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煮蛋

【盾冬】La Passione per L'impero-王与玫瑰 ABO 中世纪AU 第八章

璐璐_盾冬不拆不逆洁癖癌:

CP:年上国王盾X吧唧小王子




我又要夹带锤基私货了你们不要拉黑我_(:з」∠)_




第八章


 


Steve回来的时候,Bucky正拿着怀表发呆,由于他的热潮期还没有退去,整个房间里都是他甜腻的香气。


这味道让Steve着迷,刚才和Thor谈话后的烦恼也渐渐挥散而去。


 


犹豫了一下,Steve觉得他应该把那封信交给Bucky,但他怕Bucky担心,便悄悄将染了血的信封丢掉,只将里面的信纸拿了出来。


“Bucky,你现在感觉怎么样。”Steve掀开纱帐走了进来,在Bucky的床边坐下。


看见陛下回来了,Bucky特别高兴,他揉了揉眼睛,尽量隐瞒疲惫的神态。


“我很好,陛下,你的事...都忙完了吗?”Bucky关心的问。


 


Steve不让Bucky坐起来,体贴的帮他掖好被角。


“不是什么重要的事,Bucky,不要放在心上,对了。”说的,Steve从口袋里拿出那封信。


“其实,Thor来找我,是关于你的事,皇宫里的人收到了你父亲写来的信,你要不要看一下?”


一听是父亲的信,Bucky眼前一亮,但他又不敢表现的太失态,只好眼巴巴的看着Steve,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


Steve把信纸递给他,心里有点不好受。


 


Bucky手指颤抖的接过去,在Steve的示意下才敢打开信纸看起来。


 


看着Bucky的样子,Steve在心底默默叹了口气,为什么小家伙儿总是这么怕他?即使他们刚刚有过一段亲密的经历。


Bucky毕竟还是个十五岁的孩子,加上皇家变节,送来和亲,寄人篱下。懂事的外表下总是夹杂着些许卑微的神态。


 


Steve知道,他很想家,但作为和亲的王后,他不能把这些情绪表现出来。


读着信的时候,Bucky的嘴角总带着隐隐的笑意,眼圈也渐渐变红,却始终没有掉下眼泪。


Steve有些心疼,靠过去把他抱在怀里。


 


“Bucky,你想家吗?”Steve吻了吻他的额头,轻声问道。


“嗯...但是...陛下对我很好,我对父亲只是想念,没有想过要回去...”Bucky小声的说,纤细的手指却捏紧了手里的信纸。


“等你好些了,我带你回家看看好吗?”


 


Bucky惊了一下,腾地坐起来看着Steve,国王陛下只是微笑的看着他,像往常一样温柔。


“可是...”


“没有可是,Bucky,你要我说多少遍,你是我的王后,在我这里你什么都不用担心,你想去哪里我都陪你去,你想做什么都不用经过我的同意,明白吗?”Steve耐心的说道。


虽然Steve一再向Bucky承诺自己的真心,但小家伙儿总是有些放不下,他担心现在Steve这么说只是因为他心情好,要是自己做错了事,他不开心了,就该生气了。倒时候责怪自己也就算了,万一牵扯到国家...


Bucky小小的心里激烈的挣扎着。


 


Steve有些无奈,轻轻亲了一下Bucky的额头,看来他还有很长一段的路要走。


带着男性成熟味道的亲吻侵袭着Bucky的皮肤,该死的信息素又开始作怪了,Bucky感觉有些热,此时,Steve的怀抱舒服的让他忍不住想往里靠。


 


似乎感受到了Bucky的需求,Steve抱着他滚进被子里,今天上午就先不处理政事了吧,毕竟没什么比他的小王后更重要。


被Steve温柔的疼爱淹没的Bucky突然很想哭,怎么办,纵使他们地位悬殊,纵使有无数担忧,他还是好喜欢国王陛下...


 


一个omega的发情期会断断续续的持续一个星期左右。


这期间,Steve不能因为总往Bucky的卧室跑而耽误政事,但他又放不下人生初潮的小妻子,思来想去,Steve决定让Bucky和自己住在一起。


 


那时候,国王的寝宫相当于私人休息室,和私人书房离的很近,通常也是国王私下处理政事的地方,所以可没有王后住进国王寝宫的风俗。


Bucky因为接连几夜的热潮泛滥,疲惫的起不来床。Steve干脆直接用被单抱着他进了自己的寝宫。


 


Thor有些担心,Steve对Bucky的宠爱太过明目张胆,他是一国之君,过分宠爱妻子传出去会对王室的影响不好,百姓和邻国会觉得君王沉溺情事,有损朝纲。


好几次,Thor想要和Steve提提意见,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毕竟,他和Steve出生入死快十年,他真的,从来没见过Steve这么开心过。


 


这天下午,Bucky又发了一次热,Steve陪他度过了一个甜蜜的午后。之后,Steve耐心的哄睡了Bucky,他还有很多边关的信件要处理,可他又舍不得离Bucky太远,万一小家伙一会儿醒了看不到自己又该着急了。


他命令仆人把信件都拿进寝宫来,坐在纱帐外的长椅上慢慢审查起来。


 


快到后半夜的时候,Bucky醒了,这些天他睡得太多,这会儿有些精神。


发现Steve不在床边,他小小的担忧了一下,俩忙凑到床边。


隔着纱帐能看到外面的烛光,Bucky知道,他的alpha就在这房间里陪着自己。


 


“Bucky,你醒了?”Steve的耳朵很灵敏,即使小小的声音也能让他捕捉到。


“陛下,你不困吗?”Bucky斗着胆子问了一句。


“不,我不困。”Steve笑了笑,放下信件回到床边,坐在Bucky身旁。


“怎么醒了?不舒服?还是饿了?”


 


Bucky摇了摇头,他刚想说自己只是睡得太多了,就感觉肩膀上有一丝疼痛袭来。Bucky下意识的摸了摸肩膀,才发现那里有一个很深的齿痕。


那是Steve咬过的痕迹,是一个alpha占有omega的证明。


想到这儿,Bucky羞红了脸。


 


发现Bucky一直摸着脖子,Steve连忙问道:“Bucky,那里疼吗?”


“嗯...”Bucky嘟着嘴点点头。


Steve很喜欢咬他,在他身下留下各种痕迹...不止是肩膀上,连下身最羞耻的地方也...


 


“怎么,是不是我弄疼你,你不高兴了?”看Bucky红着脸不说话,Steve故意逗他。


“没...没有...”Bucky赶忙争辩。


 


这时候Steve,Steve玩心大起,他解开王袍,露出坚实的臂膀,说:“要不,你也咬我一下?”


虽然Bucky全身都被Steve吃透了,但每次看Steve成熟的男性躯体,他还是羞得不好意思睁眼睛。


“可是,我怕你疼...”Bucky羞得小声嘀咕一句。


“没关系,Bucky,我疼得话,就当给你赔不是了。”


 


Bucky看着Steve,真的傻傻的张开嘴巴去咬Steve的肩膀。


男人的肌肉很硬,Bucky稍微用了下力气,就感觉牙龈好疼。


他不高兴的松开嘴,说:“咬不动...”


 


Steve忍不住笑出来,他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单纯的小家伙,忍不住把他抱进怀里亲了好几下。


在Steve的怀抱里,Bucky注意到男人胸口的伤疤。


 


这让他不免又回想起六年前雪地里那个男人,想到这儿,Bucky有点害怕,他居然在陛下的怀里想其他alpha,不知陛下知道了会不会生气。


“又发什么呆呢?”Steve抱着Bucky晃了晃,小家伙老是这么不爱说话,他可要担心了。


“陛下,你...你这个伤是怎么弄的?”想了想,Bucky还是鼓起勇气问出心底的疑问。


“以前打仗弄伤的。”Steve的笑容淡了些,他不太喜欢提起过去的日子。


“当时一定很疼吧...?”


“嗯,都过去了。”Steve搪塞的笑了一下,然后给Bucky披上披肩,岔开话题说:“你要是不困,我让仆人给你做点夜宵吧,你一整天都没怎么吃东西。”


“陛下,我,我想跟你说件事。”


Steve有些诧异Bucky会主动和他说事情,有些欣喜,他又坐下来,耐心的问道:“什么事?”


看着国王陛下英俊的蓝色眼眸,Bucky犹豫再三,这双眼睛,和六年前雪地里的男人太像了,他想知道,他们是不是同一个人,就算不是,他也想在陛下这里得到确切的答案。


Bucky毕竟还是个十五岁的孩子,倔强的心总是不愿意任命。


 


“我...九岁的时候,在母亲的墓地里,遇到一个人...”


听到这儿,Steve的笑容渐渐淡去。


“他...受了伤,在雪地里...伤口的位置,就在...”Bucky轻轻伸出手,指着Steve的胸口。


“别说了,Bucky,你是不是想问那个人是不是我?对不起,我受伤的时候,一直在军营里,从来没有离开过。”


Bucky张了张嘴,一股酸涩的苦水从胸口涌出,卡在嗓子里说不出的难受。


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想哭,就算那个人不是国王陛下又能怎么样呢,他最喜欢的,难道不是国王陛下么,他在陛下身边,那就足够了呀。


 


Steve摸了摸Bucky的脸颊,起身拉开纱帐走了出去。


 


第二天,Steve单独找了Thor一次,上次和Natasha算是不欢而散,他想让Thor想办法缓和一下关系。


虽然最近Steve天天在Bucky的床上流连忘返,但政事的事他可一点都没有耽误。


 


不过Thor也带来了一个不太好的消息,Barnes王国似乎在趁着外部有Rogers王国援助的情况下,在自己的国家内部偷偷练兵,不但如此,他们的军政大臣还一再给Rogers军部写信,要求他们增援兵力和军需补给。


 


特别是Barnes王子发情后,Steve国王格外宠爱他这件事传出去以后,对方似乎更加有恃无恐。


Thor几次派使者试图晋见Barnes国王,都被以国王身体不适为理由推掉了。


这让Thor有些担忧。


 


“看来对方心怀不轨啊...”Steve感叹了一句,继续说道:“我们现在,要想专心处理Barnes国之事,就必须先安定好周边的国家,几个大国已经愿意结盟,至于那些不安分的小国,以他们的版图位置,只要有一个国家愿意与我们结盟,就能镇守住他们。”


“哎,Natasha真是个好伙伴啊...”Thor也顺着Steve的话感叹道。


“你也知道我说的是谁了?”


“Steve,你这是把陷阱设给了我。”Thor有些火大,愤愤不平的说道:“你明知道,Natasha的国土几乎和Barnes王国接壤,早些年他们没少起冲突,Natasha的父亲就是死在那场战争中,才由她来继位。你娶了Barnes王子,Natasha没有因此和你决裂,完全是看在当初你救了她一命的缘由上啊。”


Steve当然知道,可这些话,他没有当Bucky的面说过,他不希望政事上的肮脏污染了他纯净的小妻子。


Natasha倒也是顾全大局,始终没有在此事上说过什么,不过,还是那句话,Natasha是个看重自己国家利益的人,就算Steve是她的救命恩人,她也需要Steve拿出诚意,才会和他结盟。


 


“对了,”Steve话锋一转,说道:“我听说Natasha有个远方的表亲,本身是他们国家的一个宗室贵族,但是后来家道中落,只剩下一个贵族的名号,和唯一的继承人,这个人按关系算,也能算得上Natasha的表哥了,还是个,年轻的omega...”


Steve说到这儿,看了看Thor,发现对方没什么反应,Steve又接了一句:“听说,长得还挺漂亮。”


“你想说什么?”Thor冷冷的说道。


“呵呵,好兄弟,我记得,你还没结婚吧?”Steve亲切的拍了拍Thor的肩膀。


 


第八章 完



评论

热度(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