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煮蛋

假装谈恋爱(6)

kamina:

假装谈恋爱(1)


假装谈恋爱(2)


假装谈恋爱(3)


假装谈恋爱(4)


假装谈恋爱(5)


突然对这个坑鸡血了起来~~~


是HE,虽然可能不是特别明确特别甜的HE


————————————


“你想要的东西不一定非得拥有。”这对Sebastian而言是一个常识,根深蒂固,像每天早晨太阳从东方升起。


作为一个在物质匮乏环境下长大的小孩很容易就接受了这一点,他很小就知道,无论再怎么想要糖果,哭闹也不会让你拥有,那只会徒增母亲的叹息和烦恼。欲望带来的不只是达成那一刻的满足,更多的是沮丧、失望甚至是绝望。他的历任女友总是对他在床上的表现赞赏有加,赞他温柔、体贴、顾及对方的感受,这对Sebastian没有什么难的,只要忽略自己的欲望,让对方先到就可以了。就像电击实验里的小白鼠,Sebastian压抑自己的欲望已经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


Chris不会懂,因为Chris成长在一个只要他努力争取他就能得到一切的环境里,Sebastian常常想,甚至,对Chris来说有时候都不需要怎么去争取,他一出生就已经拥有了很多人一辈子不可能拥有的东西,他是个名副其实的骄子,世界对他而言是取之不尽的丰富宝藏。Chris会理解那种无论怎样努力也得不到的感受吗?对他来说压抑欲望是毫无必要,他要做的只是努力让欲望得到满足。他想要好身材,就去泡健身房;他想要山顶别墅,就去接戏拍广告;他想要漂亮妞儿,就去酒吧搭讪。世界对他而言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公平交易。


然而这种公平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Sebastian很早就知道有些事情与努力无关。比如在罗马尼亚,无论你多么努力做一个乖孩子,你也吃不到香蕉。生日蛋糕是妈妈用面粉和一点点白糖做的,上面甚至没有一片奶油。来到纽约之后,无数次去试镜结果只能拿到一两句台词的配角。再烂的片也要认真去拍不然下一次连拍烂片的机会都没有了。


而Chris不同,整个世界都是他的,他可以有无穷无尽的欲望,也可以有无穷无尽的选择。得到一个很好,太棒了,但是接下来还有更好的。


有一次Chris很认真地跟Sebastian探讨,“Seb,你是怎样坚持把魔界契约拍下来的?你知道神奇四侠让我患了焦虑症。”


“没有什么,认真去拍就行了,做好自己的事,抓住每一天。”Sebastian觉得自己的说法十分陈词滥调,Chris也一脸索然无味地觉得没有帮助。其实这里并不需要什么窍门,也不需要冥想之类的头脑锻炼,这里的秘密是落差。这是一个信奉所有欲望都可以通过自身奋斗来实现的秉持美式价值观男孩与一个曾经连自身安危和受教育权都无法保证的第三世界难民儿童之间的落差,Chris觉得他有义务拍出很棒的片子就像他有义务为社会创造价值和寻找人生的意义。而Sebastian没有这样包袱般沉重的自我期许,他经常在午夜醒来浑身发抖,惊惶得就像又回到那个蜷缩在阴冷的船底从罗马尼亚偷渡出境的那个夜晚,他曾经以为他会在那个夜晚死掉,他会成为一具小而冰凉的尸体被抛向汹涌黑暗的大海,当第二天他醒来时发现自己还活着,他偷偷爬上了甲板,看着火红的朝阳在一望无际的海平面上升起,新的生活即将开启的希望和喜悦渗透进了他的全副身心,对那个个子小小的罗马男孩来说,活着就是个奇迹。


能来到美国是个奇迹,能够拍戏是个奇迹,能交到朋友是个奇迹。


能够得到Chris,这简直……


Sebastian坐在自己家的沙发上,把冰箱里的冻豌豆放在发热的额头上方。他并不怀疑Chris对他的爱,这个直率的男人并不擅长掩饰眼神中赤裸裸的欲望。只是,Sebastian不想成为下一个被他征服的战利品。也许Chris是认真的,但是当奢华的塔士多从身上褪下,激情与豪言壮语之后,躺在床上的两个人在日久天长的生活中终究会显露出他们各自从何而来。


Chris不喜欢那些廉价刺鼻的香水味,OK,尽管Sebastian不理解为什么跟他合作的女明星总会用廉价刺鼻的香水,但他可以在见Chris之前认认真真把自己洗干净,把沐浴用品和香氛全换成跟Chris相同的YSL。


Sebastian认为他和Chris Evans之间的区别,“有帝国大厦那么大。”


Sebastian把手臂最大限度抬起,用以比喻他和Chris之间的不同。在电视机画面中,他和Chris坐在一起,穿着情侣T恤,情侣鞋,甚至手腕上还带着情侣手环,他们看起来是那么般配,就像一幅美丽的画。


“Steve和Bucky是青梅竹马,他们一起在布鲁克林长大,我想他们在一起应该不会遇到我们这么多的问题。”Sebastian笑着揉了揉鼻子,面对镜头做出一副无奈的表情。


“事实上我们并没有遇到多么大的问题,和Sebastian在一起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心,我常常后悔没有早点遇见他。”Chris身体向前斜倾挡在Sebastian的前面,眉毛高高挑起像观众强调自己说的话才是真相。


 


“呵~~”Sebastian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笑,拿起遥控器关掉了电视。如果我和Chris从小一起在波士顿长大,那么我会爱他吗?


这是一个无解的问题,Sebastian拿起沙发角落里的健身哑铃,按照惯例,一到需要思考的时候他就开始运动,流汗能够让他忘记胡思乱想,他深知漫无目的白日梦对现实一点帮助都没有。


再说,一起在波士顿长大,那是本阿弗莱克和马特达蒙,不是Chris Evans和Sebastian Stan。


 


从Chris的公寓离开时,外面下着雨,Sebastian用外套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冲进雨里。他想起了小时候,那时他还在布加勒斯特,有一天晚上他发烧了,妈妈用家里仅有的一条毯子把他裹起来,抱着他去寻找医生。因为一些政zhi 原因国营的医院没有接纳他,妈妈在雨中抱着他走了很久,带他去寻找一位被剥夺了行医执照的老朋友。


“没什么大碍,打一针就可以退烧了。”时隔二十几年,Sebastian依然清楚地记得医生的相貌和说话的语气,“可怜的孩子,出生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之中,还这么小就受了这么多苦,以后还不知道要遭多少罪。”


后来妈妈对Sebastian说,正是那个医生朋友的话,让她下了定决心带着Sebastian离开。


这段pr恋情对Sebastian而言最难的就是必须向妈妈出柜的那一刻,在妈妈慈爱的目光下,他深深地垂着头,从来没有这么难受过,“我让你失望了,妈妈。”


“没关系,宝贝,既然你爱他的话。”妈妈柔软的手抚摸着他的头发,“我怎么能阻拦你呢,我把你从罗马尼亚带到美国来,就是希望能让你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爱上一个人是多么美好的事啊,特别是当他也爱你的时候。”妈妈捧起他的脸,“宝贝儿,你很勇敢,你没有让我失望。”


 


我并不勇敢,我只是在等待。


在漫长无际的黑暗中等待与另一个漂浮跳荡的灵魂相撞时一粒噼啪的火苗恰好落在两人中间催生出奇迹的火焰。



评论

热度(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