考虑考虑,是跟着他学还是跟我?”


鲁格的手心被自己攥得红红的,在自己破旧的裤子上擦了擦,“后来winter也是跟你学的?”


Steve把下巴昂了起来,有点儿自豪,“当然,他学得很快。顺便透露一下他打不过我。”




“Steve……” 


Natasha着实看不下去了,这种教小孩子玩儿枪的危险行为简直不像Steve脑子里的理智产物,“你在做什么?”


“我在培养接班人。” Steve回过头受到Loki和Natasha同时传达的不满,“你们瞪着我干什么?他妈咪已经教会他了,我只是再帮了一把,子弹拿出来就好。”


 


“你真的是Steve Rogers?” 鲁格又问了一次,但这次明显多了些认可。


Steve只是点了点头,他不需要再多解释自己。面前的小男孩儿拿过小柯尔特手里的画像,用手盖住了他下半脸,“是他。你们的胳膊是一起弄伤的吗?”


“……不是。” Steve痛苦地咬着嘴角,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七岁大,洛莉应该不到七岁,柯尔特五岁了可他总是生病,说话也慢了些。Cop大概只有几个月……他说他有任务,回不来就会有人带我们去找你,可我们不想离开。”


“什么?去找我?他知道我来了?” Steve震惊地甩过头,对着Natasha快速地说着,“他知道我到了可是为什么不直接来找我?”


Natasha用手指比了一下,“小声点儿,小姑娘睡着了。也许这个问题你亲自问他比较恰当,还有,会玩儿枪的小家伙现在是不是可以说实话了?我们在这条错误的路上转了第四圈儿了,你还真是跟他学得一模一样。”


 




市里起风了,刮起的大风让Peter急躁的情绪更加不安。眼看天就要完全黑了,可那几个小家伙连个影子都没见着。一时间无数种可能性都被他想了一遍,只恨自己不知道他们的住处。


“小宝贝,你现在很像沙地上四处转悠的沙蜥蜴。” Wade在旁边陪着等了一整天,Peter只觉得这几年说过的话加起来也没有今天一天说得多。


“难道是他们看到你的样子所以吓得不敢出来?” Peter自己问着自己,盯着Wade从头披到脚踝的红色兜帽。一团黑压压的云从市外卷了过来,一下就弄得昏天黑地。


Peter知道今天是没希望了,拍了拍红色的肩膀,“走吧,我们换个地方。”


 


 


“这不是上次那个人的住处?叫你小蜘蛛的那个?” 看着Peter在马路边上敲门,Wade支起一条手臂,弄出一副很亲密的样子。


“我来问问那位先生找到东西了没有,说老实的这半年他付了我不少钱,可我一点儿忙都没帮上。” 说着脑袋毫无知觉地靠上了身后的手臂,令Wade的脑子里放起了烟花。




“您好,请问您找谁?” 开门的金头发男人像伦敦塔一样,笔直地守在一旁,他的眼神不像是粗人或者佣兵,反而多了一些考究的精细感。


Peter站在门外有点儿尴尬,支吾起来,“哦……对不起,我想……我找的人可能搬走了。”


 


“小蜘蛛?” 熟悉的男人从后面探出头来,然后一把将Peter拉了进来,“外面那个别跟进来!”


门板几乎贴着Wade的鼻尖撞上了,震得身后的土路扬起一阵沙子,“Fuck……” Wade只好把抽到一半的双刀再收回去。


 


“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Peter被眼前的科技设备晃得眼花缭乱,还有一张桌台上铺了平整的桌布,三、四层的精致点心和飘着香气的茶杯。


“你好,我叫Jarvis,我今天是来做交易的。” 金头发男人说着坐下来端起茶杯,让Peter更是看不明白眼前的局势。




“我以为你今天是来还给我的,没想到还是要钱?你也看到了,我的系统一切准备就绪,就差最关键的东西了。” Tony在无数根数据线中走来走去,调试着各种信号,拿手电晃了晃Jarvis的脸,“说吧,开个想要的价格,我可以双倍支付。”


好看的手指把茶杯轻轻地放在托盘里,没有一丁点儿动静,他说起话来也是绅士的,“我不要现金。在这里现金没有用处,我要你拿点儿更珍贵的东西交换才行。”


Peter从那位先生的脸上看到莫大的嘲讽,他果真如猜想的一样那么有钱,“我在这里除了钱什么都没有,回了美国也许能给你邮寄一箱金条。”




“先生,如果没什么事儿,我想我先……”


“等一下!差点儿把重要的事情漏掉。” Tony慌忙地跳出来,从工作服的口袋抽出一张白纸,“瞧瞧这个!这个人你见过吗?”


Tony把画像尽量抻平,放在光线最亮的地方。这画像几乎在人口密集的地方发得到处都是,不用费脑子也知道罗杰斯家族到了。可Tony着急地是根本联系不上他们。


“帮帮忙,仔细看看,有印象吗?他也是个雇佣兵。”


 


Peter再三确认那画像里的面孔,咬紧了自己两腮的肉,他假装看不清地又挪了挪地方,这纸上画的男人就跟活得一样生动。


然后他想到Wade告诉他的扑克牌通缉令。


 


“对不起先生,我没见过。”


Peter小心地把画像还了回去,在他不能确定一切之前,谁都不能说。特别是自己已经知道winter是Rumlow养在营地的叛徒兵,那他除了在营区是安全的,走出那个大门,想干掉他的人估计都排成长队了。


不,他即使在营地里也不安全。


 


“这个是……” Peter正发着呆,腰间一凉,比自己高一头半的金发男士轻松地从他口袋抽走了winter的匕首,“想不到我还能亲眼见到这东西,无以伦比的惊喜。”


“嘿!还给我!” Peter张开手扑过去。




“等等!” Tony一把拦住了他,仿佛抓住了一线生机。他压低声音跟不停挣扎的小蜘蛛交谈,“听着,你这东西借我用一天。不管它多少钱我现在花钱买下来。”


Peter一把推开他,急得脸色通红,“绝不!这不是我的!”




“听着,Jarvis老板,这东西我现在从我朋友手里买了,它现在是我的。所以我用它跟你换Jarvis,今晚你带走它,把Jarivs给我留下。明天无论你给出多高的价格,我出双倍把它赎回来。” Tony挡住Peter的挣扎,插着双臂像个大资本家,“双倍。”


“不不不!先生,这东西你买不起!”


 Peter的小体格被一下拦了回来,像撞上了一堵墙,“听着,小蜘蛛!我有了Jarvis想要多少钱都可以,我也有本事让这家伙哪儿都去不了,明天乖乖地把东西还回来。”


“成交。” Jarvis十分痛快地从灰色公文包抽出来一个东西,Tony像见到亲人一样冲过去抱着它亲吻。


 


“不不!这不行!那匕首不是我的也不是你的!你们没权力这么做!” 


“现在是我的。” Jarvis彬彬有礼地笑容让Peter无比焦虑,而另一边,Tony已经开始打起了电脑同时放声尖叫。他已经驾轻熟路地沉浸在数据世界里了。


“好的,我警告你,你现在的身份哪儿也去不了。明天日落之前乖乖地把东西还回来,我付现金。让我看看……你是英国人?父亲是船员,母亲在伦敦……你祖父的住址离大笨钟还真是挺近的。”


金头发的高个子老板像猜中门口会有人一样,掀开窗户迈过去一条长腿,“请你尽管放心,我是生意人,而且还不想失去你这位客户。那我们算是约好了?明天日落之前我一定会来。”


 


 


一声像鸟一样的哨声把James从休息中惊醒,他翻了个身看了眼天色,伸手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枪放回腰间。又一声哨声,虽然不大但是在安静的房间里格外清晰。他已经坐了起来,也许别人会把这声音当做鸟叫但他听了快二十年。


James在等,等天色完全暗下去他就动手。然后今夜就可以赶回去了。


(我以为能写到但没写到所以你们看出来了吗已经在重逢的路上了不要打我)




评论

热度(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