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煮蛋

冬日初雪(性转文,Ash to Flesh 腐肌重生 )-09

lilidan:

第一章点我 


06点我 07点我 07补完 08点我




*警告


冬兵性转,人体改造,以及严重的伦理问题


主盾冬,但不排除其他肉体关系


全员OOC


 



09






 



每个人都有别的名字。


巴琪巴恩斯,现在别人可以叫她巴琪罗杰斯了,她是美国队长失而复得的妻子,七十年后,罗杰斯才有机会在瓦坎达国王的见证下与她有个正式的婚礼,从此她得他姓氏,受他庇护,罗杰斯的誓言中提到生老病死,和永不分离,尽管如此,世人还是会叫她Winter Lady,只因她曾是行走寒冷废土的罪人,是美国队长挚爱,她此生和下下辈子,都休想得一丝宽恕和解脱。


 


“我不认识他。”


巴琪摇头,她看着照片,突然感觉身体一阵不适——美国队长让她仔细看,可她不想看了,一眼都不想看,就算照片上的青年男子长相俊美,与斯蒂夫竟有七八分相似,她就是没来由的一阵恶心。她也许认识他,也许不认识,她清楚自己的记忆被人为动了手脚,可好恶不会变。


 


崩塌的迷宫,道标被刻意撤去,出路被恶意堵死。


 


“把照片拿开,斯蒂夫,我不想看到他。”


“再看看,你为什么不想看到他?”罗杰斯拒绝了她的要求,要知道答案就要刨根究底,即使让巴琪疼痛也在所不惜,痛是鲜活的证据:“还是他有什么让你觉得讨厌的地方?想想他原本叫什么?”


 


“我不知道。”


巴琪别过头,不解释不合作,罗杰斯队长当然没那么容易放过她,他抚摸她的脖子,手指久久流连在颈窝处,隔着指尖,巴琪血液流动加速,吞咽紧张。


 


“巴琪。“


巴琪默默不语。


罗杰斯尽量让自己口气听起来有说服力,他想温和,但现在不是温和的时候,美国队长换了一张照片,同时深吸一口气:“告诉我,这上面的人,是他和你吗?“


 


如果这个世界所有的真相都该被剪除,所有冤屈都该沉寂如坟墓。那谁来给你昭雪呢,我的Winter lady。


 


 


1981年。


霍华德初到苏联,惊叹这片极北冻土的冷风和寒气,组建这个国家的人被鞑靼人奴役了三百年,所以他们的后人灵魂愁苦,一生为冰雪羁押。但帝国仍然在黄金和尸骨上建立,然后毫无节制的扩张,直到最后,被自身的重量彻底压垮。


霍华德还看不到最后,他足够老了,但他不是能看到最后的人。


 


安德罗波夫将军请他坐下,这位酷似美国队长的苏共将军和所有俄国人一样嗜酒如命,就连招待客人时,桌上都摆在半瓶伏特加。霍华德陈述来意,他没有急着表态。就算同为神盾局成员,美国商业大亨与俄国将军之间的隔阂也好比马里亚纳海沟,事事进展缓慢。


 


谈话中,霍华德被俄国人连串的卷舌发音弄得头昏脑涨,渐渐分了神,他不喝酒,也吃不惯俄国人的食物,好在这座玫瑰园中还有玫瑰可欣赏,玫瑰深处,影影绰绰中有女人在轻声朗读俄文诗句。霍华德略懂俄文,他听她念:


 


我在地心遇到了极光,也许是有灵魂穿过。我的手中有一只死去的小鸟,即使是飞去天堂,也不想用死去到那,妈妈跟她的小天使说再见了,再见了,自由本该就死。”


 


欧洲国家都说俄国人古怪,他们经常哭着结婚,笑着去死。


霍华德赞同这句话。他老了,老到足够认清死亡,因为无论生死贵贱,人都有不得不面对的一死。他聚精会神听完,安德罗波夫将军放下杯子。


 


“她的声音就像黄鹂在唱歌,对不对?”


他问霍华德,这个急于向任何人炫耀的表情,霍华德发誓他见过,四十年前就见过。过了一会,将军呼唤玫瑰花丛后的女人。


“吾爱,出来见见我的客人。”


 


是情人?还是妻子?


霍华德不习惯谈正事时候带女眷入场。年轻时游戏人间的人,老了往往会变得心如铁石。美国首富,他这辈子什么美女没见过呢?


 ……


可他的确还没有见过被时间冻住的玫瑰。


那女人从时光和玫瑰中向他走来,穿着一席红色长袖连身裙,她把棕色长发织成辫盘在脑后,露出一段修长的脖子,她那双绿眼,刚看进了满园春意。


霍华德眯起眼。他老眼昏花,他神志不清,他陷入某种怪异和阴谋,又或是这是那巨人中的恶作剧之神跟他开了个恶质玩笑。


在他眼前站着的,难道不是巴琪·巴恩斯吗?


 


霍华德注意到她的左手是金属义肢。


 


“有事?”她用标准俄文问安德罗波夫将军,转头对霍华德视若无睹。


“有个朋友第一次来,我想让他见见你。”


安德罗波夫将军搂住女人纤细的腰肢,低头亲吻女人的脸颊,同时也对霍华德提出了一个请求:“霍华德先生,正好你来了,有一台刚从日本搞到的尼康相机,我看不懂日文说明书,不明白怎么调试,你能用这台相机帮我和她照一张合影吗?”


 

评论

热度(78)

  1. 白水煮蛋lilida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