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煮蛋

|evanstan|纽约之夜|短完

橪白:

暑假在微博上看见一个太太扒午夜邂逅里面的字迹涌出的脑洞


终于把它填啦


都是甜蜜的yy不要较真




0 0第……第三次被屏了……哪里值得被屏啊……


>>>>>


纽约之夜




塞巴斯蒂安·斯坦蹲在纽约夜晚的街道旁,已经维持了这个姿势好一会。他漫无目的地四下张望,又仰头看着自己呵出的一口热气。


他面前走过一个行色匆匆的人,塞巴斯蒂安叫住他。那个名字从口中脱出的时候带弯了嘴角,他成功地得到了克里斯表情夸张的惊叫。


“……天啊!你怎么等在这里?”


“惊喜?”塞巴斯蒂安挑挑眉毛,语气惯常地轻快。


克里斯像一瞬间找不到合适的词句,他只是弯腰摸了摸塞巴斯蒂安的脸颊和头发,然后伸手想拉他起来。


塞巴斯蒂安顺势抓住他的手。


克里斯手臂使劲,却感受到另一边的反抗。


“Seb?”他发出一个疑问的声音,但塞巴斯蒂安仍然紧紧抓着他的手,与他抗衡。


蹲在地上的男人仰起头,嘴角拉出笑窝,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克里斯觉得他总是有心无意地露出这样带着甜蜜意味的神情,他又向上拉塞巴斯蒂安的手,非常受用这样的亲昵。


他们就在寒风中互相望着,嘴角不自觉的上扬,手掌互相攥紧。


直到克里斯暴露在外的皮肤开始明显感受到寒冷,塞巴斯蒂安才从蹲姿借力站起来。他起身太快,又或者蹲得太久,腿脚酸麻,踉跄几步扶住克里斯的肩膀。


“该死。”他在克里斯的耳边耳边呼吸了几口,被自己一时的幼稚举动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我不知道你今天就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会先打个电话之类的——”他们一起回到克里斯的家中,显然克里斯还没有从这个“惊喜”中完全回过神,“你在那里等了多久?”


“半个小时左右。”塞巴斯蒂安坐在沙发上晃着腿,“我猜你们又会工作到很晚。”


他给克里斯看他们这段时间持续的午夜短信。


  


克里斯脱下外套,将手上的东西放好,走过去紧紧地拥抱了他。“不过刚刚看到你我真的非常高兴。”


他亲了一口塞巴斯蒂安的嘴唇以示证明,“真的——我非常想你!你知道吗,有时候我甚至想从片场冲回来。”


“然而你并不会那样做,我们都知道你多珍惜这次机会。”塞巴斯蒂安坐直身子,他撇撇嘴,挤出一个谴责的眼神,却又无法坚持下去,一双眼亮晶晶的,弧度柔软——他私下永远当不了一个好演员,尤其是在克里斯面前。


“说到这里,大导演,你愿意带我去明天的片场看看吗?”


他用手撑着下颌:“你们明天不是要拍宾馆那场戏吗?”




“现在去?”克里斯问道。


“是啊!甜心,我是在约你出去,否则我为什么要专程来你楼下等你?”塞巴斯蒂安回答他。


“我看了你的剧本,感到十分嫉妒。”他板起脸,严肃地调笑。


“我从未和你在一点钟走过纽约的街道,关键是——我看了你发的剪辑片段,我觉得跟你走在一起的那个人应该是我。”




克里斯被他逗笑了几声,但是他很快停了下来。他明知道这是一个玩笑,塞巴斯蒂安那许多俏皮话的其中一个。


然而他的情绪不受控制地对这句话中的某些部分表现出消沉。


是因为“一起”?是“应该”?还是“我”?




他没有答话,但塞巴斯蒂安似乎感受到了某种气氛。当他们终于走出家门,踏进一点钟的纽约街头时,塞巴斯蒂安又模仿了一种尖细而做作的语气,轻挑地拍了拍克里斯的背。


“所以我要不择手段地把你约出来——哦,你这个混蛋——因为我觉得你的手一定很想念我。”


他叹了口气,表情恢复正常,又把手重新放回克里斯的手里。


“它太久没有牵过我了。”


  


塞巴斯蒂安总是能让克里斯无法控制的笑起来。


天啦,他怎么可能“不善于表达”。他一定是世界上最会说话的人。


  




克里斯跟他牵着手往前走,街道安静,偶有匆匆开过的车辆和二三结伴的年青人。


他们互相之间没有说话,塞巴斯蒂安可能有些困,他眨眼的频率缓慢,看向四周的眼神像歌曲拉长的尾音。他打了个哈欠,揉了揉脸,看向克里斯。


“虽然夜晚气氛不错……但是真的能那样玩一晚上吗?”塞巴斯蒂安努嘴。


克里斯使劲捏捏他肩膀,理所当然地说:“如果是你一起,我想至少我大概可以。”


他看塞巴斯蒂安一下子笑出来,突然觉得,或许这个冬天确实是他在影片中想要呈现出的暖调,甚至不需要打光和调色。


 


他们分别了一个多月,而在那之前,他们也是聚少离多。克里斯本来有很多事想跟他讲述,甚至在他们真正对上话的前一秒他还思绪纷呈。但事实上,他们一旦走到一起,不需要说话,似乎也能感受到——喜悦,思念,爱,或是别的什么。


他不着急,他们还有许多的时间可以交谈,不止这个夜晚。


所以他们随意地走在路上,没有刻意寻找话题。事实上,这从他们几年前还不熟的时候就显露出来。


一直以来,不需要刻意做些什么,塞巴斯蒂安总是最容易被他取悦的那个。


  




他们先后溜进了剧组定好的房间,塞巴斯在门外敲了几下,门向内打开。克里斯站在门口,似乎他一直站在这里,等塞巴斯蒂安敲出某个暗号,来赴他隐秘的约会。


“我突然觉得这是你特意安排的……剧情。”克里斯把塞巴斯蒂安拉进来,说道。




“谁说不是呢,你的第一部电影……你看,别忘了它的名字叫什么……Before we go.”塞巴斯蒂安耸耸肩,笑着提醒道,“在我离开之前,总得来点有意思的剧情,比如——我们开个房,聊聊你的电影。”


“聊电影?老天,我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单纯地住过酒店了!”克里斯看着换上睡衣靠在床头的塞巴斯蒂安,他显得有些委屈。


“半夜,酒店,只有我和我久别的恋人。而我们目的和行为竟然都是盖着棉被纯聊天。”


塞巴斯蒂安无意识地舔舔嘴唇。


“我们也可以加点别的东西。”他轻声说,带着懒散的低哑,“如果你希望明天拍戏时能想到我。”


克里斯坐到床边,于是他们自然地凑近交换了一个亲吻。然后塞巴斯蒂安转过眼睛看着腿上的剧本,他接下去说:“比如,在台灯上写句‘我爱波士顿男孩儿’……”


他们并没有拉开彼此的距离,于是克里斯靠着他,似有似无地触碰他的嘴唇,把这句话打碎。


“……之类的。”塞巴斯蒂安勉强在克里斯的干扰中把话说完,他向里面靠了靠,给出克里斯的位子。


于是克里斯贴着他,以一个别扭的姿势上了床。


他们的空调温度不高,恰为他们挤在一起提供了充足的理由。


他们缩在被子,克里斯把笔记本拿过来。


“你真的不能给我看样片之类的吗?”塞巴斯蒂安问。


“你期待上映吧。”克里斯语气神秘,又有一点紧张。塞巴斯蒂安笑了出来,他点点头,继续翻他的剧本。


  然而克里斯还是没忍住跟他一起分享了自己手机里的几个短视频。


他们谈论了一见钟情的可能性,一致同意冬天的纽约街道太适合发生一些浪漫的事情了。




“你这个表情真可怜。”塞巴斯蒂安用指腹靠近屏幕,隔空抚摸了一下。


克里斯用同样湿漉漉的眼神看他,于是他转了个向,手指抚摸克里斯的眼睛。


“嘿,听着…”塞巴斯蒂安说,“虽然那确实挺可爱,但我绝对更喜欢你开怀大笑。”


 


“有什么你能想起我的东西……”他们听着小号轻快的曲调,塞巴斯蒂安看得认真,一边翻剧本,一边念念不忘,“我真想参与你的‘第一次’,以任何方式。”


他看到他们在房间中的挂画上涂鸦的场景,撇了一眼墙上他叫不出名字的抽象派画作,摊开手。


“总不会真的要把画拿下来吧……”


  


最终克里斯四下看看,递给他一张酒店的问卷。“要不你随便写点什么,当作我的最后一个道具。”


“好主意。”塞巴斯蒂安从床上翻起来,他接过那张纸,食指在上面滑动,“关键时候你总是该死的浪漫。”


他先在剧本后面试写了好几次,执着于纠正字母的棱角和圆润程度。


“有时候我真希望跟你不仅仅是在午夜邂逅。”克里斯看着那张纸,它并不是纯正的白色,“我们应该在蓝天白云之下,众目睽睽之中拥抱。”




被屏了为什么?!  




他隐隐听见没有停下的视频传出对话的声音,他听不清楚,事实上他现在无法分神。他伸手握住塞巴斯蒂安的手,和他一起动作。


“我很想和你在一起。”


“不只是午夜,我们在每一个时刻,告诉每一个人。”他说。




————————


电影首映的最后,克里斯看见那张问卷,它被打开,露出那些字母。


他觉得那像是纳尼亚传奇中的衣柜,而只有他们能打开它。




他从胸前的口袋里摸出那张折叠的纸,再顺着指示往后打开。


他的指头移开,露出一句话,像是因为纸张太小而写得紧凑:


“I feel that we met in New York for a reason.I think that we were meant to find each other.”




Fin.



评论

热度(28)

  1. 存文小仓库白生 转载了此文字
  2. 白水煮蛋白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