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煮蛋

【盾冬】 帝国骄阳 第15章

白兔的栀子花:

奇幻AU、冰火、古罗马等杂七杂八背景……


 


十五 史蒂夫回到金色宫殿,并拒绝了一个姑娘的爱情


 


  美尼亚纪元二百一十六年七月的第一个星期,正是月亮女神和狩猎女神狄安娜的生日。神盾城到处悬挂着月桂花环和玫瑰花环,人们喜气洋洋的庆祝这位贞洁和处女之神诞生的日子。大广场有国王设立的酒宴,许多大贵族也在大街上铺设装饰着鲜花和彩带的凉棚,以便向平民们提供免费的葡萄酒,神盾城的自由民们喜欢热闹,总是抓紧一切机会纵情狂欢。


 


而七月四日也恰巧是王子史蒂夫罗杰斯的生日,人们翘首以待,希望他们的金发王子从城郊的流水别墅返回神盾城,和爱戴他的臣民们一起共庆佳节。更何况,神盾城的居民们都清楚的记得,这是王子的第二十五个生日,也就是说,王子应该要在生日宴会上向人们宣布他未婚妻的人选。玛格丽特佩吉卡特小姐一向是民众中呼声最高的王子妃人选,和他们金发的王子郎才女貌,十分般配。甚至国王在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时也表达了对两人的祝福,民众们一贯认为,在他们王子的二十五岁生日到来之时,也是他们的王子和佩姬小姐好事将近之日。


 


但近一个月来,王子的婚事似乎出现了一些波澜,毕竟人人都听说了远在流水别墅的史蒂夫殿下为了保护一个奴隶而深受重伤的消息,那个奴隶,据说是他新近最宠爱的一个。


 


王子史蒂夫的洁身自好一向是民众津津乐道的优秀品质,所以这样一个关于史蒂夫的重磅艳情消息的流传,竟使人们大为震惊。街头巷尾都在谈论是什么样的人迷住了稳重正直的王子?有人说那是一个异国风情的美人,有人说那原本是花花公子托尼史塔克的女奴,因为太过妖娆美丽,惹恼了托尼的未婚妻波兹小姐,托尼才不得已转送給了好友史蒂夫,结果那女奴马上迷住了史蒂夫……人们在茶馆酒肆中谈论他们不知从何处听来的添油加醋的绯闻,男人们猜测着那个神秘美人的万种风情,能迷住圣人一样的史蒂夫罗杰斯,该是怎样一个的倾国倾城的尤物啊?女人们替卡特小姐遗憾,毕竟如果王子早点确定了和她的关系,托尼史塔克肯定没有那种胆子敢塞給他一个妖精……


 


人们对于八卦消息的热情和好奇,竟然完全冲淡了他们本该关心他们唯一的王子遇刺受伤的消息。整个神盾城都期待着,热切盼望着王子生日的到来,毕竟,一切谜底,也就是那一天才能向民众清楚的揭晓了。


 


王城大门前方大广场附近的人群被渐渐清晰的马队的声音惊动了,不约而同的向大路方向望去,远处路上的行人渐渐让开了路,欢呼声响了起来,王座继承人、美尼亚之子、史蒂夫罗杰斯王子的马队徐徐而来。


 


史蒂夫乘坐着一辆由四匹白色骏马拉着的鎏金马车,和他同乘一辆车的是睿智和蔼的班纳博士。博士朴素的灰袍更衬托出王子金色铠甲的高贵威严,史蒂夫披着镶着紫色阔滚边的白色罩袍,头上带着黄金打造的月桂花冠。他稍微有点消瘦,但气色很好,如同阿波罗一般英俊的脸上挂着让人如沐春风的微笑,他对向他欢呼的人群微微挥手致意,姑娘们频频把一束束鲜花抛向他的马车,他的脚边很快


就被花束淹没了。


 


紧紧跟随他的马车的两个骑士,左边的是加勒比祭司之子、鸟类的朋友、史蒂夫最忠诚的侍卫长猎鹰山姆威尔逊,他身着银色的铠甲,披暗红色的罩袍,帅气的黝黑脸上挂着自豪而忠厚的笑容。他的手里高举着罗杰斯王子的权标——黄金铸就的鹰旗。


 


吸引了围观人群绝大多数目光的是跟随在史蒂夫右边的对于民众来说全然陌生的骑士,他骑着黑色的骏马,身着黑色的铠甲,黑色的面罩遮住了半张脸,只隐约看得见他深邃的顾盼生辉的灰绿色眸子。他及肩的棕黑色长发浓密柔顺,在太阳下闪着如丝绸般迷人的光泽,他的背脊在马上挺得笔直,右手优雅的搭在佩戴的短剑银色的剑柄上。他的铠甲接近于软甲,妥帖的包裹住他健美的身材,并在他紧实的腰肢上用宽阔的腰带束紧。他的背上背着两把交叉的短剑,牛角的剑柄弯成颇有异国情调的幅度,他的整个身体曲线也如同他的武器,冷冽而优美。


 


虽然看不见他的容貌,但几乎整个神盾城的居民在大量绘画和雕塑作品浸淫之下变得挑剔的目光都用欣赏的神情打量着这个美丽的骑士。


 


偶然会有人觉得这个黑色的身影有些眼熟,会恍惚想起大约半年前在角斗场有一个强悍冷酷的角斗士也是这样一身黑色,他曾经怎样娱乐和满足了神盾城的居民们。有人还记得他的名字叫做“冬日战士”。


 


“巴基……”史蒂夫亲切的低声呼唤着他的昵称(咋觉得现在这文中喊我冬巴基好违和的感觉……大家觉得呢?)詹姆斯迅速收回警惕打量着四周的目光,向史蒂夫微微弯下腰。史蒂夫微笑着注视着他:“我的月亮,你太紧张了,长时间下去肌肉会酸疼的,这里毕竟是神盾城,你大可以放轻松点……”


 


“他恨不得把姑娘们每一束掷向你的花都一剑劈烂……”山姆在一旁翻了个白眼。“他怀疑暗器有可能藏在任何一束花中……”


 


詹姆斯狠狠瞪了山姆一眼,对史蒂夫的提议不置可否,只是淡淡的回答:“战士在马背上从来不会觉得肌肉酸疼……”


 


“你就随詹姆斯高兴吧,史蒂夫……”班纳温和的建议。史蒂夫只得无奈的撇了下嘴,用含情脉脉的目光注视着他固执的骑士。山姆忍不住又仰头翻了第二个白眼。


 


 


王城金碧辉煌的大门缓缓打开,一队身披金甲的禁卫军鱼贯而出,列队迎接他们的王子。史蒂夫的马车在大门前停住,禁卫军的领队朗姆洛脸上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迎上前去,“欢迎回家,尊敬的殿下……”他深深的鞠躬看起来颇为夸张。而史蒂夫身边的詹姆斯已经绷紧了全身的肌肉,右手紧紧握住剑柄,噌的一声,佩剑已经出鞘了半截。


 


史蒂夫眼明手快的按住了他的手,阻止他进一步动作。一面神色如常的对朗姆洛微笑:“布洛克将军,好久不见了……”朗姆洛飞快的掠了詹姆斯一眼,嘴角勾起一个寓意不明的玩味笑容。他转向史蒂夫又鞠了一躬,毕恭毕敬的问候“好久不见,我的殿下,不知您最近身体是否康健?我们都听到一些令人担心的传言,个个牵挂不已……”史蒂夫正要回答,班纳博士温和的开口说:“殿下,您的目的是问候国王陛下,和布洛克将军的寒暄可以迟些再继续。”


 


史蒂夫点点头,朗姆洛也马上知趣的接口:“属下这就引领您觐见国王!”


 


史蒂夫从马车上下来,山姆和詹姆斯也下了马,朗姆洛后退了一步向史蒂夫一行让出路来以示恭谨。但是在即将进入宫门的一瞬间,朗姆洛伸手拦住了史蒂夫身后的詹姆斯。


 


禁卫军首领朗姆洛其实有张异域风情的硬朗英俊的脸,但是当他用轻视挑衅的目光斜睨着詹姆斯时,他的英俊只是使他的微笑更加邪恶。


 “好久不见……角斗士冬兵……”他微微歪着头说,“我确定这神圣的宫殿并没有赋予叛逆的低贱奴隶踏入的资格……”


 詹姆斯还没有回应,史蒂夫已经快若闪电的拔出了佩剑架在了朗姆洛的肩膀上,金色宫殿的雄狮王子面如寒霜,冷冷的咬牙说“我想我同样没有赋予你侮辱我同行伙伴的权利,布洛克将军……毕竟我是王座继承人,金色宫殿是我的家,我希望你不要忘记……”


 


朗姆洛愣了一下,举起双手示意和解,“抱歉……尊敬的殿下,请您体谅我只是在恪尽职守……”他的语气并没有显示什么诚意。


史蒂夫挑起眉,“也许我该要求你向我的伙伴巴恩斯先生道歉?”


“伙伴?”朗姆洛嘲讽的冷笑了一声。


“你对此有什么疑问吗?……”史蒂夫危险的哼了一声,他周身释放的压迫感太过强烈,朗姆洛不由又愣了一下。


 


“史蒂夫……”山姆凑近他,低声说:“佩姬告知我们王宫一切正常,所以不要在这里和朗姆洛纠缠。”史蒂夫当然明白,他的国王无恙,那么禁卫队长朗姆洛在王宫的一切行为便有可能得到了国王的授意。他把剑从朗姆洛的肩膀上移开。山姆建议道:“我陪同史蒂夫进宫,詹姆斯和班纳博士留守宫门如何?”


 


“这样安排很周全。”班纳点点头。史蒂夫无奈的迟疑了一下,只得歉意的看了看詹姆斯,詹姆斯沉静的点了下头,退到了班纳的身后。


 


  史蒂夫重新上了马车,山姆和一队贴身侍卫紧紧跟随着他,詹姆斯默默的注视着那一行人渐渐消失在宫门内。


 


史蒂夫来到王宫正殿之外,正殿坐落在方圆百米的高台之上,人们必须仰视才能目睹正殿周围的廊柱。正殿分为四个大厅,中心黄金大厅就是黄金王座的所在地,国王的政令就是从这里发往美尼亚帝国的每一块领地。自从两年前国王因病不再临朝,作为执政官之一的王子史蒂夫总是在黄金大厅旁边的议事厅和六位位高权重的分管帝国六大部门事务的内阁大臣们商议政务。而在流水别墅度过的日子,令重新回到王宫的史蒂夫,竟然对帝国心脏的所在地产生了一种恍如隔世的陌生。


 


通往大殿的大理石台阶似乎看不到尽头,史蒂夫觉得自己走了很久才走完了这台阶。他有些意外的看见佩姬的身影站在大殿门外。佩姬穿着一件火红色的斜肩希腊式长袍,肩上扣着一枚精致的,雕刻着卡特家族徽的黄金圆扣。她美好的腰线却在柔软服帖的丝绸长袍下更加凸显,黄金的玫瑰花冠勒住她洁白的她额头,黑鸦鸦的卷发从肩膀一直披到背上。此时已经快到正午时刻,已经略显强烈的阳光从侧面照在佩姬的身影上,她显得既美艳动人,又庄重高贵,和周围巍峨华丽的皇宫相得益彰,宛如画卷。


 


“史蒂夫……”已故首相兼人事大臣之女,国王待她如同公主的佩姬卡特伯爵千金温和而热切的注视着王子,缓慢而优雅的向他伸出了一只美丽的小手。“我陪你一起去觐见国王……”


 


周围的一切都凝固了,史蒂夫的随从们都不约而同的注视着他们的王子,山姆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他不能否认自己热切的希望史蒂夫握住佩姬的手。然而史蒂夫迟疑了一下,痛苦但坚定的轻声说:“对不起,佩姬,但这是我个人的事情,我不能烦劳你与我同行……”


 


“我愿意与你同行,始终向你奉上卡特家族的友谊,我的王子……”佩姬的声音仍然优雅镇定,但她的脸色也变得苍白。


 


“我很抱歉,我会终生珍视你的友谊,佩姬……”史蒂夫说着持起佩姬冰冷的手,短促的在她手背上吻了一下,然后他放开她,按觐见国王的规矩解下佩剑交給山姆,冷静的命令“在此待命。”他用坚毅的步伐转身离去,独自走向黄金大厅。


 


大厅里静悄悄的,连一个侍卫与宫女的身影也看不见,史蒂夫缓步走进去。大厅的中心安置着黄金王座,王座后面狭长的玫瑰窗把光线切割成彩色的碎片,以一种空灵而奇异的氛围环绕着巨大的王座。美尼亚帝国取得的财富数不胜数,她的富裕与强大铸就了纯金的王座,椅背上头伫立着美尼亚的象征白头鹰,巨大的翅膀威严的张开,有力的双爪抓住传说中美尼亚帝国的守护星盾。椅背上用精湛的技艺雕刻着美尼亚历史上著名的战役。


 


长久空置的王座上坐着他的国王,年老的国王菲利普斯罗杰斯略显佝偻的身体裹着国王华丽的冕袍,斜靠在椅背上,一手扶着右边的扶手——那里是同样用黄金铸就的传说中的红星龙爪剑。国王的另一只手漫不经心的拨弄着放在膝上的王冠,一双因为年老而浑浊的眼睛讳莫如深的直视着缓缓走进大门的史蒂夫。


 


国王身边唯一贴身侍从,据说年轻时就追随于他、他的心腹,释放奴隶塞拉斯迎上王子,史蒂夫把头上的黄金月桂冠取下放到老仆从手里的托盘上。对着国王深深的躬下身去,“向您献上我崇高的敬意,我的国王,伟大的独裁者、全境守护者、万神之王地上的兄弟——菲利普斯陛下。”


 


“我在深宫的大殿里都听到了街上平民们对你的欢呼声……他们喜欢你,我的王子,虽然神盾城的人愚蠢又自大……”国王缓缓的开口。史蒂夫不由微笑了,他直起身体,用温和的眼神注视着他的父亲,“他们也许有些自大,但并不愚蠢,父亲……我也喜欢他们……”国王不屑的哼了一声,对心腹仆从塞拉斯挥手做了个退下的手势。


“相信我,王子,他们愚蠢一些对你只有好处……而且不要太爱他们……”老国王讳莫如深的说着。塞拉斯鞠躬退下,偌大的黄金大厅便只剩下了国王与王子两人。


 


“到我身边来,史蒂夫……”菲利普斯国王对史蒂夫招了招手。史蒂夫快步上前,在他身前单膝跪下。把额头抵上他的膝盖。国王放开扶着王座扶手的手,迟疑了一下,还是把手放到了史蒂夫的金发灿烂的头顶上。他轻轻抚摸了他一下,声音也慈祥了许多,“我的孩子,你的伤势好些了吗?”


 


“已经好多了父亲……”史蒂夫的声音有些情不自禁的哽咽,“只要还拥有你的爱,我便无所畏惧……”


 


国王收回抚摸他的手,把身体往王座背上靠了靠,漫不经心的说“厄尔金的徒弟,那个叫班纳的小子治好了你,也许我该給他奖赏。我已经命令施密特严查行刺的暴徒,一定会給你一个交代的,王子。”史蒂夫迟疑了一下,从国王膝上直起身体,垂下眼勉强回答“我对公爵大人的能力深信不疑……陛下……”


 


国王注视了他一会儿,用轻快的语气说:“我不坐在这个王座上已经很久了,但今天天气晴朗,早上我听见画眉鸟在枝头叫得那么好听,令人心情愉快。我想我也许应该离开卧室,到处走走,毕竟我也好久没有看见我的儿子了……史蒂夫,早上我突然想到你十五岁的样子,你第一次把黄金桂冠带在头上,那时你还是个小个子,瘦瘦小小的一个男孩儿,却那么努力的挺直了腰板,那顶沉重的金冠带在你头上,竟然显得那么庄重……一晃眼,你已经长得这样高大英俊,你母亲如果还在世,一定会为你头带金冠的样子感到骄傲……”他顽皮对史蒂夫挤了一下眼睛“她肯定可以料想得到你会吸引多少姑娘……”


 


“没有的事情……”史蒂夫忍不住笑了,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想拥抱眼前的老人,单纯以儿子拥抱父亲的方式,而不是毕恭毕敬的称呼他为陛下。毕竟在他的记忆里,父亲的存在远远低于国王……


 


“我也常常想念母亲……”史蒂夫叹息了一声。


“她会在爱极塞的乐园里安享一生的……”菲利普斯国王说,“但我确定,最近她会透过诸神之父的慈爱之眼看望你,我的孩子,你已经二十五岁了,婚姻是一个男人成熟的标志,我想举国上下都希望看到黄金王座的继承人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史蒂夫怔了一下,不由低下了头。菲利普斯意味深长的注视着他:“我想我可以马上下令礼仪官员和大祭司去和佩姬商量你们的结婚细节,或者我以父亲的身份去和那丫头聊聊,你知道佩姬已故的父亲不但是我最优秀的首相,也是我一辈子亲如兄弟的朋友。我很满意佩姬做我的儿媳,你们看起来是天作之合……你向佩姬正式求婚了吗?难道还没有?这可真迟钝孩子,你得赶快……”


 


史蒂夫的脸上变得越来越苍白,他沉默了良久,终于抬起头来,他看着国王的眼睛里没有畏惧,他是痛苦的,但又是坚定的。


“我不会向佩姬求婚的……我也不打算和任何女人结婚,陛下……”


 


我更新了,最近比较忙,更新会慢一些,请大家不要嫌弃……

评论

热度(120)

  1. 存文小仓库白兔的栀子花 转载了此文字
  2. 白水煮蛋白兔的栀子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