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煮蛋

庄园主的新娘 03

奇奇:

03
电报上说Rogers勋爵下午4点左右到,司机汤马森早早前去码头等候唯恐误了时候。庄园里琼斯太太更是以行军的速度重复检查着各种细节,勋爵大人一回来就要用餐,厨房里乒乒乓乓忙得团团转,她们太久没有为主人准备过像样的晚餐了。


Bucky反复擦拭手中银质的餐具,小心的把它们按顺序摆放在重新铺设了白色蕾丝桌布的餐桌上,琼斯太太用量尺仔细的确认两边餐具的距离,小心的用量尺调整餐具间的距离差异直到它们完美的对称。


Bucky确信在勋爵大人归来后这里的一切会像客厅里的钟摆一样严谨有序,他有种奇怪的预感,这里的时间会被拉得很长很长,像一场没有尽头的旅行。


*


一辆黑色锃亮的汽车缓缓驶入众人的视线,女仆们屏住呼吸,带着几分好奇和期待等待车门打开。


勋爵大人从车门里跨出的瞬间吸引了所有姑娘的视线,他年轻的令她们意外,更英俊的出乎她们的意料,身材高大的勋爵穿着敞开的黑色长款羊毛大衣,里面是一袭黑色西装,头戴宽边毡帽,步伐坚定稳健的走向琼斯太太,轻轻拍了拍她的胳膊,向她问好。


女仆们集体向他欠身行礼,他用手碰了碰毡帽边缘以示回礼,其实他大可不必。在欧洲没有贵族会向自己的仆人回礼。


尽管勋爵的目光扫过她们的速度快如疾风,Bucky仍然紧张的身体僵直,毕竟这是他连续几晚噩梦的主角。他努力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避免碰上勋爵大人的视线,可一愣神还是毫无防备的撞进了勋爵大人冰蓝色的眼眸。他有种错觉,勋爵大人看他的时候好像多停留了两秒。


*


服侍勋爵晚餐的是安娜,Bucky大大松了口气,今天份的勋爵已经足够他消化了。


晚上熄灯后姑娘们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贝拉一脸梦幻表情的支起半个身子对隔壁床的Bucky兴奋的说,“Rogers大人好看的像从油画里走出来似的。”


“是吗,我没留意。”Bucky实话实说,他怕勋爵大人怕的要命,根本不敢多看他一眼唯恐勋爵犀利的目光会一眼看穿他的秘密,接着他的大学和人生就全完了。


“啊,真希望明天轮到我去为大人服务。”贝拉咯咯的笑,像个刚刚遇到心仪男孩的小傻瓜。


难怪琼斯太太在勋爵大人回来前三令五申告诫姑娘们要记住身份,看贝拉这副小傻样勋爵还不知道要祸害多少人。


Bucky默默在胸口划了个十字,上帝保佑这些傻姑娘。


*


Rogers勋爵没有指定贴身女仆,所以琼斯太太让5个高级女仆轮流为他服务,若是有特别满意的就留下来。其他的可以负责招待府上其他访客。多养几个多余的仆人关乎庄园的颜面,琼斯太太并不在意。


Bucky是最后一个,他原本是第四个,但是他故意犯了个低级错误让琼斯太太狠狠训斥了一顿,多训练了两天才拎到勋爵眼前。


*


Bucky端着银质托盘,里面放着早上熨烫平整的纽约时报,屏住呼吸,一步步走到正在用早餐的勋爵身边,“大人,今天的报纸。”


Rogers勋爵从托盘里取过报纸,眼皮都没抬一下,Bucky思忖着他可以退下了,不料勋爵突然开口,“你叫什么?”


清冽的嗓音,虽然语气谈不上亲切但不妨碍那依旧是Bucky听过的最好听的男性嗓音。


“Bu…Betty,大人。”Bucky想咬断自己的舌头。
“Bambie?”
“Betty.”
“Betty,” 勋爵低声重复了一遍,“good.”


Bucky拼命控制打颤的双腿端着托盘退下,他靠在墙上喘气,想找个角落大哭一场,他当初是抽的什么疯跑来这里,他以为能面对琼斯太太就能面对任何人谁料一站在勋爵身边就露怯到腿打颤。他第一次切身感受到那种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威严,那和琼斯太太身上的那种严厉是截然不同的东西。那种威严像一张无形的网,只要靠近,他就觉得无处可逃。



Rogers勋爵把视线从刚刚逃也似的从他身边离开的小女仆方向收回来,他想起回来的第一天琼斯太太为他准备的隆重欢迎仪式,他在欧洲朋友家里做客每次都会被这样接待,没想到回到自己的地方也被当做远方来客不由失笑。


他扫了眼那些鲜嫩如春笋的女孩在琼斯太太的调教下得体的面无表情的向他行礼,只有那个女孩战战兢兢的,视线始终粘在地上,他好奇的多看了一眼恰逢她也看过来,他们视线撞上的一瞬间那女孩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种被猎枪瞄准的林中小鹿似的惊恐眼神。他有那么吓人吗。


刚刚也是,虽然那些女孩都很紧张却不会像她这样一副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似的紧张。心里觉得有些好笑就随口问了问她的名字,果然连名字都很像林中小鹿。


今天似乎是她当值,有得玩了。

评论

热度(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