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煮蛋

【盾冬亲情向】Hi, kid(1009)

Sky:

巴基变小梗。


巴基变小梗。


巴基变小梗。


夜晚的海边人迹稀少,风有些凉,史蒂夫一个人慢慢地走着。


海水的颜色不是白天那种明亮澄澈的蓝色,而是一种近乎墨色的深蓝,暗漆漆的,望不到尽头。


海浪一下又一下地拍打着,多拥挤的声音,可是回荡在心房里就显得空荡荡的。


史蒂夫的思绪放空,缓缓地跟着海浪的声音沉浮,这些日子以来,他还是第一次一个人待着。


这很像以前,他为了一幅画坐很长时间的车去海边,在沙滩上从白天坐到夜晚。他有种恍惚感,他人生的两个时刻好像重叠在了一起。


浪花和回忆一起爬上沙滩,史蒂夫想起他画过的那些画,他画过亲吻的男女,画阳光下闪闪发光的贝壳,画拖着壳爬行的寄居蟹,画夜晚宁静而深沉的海,也画那时橙色的灯火和银色的星辰。


他也会画巴基,画他在巴士上百无聊赖望向窗外的样子,画他看着美女时的样子,画他掬起一捧海水时的样子,还有他把被冲上岸的海星扔回海里时回头对着他笑时的样子……


史蒂夫想,那个时候,他可从来都不知道他爱他,他甚至连自己的爱都还未发觉。


他望着大海,弯起嘴角微笑,带着点苦涩。那个时候,他还没想过他们彼此相爱,更无法预知这奇近于伪的命运。


史蒂夫弯腰拾起一块小石子,奋力地把它扔进大海,越远越好,好像还有谁在他身边和他比赛一样。


他听不见石子落入水中的声音,只有海浪声撞击着耳膜。


为什么命运会给他们铺设一条这样的路?他成了超级战士、美国队长,为国捐躯又在新世纪复活,而巴基则饱受折磨,无论是肉体还是灵魂,他的双手沾满敌人与公民的鲜血,他的灵魂里,一半为光,一半为暗,一半是英雄,一半是罪人,一半触摸天堂,一半伸向地狱。


史蒂夫和自己作对一般地想,为什么巴基会承受这些?为什么偏偏是他?如果他抓住他了,这一切又会是什么样子?他们会一起死去,一去苏醒吗?还是会衣锦还乡,却在反同的年代死于人民之手?


他想不出来,“如果”从来就没有意义。他们天各一方地挨过冰冷的时光,孤独地走过各自的路程,路过森林,路过雪山,路过大海,路过日出与黄昏,路过花园与废墟,路过别人的幸福与死亡——以看客的姿态,像漂浮的幽灵。但最终,他们找回了彼此,找回了生命中缺失的那一部分。灵魂重逢的时刻,才发现对方也是一样的干枯脆弱又鲜血淋漓,于是只想彼此支撑,用单纯的思想和悲悯的心去爱,去保护,去敬仰。


再次拥有,就没办法想象失去,手牵着手,才有勇气走过最艰难的路,一起回家。


风渐渐停了,海面平静,海的尽头出现了点点微光,映在海里。


那是一个很美的画面,而史蒂夫觉得很可惜,因为只有他一个人看到了。


他深深地、深深地凝视着眼前的一切,在黑暗当中,嘴唇轻动,说出的话语却是无声的,巴基,巴基,巴基,巴基……你在做些什么?


巴基认真地听着欧文讲故事。


“……他们非常小,像一个婴儿一样大,背后有漂亮的翅膀,像蝴蝶一样,但是他们的翅膀是透明的,会发光,那种银色的、柔和的光芒……”


“像月光一样吗?”


“对,像月光一样。他们会在森林里围成一个圆跳舞,上上下下地飞舞着,但是这只是他们的一面。”


“什么意思?”


“意思是,当没人看见的时候,他们会露出本来的面目,他们不再是小小的,发光的,他们变成了成人的大小,全身都是蓝绿色,皮肤皱巴巴的,他们背脊佝偻的,手臂和腿都格外长,非常丑陋……他们的脸很小很尖,眼睛里闪烁着邪恶的幽光,他们有鲨鱼一样的牙齿,还有一对长长的獠牙……”


欧文一边说一边走到门边关上了灯,他拿起一个手电,自下而上地照在脸上。


巴基和赛琳娜瑟缩了一下,他们的小手紧紧握在一起。


“别怕,赛琳娜。”巴基小声地说。


“你也是,巴基。”


欧文继续用那种恐怖的语调讲下去:“每当夜深时,他们就会来到人类的国度,他们会捣乱,比如突然掀起一阵大风,制造一场大雨,让一棵大树倒下压坏别人的屋顶等……更可怕的是,他们会杀人……”


欧文停顿了一下,听到赛琳娜和巴基倒吸一口气。


“被他们杀死的人会窒息而亡,就像这样——”欧文用双腿夹住手电,用手扼住自己的脖子,扭动身体拼命挣扎,好像真的喘不过气一样。


“被杀死的人的的嘴里会不停地向外吐红色的玫瑰花瓣,因为这些坏精灵用手从人的嘴里伸进去,把玫瑰花瓣塞到人的身体里,所以他们会窒息而死……”


过了好久,赛琳娜颤颤地问:“……他们杀好人吗?”


“大部分时候都是坏人,但是有时候也会杀死好人。”


“为什么?”巴基问。


“我不知道,他们就是那样做。”


“那,他们不杀小孩子吧?”


“不,他们喜欢小孩子。”


“呼——”


欧文的笑容在手电的照射下显得十分诡秘,他压低声音:“所以他们会抓走小孩子,所有被他们抓走的小孩子最后都会变成和他们一样的坏精灵——”


“不——”


这时另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怎么关着灯?”


“啊——他们来了!”赛琳娜和巴基一起失声喊道。


打开灯的敏子看着被子下面两团颤抖的小小人影,无奈又气恼地看着欧文:“我只不过离开了十五分钟,你最好对此有个合理解释。”


欧文乖巧地笑一下。


“关上手电,你的褶子被照得太明显了,”敏子说着走到床边,轻轻地拍拍巴基和赛琳娜,“孩子们,发生什么了?”


史蒂夫接到敏子的电话时有些诧异,等她说完,他觉得整个世界都明亮了,他难掩兴奋:“我马上到。”


史蒂夫和巴基并排坐在一条长椅上,巴基低头看着自己晃来晃去地双脚,一句话都不说。


史蒂夫想了想:“你还小,你害怕什么鬼啊坏精灵的,是很正常的,这不丢人,巴基。”


巴基的声音闷闷的:“我知道。”


“这真的没什么,巴基,我十几岁的时候坐过山车还会吐呢。”


“我并不是在烦恼这个。”


“那你在烦恼什么?”


“没什么——”


“真的?”


“好吧,我和赛琳娜分手了。”


“……什么?”笑容攻陷了史蒂夫的嘴角。


“唉——我的初恋啊。”


“……这是怎么回事?”


“她明天就要走了,我们不可能一直维持下去……”巴基终于抬起头来,他看着史蒂夫,“我很感谢能遇见她……我也很舍不得她,但是这样挺好的。这是非常美好的回忆,是非常宝贵的一件事。”


“是。”史蒂夫应道,他仔细看了看巴基,这个小鬼看上去还是闷闷不乐的。于是他问道:“巴基,你还好吗?”


“我还好。只是,这是我的初恋。”


史蒂夫用手臂揽住他小小的肩膀:“巴基……”


巴基靠过去:“我会想她的。”


史蒂夫没说话,他在和自己做斗争,最终,胜负分明,他叹口气,笑着对巴基说:“你知道吗?你要是真的不好受,我可以送你回去,最后一晚,你们应该在一起。”


“不——”巴基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实话,“我害怕会有坏精灵把我抓走……我想待在你身边,在你身边我没有那么害怕。”


史蒂夫明亮的世界顷刻间就融化得像一滴巨大的树脂。
他的手指收紧,沉默了许久后他说:“巴基,在你身边,我也没有那么害怕。”


巴基对着他笑:“当然啦,我这么厉害。我说过会保护你的嘛。”


他又开始神气活现了,史蒂夫没奈何地拍他一下,又认真地说:“是啊,你说过……”尾音在咸而清凉的空气中消散。


史蒂夫又说:“巴基,我想告诉你,也许你还不懂,但是我希望你知道,你爱的人一直在找你,也一直在等待被你找到。你们彼此寻找的时间可能很长,并且这是一条迷宫一样的路途,在这条路上你会遇到一些错的人,甚至其中有些会带给你痛苦,但是那都不要紧,你和你爱的人终会相逢——或是重逢——等你找到那个人,就知道之前经历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巴基费解地看着他:“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些,我还不到七岁。”


“……就是想告诉你。”


“相爱的人就算彼此遗忘,也会再次坠入爱河的。”


“旺达和你说的?”


“嗯。”


“她又看什么电影了?”


“不记得了,但是里面有个人长得很像博士。”


“哇,真的吗?”


“真的!旺达还说爱人都是命中注定的,我觉得和做磅糕差不多,一磅糖,一磅面粉什么的,都是定好了的,改了就不对了。”


“……你就知道吃。”


“史蒂夫,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问吧。”


“你也在等你爱的人吗?”


“是的,我在等他。”


“他?”


“对。”


“他在哪里?”巴基问。


史蒂夫看着他的眼睛,那双好看得不得了的眼睛,那双天真无邪的眼睛。他该怎么告诉他,他就在这里?


史蒂夫望向远处:“巴基,你想去看海吗?”


“现在吗?”


“对。”


“去看海之前可以做一件事吗?”


“什么事?”


“你还想去玩过山车吗,史蒂夫?”


TBC

评论

热度(157)

  1. Charlie🌈盘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