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煮蛋

【盾冬】花与鲤鱼杀人事件

Misha:

农场主史蒂夫和伪神父吧唧的故事




题目并没有什么联系,灵感来自电影花与爱丽丝杀人事件






这样做是不对的。


他的指尖从领口的布扣一路下滑至纯黑的袍边,探进去感触到了温热而又光滑的腰侧。


这样做对吗?


他缓缓解开教士的绿边饰带,丝帛落地的声音充满情色意味。


有什么不对?我喜欢他他喜欢我,仅此而已。


他这样想着热烈地回吻着他。


“巴基……”


史蒂夫喜欢他,喜欢得想要将他揉进心里,想要给他戴上手铐,想要将他关进牢笼。


紧接着史蒂夫被自己的这一想法惊到了。


跨坐在他腿上的巴基移开他的唇边:“怎么了?”


他的嗓音里满是意犹未尽的爱欲和情恋。


泛着水光的眼睛眨动着,这让史蒂夫晕眩,就像沉入一丛怒放的玫瑰花簇,馥郁的花香直扑他的心脏。


“你最好......嫁给我。”他注视着巴基,眼里含着柔情,“不然......”


“不然怎么着?”


史蒂夫没再说话,他轻轻捧住巴基的脸,重新吻住他的唇。


 


 


空气清新湿润,河流缓慢流淌,成群的水鸭在波光粼粼的水面嬉戏。史蒂夫迎着温柔的南风站着划桨穿过芦苇丛,岸边的红柳树轻飘飘拂动,鸟儿欢快地啼鸣。往远了看,绿盈盈的草坡上散布着悠闲吃草的奶牛,融着暖暖的光芒。


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闪烁着水晶般的耀眼,他穿着粗布衬衣,右肩的背带滑落在腰侧,在风里晃荡,长裤挽在膝盖处,露着线条分明的小腿。


小船里盛满了娇艳欲滴的玫瑰,散发着浓郁的芬芳,那是史蒂夫刚刚在玫瑰园里采摘的。


“嘿——小心——”


史蒂夫下意识的转身,却只见一条锦红鲤鱼亮闪闪地甩着尾巴在他眼前放大,大片透明的水花溅进了他的眼睛。船身失去平衡瞬间摇晃得厉害,他试图用船桨拨正方向,无奈被鲤鱼砸中脸,直接倒退着从小木船摔进了水里。


噗通一声,溅起更大的水花,在阳光底下散发着珍珠似的光芒。


密稠的玫瑰也落了水,漾开大片的花瓣。


说来也巧,史蒂夫这几天重感冒发烧,烧得他喉咙哑掉,根本发不出声音。这会儿又猝不及防的掉进水里,直接呛了,而且脑袋还昏昏沉沉的头疼着,。


所以,史蒂夫溺水了。


巴基暗骂一声,赶紧游过去,他看着天气好出来溜达,看着水不错顺便就脱了衣服游个水什么的,没成想碰到一只鲤鱼,往他怀里钻就罢了,还活蹦乱跳地从他怀里跃出去竟然砸中了人,还给人撞进了水里。


这是他来小镇的第二天,他不想惹上什么麻烦,然而现实是他好像已经惹上麻烦了。


他将史蒂夫拖到铺满卵石的浅滩上,腹诽着卧槽这家伙也太重,而且...好香啊。


他们身上都沾了不少花瓣,不香才怪。


“嘿,能听到我说话吗?”巴基轻轻拍打他的脸。


没有任何反应。


巴基又摸了摸史蒂夫的额头,烫得厉害。


“不是吧......”


容不得巴基细想,他只能抬高史蒂夫的下巴,嘴对嘴的渡气,然后一阵胸腔按压。


过了一会儿史蒂夫终于咳出水,他长长的睫毛颤了颤,半睁开眼睛又阖上了。


“不是吧,还不行?”


巴基又俯下身贴到史蒂夫的胸膛,强劲有力的心跳让他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看着史蒂夫一直不醒,巴基又重新覆上他的嘴唇。


他一边渡气一边想,这可是老子的初吻啊。


史蒂夫感觉脸上痒痒的,缓缓睁开眼睛,渐渐地,眼神由疑惑变为震惊。


“你醒了?”巴基放开史蒂夫,激动地抱住他,“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


史蒂夫的唇边还残余着巴基的柔软触感,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扑通直跳起来,脸立刻变得通红,本来他就发烧,现在的脸更红了。


“真的非常抱歉,我不是有意的,你没事吧?”巴基扶着史蒂夫坐起来,关切着注视他,“你是不是发烧了,脸怎么这么红?”


史蒂夫摆摆手表示无碍,又指了指自己的喉咙。


巴基心底难过起来,他明白了,原来这是个小哑巴。


史蒂夫看着那双湿漉漉的灰绿眼睛,心脏跳得更快。他真的是想说话说不出来,所有的音节在喉咙处就消散,他只能用唇形描述,我很好,没事的。


巴基也看着他,他想,小哑巴的眼睛好美啊,湛蓝湛蓝的纯净,真好看啊。


他们两个人都湿哒哒的,而且巴基只穿了条花裤衩,画面怎么看怎么美。


远处的树枝忽然一声噼啪声惊醒了巴基,他看到那一抹红色的发丝就慌了,立刻缩起身子往史蒂夫怀里躲,双手覆上史蒂夫的心口。


“拜托拜托帮我挡一下——”


史蒂夫低头看着怀里毛茸茸湿哒哒的脑袋,心脏快要跳出来了。


他挺直脊背,宽阔的肩膀和胸膛很轻松的遮挡住了巴基的身体,他忍不住抬起手覆上巴基的后背,轻轻拍了拍他。


两个人保持着僵硬的姿势很大一会儿,水里的小白鸭游过来游过去,刚才那只鲤鱼也游得欢快。


“你看看身后还有没有人?”巴基微微抬眼,看着史蒂夫小声地说。


史蒂夫回过头,什么也没发现。


他笑着摇摇头。


巴基长舒一口气:“谢谢你啊,你没事我就放心了,不过我得走了。”


史蒂夫心跳漏了半拍。


巴基的视线落在史蒂夫的上衣,第二颗纽扣处还挂着一朵沾了水珠的玫瑰,他笑着拿到手里,闭着眼睛细细嗅了一番。


“真香啊,可以送给我吗?”


“当然。”史蒂夫说不出话,只是动了动嘴唇。


“谢谢你,落水王子。”巴基笑出了声,他揉了揉史蒂夫的头发,“那我先走了。”


老实说他看呆了,他从没见过如此可爱的人,他想要抓住巴基的时候,后者已经不见了身影。


就好像,一场梦。


 


 


“啊嚏——”巴基揉了揉发红的鼻子,感冒加过敏折腾得他一晚上没睡好,不仅挂着黑眼圈,浑身还起满小红点,而且他喉咙痛得彻底说不出话来了。他怎么也没想到会生病,想了想肯定是被那个小哑巴传染的,而过敏也可能是因为玫瑰加河水的问题。


想起小哑巴,巴基又是一阵唏嘘感慨,也不知道小哑巴现在怎么样了。昨天他没来得及说几句话,就赶紧跑了。因为他看到娜塔莎的身影,要知道他可是背着娜塔莎在工作时间跑出来的,而且是在他担任神父工作的第一天。主要是没人找他,他在教堂待着也闷,就想着出去溜达溜达。还好没有被娜塔莎发现,不然又被说教一通了。


考虑到昨天的擅离职守,巴基也不敢因为生病休息,他在告解室里待了一上午,不过还没人来,巴基只能想,要么是小镇上的心理医生很牛逼,要么就是所有人都很快乐,没有什么烦恼。


他肚子都饿了,刚刚决定待到十二点半就走,却听到另一边传来了声音。


低沉而又温和,像一只在草原散步的幼狮。


“神父,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史蒂夫的感冒差不多好了,声音还有些嘶哑。他等半天也没听到告解室另一边神父的回话,他有些纳闷,忽然脚边的隔板缝滑出一张纸。


他捡起来看,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不好意思我感冒喉咙哑了,你继续说。


史蒂夫的第一反应是,这字可真是难看啊。第二反应才是感动于神父的敬业。


他不好意思的咳嗽一声,抓了抓头发:“神父一定听说过小美人鱼的故事吧,我想我遇到了我的小美人鱼,他有一双美丽的湿漉漉的大眼睛,总之就是,很美。”


隔板那侧忽然传来打喷嚏的声音。


“神父?你还好吗?”


一张纸又滑到他脚边,仍然是歪歪扭扭:我没事,谢谢。


“我们已经有了肌肤之亲,那是我......第一次......接吻。”史蒂夫想了想,还是将那次人工呼吸定义为接吻,“不过那天他很快就离开了,说是有紧急的事情,他跑得很快像只小兔子。”


史蒂夫说到这里忍不住笑了一下,沉默一会儿语气变得失落。


“可是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另一边的巴基听到这里,只感觉信息量有够大的,这意思不就是男主角遇到心上人一见钟情然后睡了他结果心上人跑了的事情吗?


从刚刚听到他的声音,巴基就感觉声音挺好的,温和而又认真。而现在听他絮絮叨叨半天,巴基忽然好奇起来这个人的相貌了,他想看看这个痴情种到底长什么样子,更好奇他口中的小美人鱼。


巴基思忖一会儿,在纸上刷刷写起来,之后又塞进隔板缝里。


他写的是,也许你的小美人鱼只是饿了,回家吃饭结果忘了回去找你的路,你可以试着去找他?既然有美人鱼的故事,那也少不了灰姑娘的故事。比如,你的小美人鱼有没有留下什么物品?你知道的,类似水晶鞋什么的。


史蒂夫读完后又笑了,他没想到这个神父跟他一样还挺喜欢童话故事的。


“恰恰相反,他拿走了我的心。”


过了一会儿他又收到一张纸。


“......你是诗人吗?”


“不不不,我只是在描述事实。”史蒂夫虽然有些窘迫,却很自然地讲了出来。


巴基倚着墙壁感慨,这男人还真是又笨拙又浪漫,他突然好奇起男人的样子了,更好奇他口中的小美人鱼。要知道,这年头还有形容心上人为小美人鱼的,不是浪漫主义就是浪漫主义。


他又写了一段话扔过去。


“镇子并不大,你可以举办个宴会什么的,说不定他也会来。”


这倒是提醒了史蒂夫,他想起巴基好像很喜欢玫瑰。而且每年三月初,他的农场本来就会举行晚宴,主要是为了农场的生意,所以会邀请很多外来的商客以及政务人士,当然少不了镇子上的人。


“神父,太谢谢你了!”


 


 


史蒂夫一大早喂完马,坐在矮墙边上休息,忽然想起来一件事。


“寇森——”


他朝斜上方敞开的窗户喊道,


“宾客名单记得加上前几日镇子上新来的执事和神父。”


他忙活得差点儿把这事给忘了,邀请神父和执事当然是必须的,主要还是为了感谢昨天神父给他出的主意。


说起来他只知道神父的名字是巴基巴恩斯,还没见到他。


而执事娜塔莎罗曼诺夫他昨天就见到了,长得的确很美,但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


“好的罗杰斯先生——”


 


 


“我说了我不去。”巴基用力扒着前廊门框。


“反驳无效。”娜塔莎干脆揽住他的腰往外拖,“这是最基本的礼仪问题。”


他的脸上还有些因为过敏而没有消去的红点,看起来有些滑稽,他可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出丑。


“你自己去就行了,我刚刚看到sam 和dean穿越到情景喜剧那儿我得继续——”


“其实那是某个天使的把戏。”


“卧槽——”巴基一口老血。


“巴基,你脸上那几个红点并不会影响你的美貌帅气,你依然是世界上最帅的人,而且出席晚宴没什么,你是世界上你在那里吃着饭也可以看你喜欢的supernatural。”娜塔莎简直无奈,她感觉自己再用力就要把房子给拆了。


“都被你剧透了。”巴基怒目而视,其实他刚才还想反驳娜塔莎一句,世界上有比他帅的,就是那个满是玫瑰花的小哑巴。


娜塔莎挑眉:“你想知道天使的名字嘛?”


“……我去还不行吗?”


 


 


玫瑰,玫瑰,放眼望去全是玫瑰。除了远处的玫瑰园,还有廊檐外,花园里,大厅内。


巴基他想这个农场主还蛮有情调的,他闻着花香感觉莫名的熟悉,还在担心会不会过敏,不过溜达了一圈好像没有什么感觉。


在和一些宾客打招呼后,他跟娜塔莎坐到长长的餐桌前歇脚。


银盘里的玫瑰饼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巴基看得都要流口水了。


“想吃就吃啊,”娜塔莎拿起一个塞进巴基嘴里。


“......”


清新的甜香溢满口腔,还真好吃。


巴基三下五除二的解决掉,他忍不住又拿起一块,不过没再好意思继续吃,只好拿过葡萄酒,装作漫不经心地往杯子里倒。


“你看那个姑娘怎么样?”娜塔莎碰了碰他的肩膀,“她已经偷瞄你很久了。”


“娜塔莎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不要给我介绍——”


巴基有些无奈地抬起头,视线却落在了更远的地方。


他讶异地张大了嘴。


显然对方和他一样,表情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喂,酒满了。”娜塔莎提醒他。


巴基什么也没听进去,酒溢出来从桌布边缘滴落到他式样简单的法衣上。


“巴基?”娜塔莎顺着巴基的视线望过去,她还以为巴基被姑娘迷住了。


“他,他,他怎么在这里?”


“那就是农场主啊,史蒂夫罗杰斯。”娜塔莎夺过巴基手里的酒瓶。


巴基有些懵,他慌忙站起身,玫瑰饼掉了,酒杯也打翻在地。


史蒂夫正朝他走来了,落地窗外的阳光将他照得耀眼,透过玻璃还能看到他身后的坡地上有匹栗色良驹,正低头吃草。


他的衬衣领口微微敞开,袖子卷在臂肘。做工考究的马裤,加之棕褐长统靴,衬得他身材挺拔完美,整个人看起来性感又迷人。


好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小哑巴就是农场主?名字叫史蒂夫罗杰斯?


上帝啊,瞧他发现了什么。


娜塔莎随即站起身,跟史蒂夫介绍巴基,“罗杰斯先生,这位就是巴基巴恩斯神父。巴基,这是罗杰斯先生。”


然而她得到的只是一阵沉默。


娜塔莎尴尬地站在原地,她狐疑地看了看巴基,又看了看史蒂夫。


“你们认识?”


仍然是一阵沉默,显然两个人已经完全忘了她的存在。


“你竟然会说话?”


“你竟然是神父?”


二人同时开口。


这声音太熟悉了,巴基再次不可置信,他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个声音。


所以小美人鱼的故事就是......他们的故事?所以男主角的心上人就是......他自己?


 


 


灌木丛点缀着洁白的花朵,教堂的塔楼掩映在散发春天气息的月桂树中。


 婚礼仍然在进行。


史蒂夫坐在第一排的边缘,和娜塔莎挨着。他注视着台上的巴基,心脏攥得越来紧。


“先生,你现在可以亲吻你的妻子了。”


教堂里瞬间想起掌声,鲜花纷纷扬扬的抛起,新娘挽着新郎的臂弯,微笑着接受祝福。


巴基在冲他眨眼睛笑。


“你还好吗?”娜塔莎微微蹙眉问他。


“当然。”史蒂夫站起身稍微整理一下衣服,默默地离开教堂。


空中的桉树慵懒地舒展着枝叶,他走下石阶穿过松软的草坪,打开车门钻了进去。


“嘿——”副座驾的巴基冲他展开灿烂的笑容,“我想我们可以去河边转转,说不定还能见到那只鲤鱼。”


 


 


香薄荷的气味从河岸吹来,史蒂夫和巴基若即若离地坐在船尾,他们都挽着裤腿,膝盖没进水里,时不时得会碰到彼此的脚。


“巴基。”


“嗯?”


史蒂夫望了望天上的圆月,又重新看向他身边的人。


“辞掉工作吧,和我结婚。”


巴基愣了一下,难以置信的感觉攫住了他的身体,他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意识到史蒂夫在说什么,他真的没想到史蒂夫真的会向他求婚。在这几天他见证了好几对情侣的婚礼,每一次他都会在想象他和史蒂夫的婚礼场景。巴基知道他这样的想法太荒唐,他们才认识了一周,怎么可能会到结婚的程度。


“我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我也想和你也有这样的婚礼。”


史蒂夫抱住巴基,他不想再等了,他感觉巴基离他太遥远了。他知道他们这样是不对的,巴基是神父,他们是不可以结婚的,可他想要和巴基在一起,


“史蒂夫,你先放开我好吗?”


巴基被抱得太紧了,别说挣脱不开,他甚至有些喘不过气。


“可以吗?”


“傻瓜,”巴基笑起来,“当然可以啊。”


史蒂夫放开他:“我们可以离开这里,谁也不知道的地方。这样就不会——”


“我本来就不是神父啊。”巴基笑着打断他,“我只是替一位神父朋友工作一周,娜塔莎也只是过来帮忙的。”


 史蒂夫一时间愣住,他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


“你说什么?”


“我说,”巴基的双手搭在他的肩上,“我愿意。”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浪漫的事,巴基是不相信浪漫的,可自从遇到史蒂夫之后,所有的事情都变得浪漫起来。


普通的日子,普通的地点,却因为史蒂夫的存在而变得浪漫。


空中的烟火绽放得明亮闪耀。


鲤鱼游过他们的船边,柔和地划开一道浅绿的水纹。


混合着火光的月光在他们身后洒下一片温柔的影子。


    


 


Fin.


 


忙到飞起,最近不会更文了,脑洞多得溢出来,想让他们两个各种姿势的相爱,无奈真的没时间。


 


 



评论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