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煮蛋

【盾冬】谜鹿庄园 (悬疑,惊悚,黑化,主要角色死亡,慎入!!!!!)下 完结

落灯斋:

注意!主要角色死亡,不适应者请一定慎入!本来我也想he的,可是,一想到巴基同学那带着任性的倔强,有点痞气的善良,所以就~~~没办法,就是这么肛裂刚烈。


(国庆期间装死会不会让人产生一种出去旅游的既视感呢,哈哈哈哈,并没有哦,因为我没钱!哈哈哈哈哈)








等待着晚归的丈夫的是漆黑的房间、冰冷的床铺,没有开灯的巴基静坐在床沿,好像一座被魔法定住的雕像,没有动作没有语言没有情感。


 


“亲爱的,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史蒂夫顾不上礼仪,打开灯光,半跪半蹲下来细细端详妻子的模样,生怕巴基有一丝一毫的不妥。呼唤了几声,巴基终于转动眼帘,把目光落在丈夫身上,眼里的犹疑和委屈刺痛了史蒂夫的胸口“你为什么骗我?这个女人是谁!她在哪里,还好吗?”


 


史蒂夫看清了妻子手中的照片,短暂的惊愕过后敛眉叹气“到底被你发现了。她叫佩吉卡特,有才华有想法,是上学时学院里最年轻的女博士。她,是也是我的前女友。”巴基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接着自嘲地笑了,史蒂夫抓住妻子的手慌乱解释“不是的,巴基,亲爱的我们已经分手很久了,她,她早就不存在了,我的心里只有你!只是庄园里有我不少过去的作品,里面有很多是以她为模特的,一定是你潜意识里记住了她的模样,再加上旅途劳累发热生病才会在做梦遇见她!巴基,你信我,爸爸妈妈都不在了,除了看我长大的亭姨,你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我绝舍不得伤害你!”


 


 


感受到丈夫的落寞巴基故作顽强的冰封被狠厉的巨斧砍开,大脑下达命令之前左手就已经抚上史蒂夫的后背送上无声的安慰。“你们,为什么分开呢。”手掌下的肌肉紧绷了一下又放轻松,“因为后来她发现,我并不是她认为的那样。”疑惑渐渐消除,心里却微微苦涩起来“为什么不对我说实话呢,如果只是这样而已。”


 


史蒂夫温柔地注视着妻子,幽蓝色的眼睛像一口古井在投入绿色的石子后涟漪不断“我不能冒任何风险,哪怕再微不足道,只要想到有可能让你离开我的可能,我就不可能坐视不理。我知道,我撒了一个拙劣得可笑的谎,可一旦涉及到你我就笨得无可救药。巴基,对不起,我骗了你,求求你不要生我的气,别丢下我一个人。”巴基的心顿时就被揉皱成一团,叹了口气将惴惴不安的大个子搂入怀中,好一会儿才又把史蒂夫拉倒眼前来。


 


“史蒂夫,我希望你明白,我是一个军人,信任于我重于生命,我可以毫无保留地把身家性命交付给我信任的人,而无论是谁只要对我失信一次,就意味着背叛伤害不复当初。亲爱的,你是我的丈夫,是我这一生最幸运也最疯狂的邂逅,我想和你一起,直到时间的尽头,所以,史蒂夫,这一次我原谅你,但是别再有下一次了。我是你的妻子,我心甘情愿分担你的一切,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我想拥抱全部的你。史蒂夫,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还有什么想告诉我的吗?”


 


男人的眼神如同风雨中挣扎钻出乌云的星子,闪烁迷离,有那么一克刻巴基以为他的丈夫要对他说好多好多话,可是下一刻史蒂夫又恢复成暴雨前的汪洋,波澜不兴暗藏汹涌。“没有了,巴基,什么都没有了。”


 


和好如初的夫妻俩恩爱缠绵后相拥而眠,巴基被史蒂夫紧紧搂在胸口听着丈夫蓬勃有力的心跳,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忘记所有的不快,可是,巴基隐约感觉到,猜疑的野草凭借巨大的生命力已经在心脏上的某个角落冒出尖角。


 


 


接连几天史蒂夫没有出去工作,似乎陪伴妻子是罗杰斯庄园主的唯一使命。不是不知道史蒂夫对自己的真心实意,可是巴基还是无法面对他的丈夫一如既往,毕竟,那个漂亮的女博士比自己优秀得多,也与史蒂夫相配得多,而史蒂夫最终选择了自己,残疾愚钝的退伍老兵,高中肄业的榆木疙瘩,一个人的品味怎么可能改变这么多?还是说,为了忘记刻骨爱恋的史蒂夫,之所以看中了自己正是因为与女博士的截然不同。


 


一塌糊涂的巴基躲过史蒂夫的陪伴,趴在洒满阳光的阁楼地板,有气无力。“少夫人真是举止优雅礼仪非凡”熟悉的刻薄声音响起吧巴基才发现亭姨就站在门口,冷冰冰地俯视着满地打滚的自己。“不打扰夫人的兴致了。”


 


看亭姨转身要走巴基不由自主地叫到“亭姨!”亭姨回过身依言站住面无表情,不过还是能看得出眼睛里闪动着讶异的微光。“那个女博士,卡特,就是史蒂夫的前女友,您,见过她吗。”亭姨愣了愣,阖上身后的门,点了点头。


 


“我,我看见她的照片了。她,很漂亮,还是个博士,是我做梦都比不上的那种人,您说,史蒂夫为什么会和我在一起,明明他们两个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可他却要了我,又穷又笨还缺一只胳膊,惨得连自己都看不过眼了。”巴基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跟对自己充满敌意的亭姨说这么多,难道自己是想听她狠狠地打击自己把自己贬损得一无是处吗?


 


“你知道伊阿宋吗?”“哈?那个偷羊毛的贼?”亭姨莫名其妙的发问,巴基也就下意识地回答,被报以大大的白眼才反应过来罗杰斯家可自诩为伊阿宋的子孙,那自己算不算侮辱了丈夫的祖宗?


 


亭姨哼了一声依旧面无表情“美狄亚美貌聪慧出身高贵,她对伊阿宋的爱已经超越了一个女人所能爱一个男人的极致,为爱人她离家去国流离颠沛。可是仅仅几年的光阴,伊阿宋就又爱上了克瑞乌萨,迫不及待地想要摆脱掉那个为他付出一切的女人。克瑞乌萨的风采远远逊于美狄亚,更遑论美狄亚为伊阿宋生下两个血脉相连的可爱子嗣,为伊阿宋屠戮一奶同胞的骨肉兄弟。伊阿宋不再爱美狄亚不是美狄亚的错,也不是克瑞乌萨的错,一个男人不再爱了不需要任何原因,只是不爱了,而已。英雄豪杰尚且如此,凡尘俗人更是可见一斑,是否优秀与能否被爱毫无关系,重要的是擦亮自己的眼睛,不要让自己沦落到美狄亚那样可悲的境地。”


 


巴基呆呆地听完亭姨的述说,觉得亭姨似乎意有所指,可脑子里却一团乱麻理不清头绪。亭姨说完微微欠了欠身准备离开却略略踌躇,回过身望着巴基清透的眼睛“你没有你认为的那么糟糕,重要的是找一个与你相配的人。”


 


转天深夜,无所事事的巴基躺在床上翻弄手机,与史蒂夫的冷淡隔阂让独在异乡的远嫁妻子格外孤单和寒冷。把被褥层层裹住好让自己顺利进入梦乡,即将失去意识时卧室传来开门声,紧接着巴基被熟悉的臂膀紧紧搂住,温度的升高加剧了妻子的睡意也加深了妻子眉心的皱纹,一点微光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很快,随着睡眠一齐归于沉寂。


 


 


一夜长眠,醒来时已是午后,巴基揉了揉朦胧睡眼坐起身想要抻抻懒腰,却发现高大威猛的丈夫正坐在床边呆呆地凝望着自己,两只眼睛红彤彤的和受惊的兔子一样,整个身体缩成一团,随着啜泣声不停颤抖。


 


“你怎么了,亲爱的”困意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巴基捧住丈夫的脸孔,轻轻吻去丈夫唇上被自己咬出的斑斑血迹。“亭姨,亭姨,不在了,巴基,我只有你了,只有你了。”轰然巨响在巴基的脑海里不断回荡,僵直的身体任由史蒂夫拦腰抱住伏在肩头放声痛哭。


 


亭姨失足滑落从高处掉下,坚硬的石块瞬间夺走了她的生命,也好,巴基在心中安慰自己,至少那是一个非常快速的过程,在她感觉到痛苦之间就已经结束。不再年轻的女人古板刻薄,在谜鹿庄园度过了自己的一生时光,她本可以在青春靓丽时离开,但终究没能忍心撇下失去父母的孤儿弱子,于是她留下来照料他把以后的岁月一同交付给这座庄园的主人。


 


巴基知道,失去亭姨对于史蒂夫来说就是失去了一位亲人,丈夫眼中的沉痛、自责和后悔浓厚得让所有人动容。巴基想尽一切办法安抚慰藉着可怜的丈夫,可自己的心里却不停地遭受煎熬,如果自己可以有自知之明知难而退让史蒂夫选择一个配得上他能得到亭姨认可的妻子,那么,亭姨,是不是不会死?


 


连带每天丈夫为自己安睡准备的热奶都让巴基的负罪感爆棚,每一次看着身边酣然入睡的丈夫巴基都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这种感觉像牙疼般折磨着失去手臂也无怨无悔的勇敢战士,不见血污却牵扯神经,痛彻心扉却毫无痕迹。巴基去过几次亭姨小小的房间,整洁干净不似想象般冰冷,夏洛蒂勃朗特的小说还摆在床边,窗台上厚厚的灰尘表明房间里的读书人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看着眼前的一切,突如其来的难过涌上心头,巴基捂住口鼻在残留着主人气息的床铺上肆意泪奔。


 


 


 


窗外漆黑一片电闪雷鸣,巴基不知道时钟又转过了多少轮转,困意却迟迟不肯赴约。身下一晃,床上的另一个人撑在巴基上方凝视着妻子,而巴基保持着悠长的呼吸不肯让史蒂夫为自己担心。一个轻轻的吻落在额头,史蒂夫又睡回床铺,然后翻身下地,动作干净轻盈,没有发出一丝声音。在下一个闪电中,巴基在仅剩自己的卧室里睁开了一双惊恐的大眼睛,划破黑夜的强光让巴基的眼睛亮成白色。


 


巴基继续躺在床上死尸一般,心脏猛烈地跳动强过屋外炸雷,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被自己发现了,退伍军人的直觉这样告诉自己。一个小时后史蒂夫回来了,巴基闭着眼睛只能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直到床铺一沉一切又归于沉静,而巴基,就闭着眼睛直到天亮。以后的日子巴基开始不由自主地留意,史蒂夫会在后半夜离开一段时间,每当自己把睡前热奶喝得一干二净的时候,而那样做的自己会格外的困,不得不采取些军队学到的手段来保持清醒。


 


巴基留意着,观察着,猜疑着,可是却始终没有更深一步,在这偌大的庄园中孤立无援的妻子常常害怕得想哭。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夫妻二人在庄园里如茵绿草上享受日光照耀,史蒂夫的嘘寒问暖始终不能唤起巴基的柔情蜜意。躺在草地上,阳光下的一切都是那么可爱明亮,连带手指上的结婚钻戒也在折射的作用下烁烁放光,连日来笼罩巴基的乌云也被照耀得蓬松柔软。突然,一道萤火如电光火石般在巴基的脑海里点燃,照亮了从前的迷雾朦胧。巴基颤抖着拿出手机,翻看自己拍下的那一张张照片,手指在屏幕上绷紧,忘记了如何收回。


 


 


 


 


黑暗中,上一刻还在熟睡的丈夫在妻子的呼吸间支起身子,确认枕边人毫无异样之后,史蒂夫穿戴一番毫无声息地离开了卧室。这一次,巴基在丈夫之后醒来,深深呼吸几口保持冷静,蹑手蹑脚地跟在丈夫身后。史蒂夫在楼梯的拐角处转动扶手,露出巨大漆黑的洞口,像吞噬一切的恶兽张开血盆大口。


 


退伍军人抿了抿嘴唇,跟随丈夫坠入黑暗的入口。密道里漆黑一片,巴基不敢妄动,听着声音随着如履平地的史蒂夫踽踽前行。转过密道之后的空间豁然开朗,昏暗的灯光照亮了一室内四壁。难怪他们是命中注定的恋人,难怪素未逢面的小伙子能把巴基的脸孔画得惟妙惟肖,答案显而易见,巴基的照片,或喜或怒,或远或近,从孩童懵懂到少年意气,从游戏打架到奔赴战场,几乎记录了巴基一生的照片,此刻,就密密麻麻地贴在各面墙壁上。


 


巴基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叫出来,强压下去不断升腾的恶心感,尾随着他的丈夫往前。最里面的房间十分专业正式,一台连着各式精密仪器的病床,病榻之上的病人干瘦憔悴气若游丝,要不是白色的被单偶尔起伏巴基甚至以为被子下面是一具毫无生气的骷髅。史蒂夫带上口罩手套,熟练地拿起注射器掀开被子转过病人的身体。病人皮肤上满是纹身,在这样的情景下更加显得可怖惊悚,可史蒂夫却专注于手上的工作,对病人如同蚊蚋般的求饶置若罔闻。


 


“够了,史蒂夫。”无法坐视不理的巴基冲了出去,站在他丈夫的面前。史蒂夫短暂的惊愕后,是如释重负的苦笑“到底,我还是没能瞒住你,我太大意了。”感受到生的渴望,病榻上的人型生物奋力向巴基求救,可惜他只能发出不成词语的叫声和幅度极小的挣扎,巴基这才发现,床上的人不但四肢被全部打折,舌头也被割掉。


 


 


扶住墙壁不让自己倒下去,巴基颤抖着说“他就是那个失踪的瘾君子吧”在史蒂夫略带疑问的眼神中回答“从他身上的刺青和头发残留的颜色看出来的。老实说,他现在的这副模样,恐怕鬼都比他更好看些。”挑起一边的眉毛,史蒂夫半是赞赏半是揶揄“我本以为娶妻美貌难免就会在智力上有所欠缺,娶妻聪慧就要接受平庸外表,没想到我这么幸运,娶了个才貌双全的好老婆。”


 


 


 


面对丈夫的夸奖巴基的内心只有深深的悲哀“我早该注意到的,早在我手机拍摄庄园的照片上,草地里就有淡淡的光芒,警察找上门来的时候我隐约察觉却不得要领,直到后来放大照片我才看出来,草地里的光点正是由于草丛中的金属圆环反光所至,就是警察照片上瘾君子穿了满身洞的那种圆环!人,其实早就已经在庄园里了!”


 


史蒂夫笑着点点头“不错,像这种人,打扮得像大块渣滓一样,做人更是比鬼还叫人厌恶,我现在也算物尽其用为民除害了。”手里的针头往人型生物的脊椎刺去。“等等!”巴基赶忙叫到“我已经到了这里,难道你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吗?我们说好的,再无隐瞒,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们的邂逅相遇根本就不是什么命中注定吧?难为你费心布置了那么一场精心的骗局!卡特根本就没有离开对不对,我看见的就是真正的她!你究竟撒了多少谎,害了,多少人,除了这个瘾君子,卡特还有,是不是,亭姨的死,也是你亲手所为!为什么,要这么对亭姨?!”


 


史蒂夫的手停住了,颤抖得几乎拿不住针管,终于放下了手里的器具,摘掉手套口罩。一直平静无波的表情出现了一丝松动,即使知道眼前的男人满手血迹但巴基还是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了脆弱和疲惫。“对不起,亲爱的,对不起,对不起亭姨。”男人沉默了一下,低垂下的眼帘让蓝眼睛的颜色更加暗淡幽深。


 


“告诉我,巴基,你是怎么知道是我,是我,伤害了亭姨?”巴基的猜测被证实了,后退了两步不可置信地盯着他的丈夫“是因为我吧,亭姨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我叫我远离你,叫我看清你的真面目,我没理解她的暗示却激怒了你,才会惹来杀身之祸。”史蒂夫一言不发巴基啜泣着说下去。


 


“一开始亭姨的冷言冷语我只以为是她对我的反感,她老是说我们不相配说我不适合你,其实她是在提醒我认清你。警察过来询问时她故意反应激烈是想引起警示,让警察注意到些线索也变向地提示我。表面上她鄙视我出身平庸举止粗鄙让我学习罗杰斯家的历史传承和礼仪规范,可就是在老旧的相册中,我翻到了那张证明卡特存在的照片。最后,她又跟我讲起伊阿宋,为达目的不折手段,恩将仇报负心薄情的小人!”


 


 


史蒂夫的睫羽快速翕动着,犹如不安迷乱的飞蛾“是,我就是这样的人。父母去世后是亭姨抚养我长大,她很疼爱我,只要是我想要的,她就一定会想方设法地成全我,可是,对你,她不肯了。”史蒂夫的目光迷离起来沉浸在某段难以遗忘的记忆里。


 


“她不肯了。因为我的巴基实在是一个太好太好的人了,但凡这世上任何有心的生物都不可能对你冷酷无情,你,太好了。这张病床上躺过多少人,我记不得了,从前是亭姨在记的,记得他们的每一个名字,尽管在我看来这毫无意义。为了我,为了我的健康,亭姨就只能袖手旁观,可是对于你,她做不到。亭姨唯一的弟弟为了救闯红灯的男孩死掉了,当时才考上警察不到一个月,亭姨说,弟弟的表情很安详。你为救队友失去的手臂,在她看来你就和她的弟弟一样,天真,乐观,还无比善良,所以,她不肯让你和我在一起了,而我,如论如何都不可能放手,所以······”


 


“所以,你杀了她。”巴基不再激动,语气悲凉“亭姨的房间很整洁,只有窗台上积了很厚的灰尘,绝对不是几天之内积累的程度,原因很简单,她是怕高的,自己的窗户都不敢擦怎么可能高空失足?而在她的床边,摆放的是 简.爱 ,亲爱的罗切斯特先生,我还以为在你那黝黑神秘的洞穴里隐藏得是 美丽聪慧的佩吉.卡特小姐呢,你把她藏到哪里去了?你爱的一直都是她,对吗?”


 


“不是的!”史蒂夫斩钉截铁地否认“你是我生命中唯一的光,没有你,整个世界对我来说都是一片荒原。”顿了顿似乎在下定决心“巴基,我所做的一切对也好、错也罢,也不过是想和你在一起,疼你,宠你,喜欢你。”“你什么意思”巴基满脸的不可置信,内心的恐惧却油然而生。


 


“呵呵,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去过布鲁克林,父母去世前唯一的一次远行,在那里,我遇见了你。,那时母亲带着我隐姓埋名,孱弱矮小又没有成年男性保护的男孩是那些小混混们最好的欺负对象,然后,你出现了。你帮过我四次,三次在后巷,一次在学校,你用小鹿一样毛茸茸暖呼呼的绿眼睛望着我,对我说不用怕,说我是个了不起的小个子。


 


整个星球都找不到比你更灵巧的工匠了,你把你的形象烙印在我的胸膛里,心口上,脑海中,不用刀不用斧,却让我刻骨铭心永世难忘。我从来都没有过朋友,也不知道怎么对别人示好,我跟踪你,尾随你,偷画你,用你扔掉的纸巾,舔你喝过的瓶口,可奇怪的是我对你的想念丝毫没有减少,反而愈发强烈,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母亲和我被逮回了庄园,还来不及和你道别。”


 


 


巴基紧皱眉头思索着,似乎有过那么一个模糊瘦小的身影,一阵心疼油然而生。“就算你说的是真的,你现在的罪恶行径又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沉浸在美好记忆中的史蒂夫脸色突然凝重了起来,那是一种无可奈何而又不肯屈服的愤慨“亲爱的,想想你翻过的那些东西,答案一直都放在那里。”


 


巴基思索着自己在庄园中的经历、见闻,蓦地,骇然呆住。“所有相片里的罗杰斯都是坐在遮挡物前,妻子站在身后,没有一张照片是罗杰斯同别人全身合照的!”更加可怕的念头泛上心头“为什么,为什么照片上罗杰斯最年长的岁数也不过三四十岁,上年纪的罗杰斯一张都没有!”


 


史蒂夫微微颔首,看了一眼形同骷髅的废人“这就是美狄亚的诅咒吧,罗杰斯自诩是伊阿宋的后人,可是却全然没有希腊英雄的风采,又瘦又小体弱多病活到三十五、六岁就已经是极限,金山银山也不能给罗杰斯强身健体,而我们能做的就只有等死。”


 


巴基想起照片上那一张张瘦削而神似史蒂夫的脸孔,原本的恐惧渐渐增加苦涩的成分。“不对!那为什么你却······”恍然大悟地紧盯着眼前身材高大肌肉健美的丈夫,“呵,这就要感谢佩吉·卡特了。”嘴里说着感谢可丈夫的面容却让巴基觉得分外阴冷。


 


“父母去世后我选择出外留学,一方面我不想静坐等死,另一方面,我也想在死前再次见到你。可是当时你考上了军校,没办法,我只能花钱买下你从前的照片,同时派人偷拍你。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可自知之明还是有的,我配不上你只能远远地注视你。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卡特出现了。我不是傻瓜,很快就猜到她对我产生了好感,于是我就把自己的处境告诉了在遗传病领域深有建树的她,同时对她大献殷勤,很快,这个聪明的女人就沦为了爱情的奴隶。为了我,她开始了前所未有的大胆研究,甚至不惜活体试验。我看出她的研究很有希望,就向她求婚带她回到庄园以便避人耳目。终于,她为我研制除了特效药,虽然不能根除诅咒但只要终生按时服药,完全可以达到常人的健康水平甚至更甚。只是,药剂必不可少的重要成分,就是必须活体抽取的人类骨髓。”


 


 


巴基的目光也落还在垂死挣扎的瘾君子身上,张开嘴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没错,巴基,这就是真正的我,可以毫不犹豫地对陌生人、流浪汉痛下杀手,因为在我眼里,他们不是人,只是我的药。佩吉·卡特也是如此,不外乎一个制药的工具,既然药做成了,那她就没用了。”


 


绷紧的声带挣扎着发出声音“你就杀了她?”“我没想杀她,只是坦言早已心有所属要她肯离开,活体试验是她的主意,活人取材也是由她亲手完成,死活她是脱不了干系的,罗杰斯家愿意支付一张随意数额的支票也算对得起她了。是她自己不知好歹,知道自己是被利用后宁可玉石俱焚也要把这件事情公之于众,是她让我无从选择。”


 


巴基的问题还没有得到答案,屏住呼吸凝神静听“你的踪迹在这时传来,我顾不上许多只想早一点见到你,就把卡特交给亭姨看管。我吩咐亭姨不用理会其他,只要让那个女人自生自灭就好了。”听到这里巴基已经冷得连牙齿都发抖了,他的丈夫是要把对自己一往情深的救命恩人活活饿死啊,短短的 自生自灭 四个字居然说的如此自然洒脱,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这就是自己同床共枕朝夕相处的伴侣爱人!


 


“可是没想到亭姨心软背着我喂活了那个疯女人,直到我们新婚归来她还把人藏着。那天晚上你睡了之后我去取药,当时的卡特已经近乎精神失常,亭姨有心放她走,可她居然趁机挣脱了脖子上的链条跑出来了。恰好你从房间里出来亭姨不敢再追,你说出你是我的新婚妻子之后那个女人就彻底疯了,要不是我及时赶回来恐怕你真的会在昏迷中被那个贱人掐死。”


 


史蒂夫说的咬牙切齿,好像又回忆到当时的危急情况,如果他晚到一步,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卡特的那张照片上被涂掉脸的人,就是没有吃药前的你吧。你好好看过那张照片上的卡特吗?她笑得那么快活,眉眼的弧度尽是温柔,这个女人全心全意地爱着你,为了你甚至抛弃了前程和良知,史蒂夫,你真的对她没有一点点的歉意吗?”


 


史蒂夫看向巴基的眼神,就像注视着挥动短胖手臂想要飞翔的婴儿,可爱,天真,勇敢,同时,幼稚得可怕。“哦,巴基,亲爱的,歉意,我想是有的,否则不会想任由她自生自灭而不是快刀斩乱麻。但是,当她扑向昏厥的你的时候,我对她就只有恨意和杀意。她要毁掉我,我可以容忍;亭姨违背我,我也可以无视,但是,她要伤害你,亭姨要你离开我,这是我的底线,不容任何触碰,所以,她们由我亲手结束!”


 


“你疯了!你真的疯了!”巴基目眦尽裂“你们不是伊阿宋的后人吗,英雄的血脉怎么可以被你这样玷污,你对得起你早逝的父母吗!”“哈哈哈”好像听见了世上最可笑的笑话,史蒂夫笑得连眼角都渗出了眼泪。“亲爱的,你真是这世上最甜美的小宝贝。我说过了吧,年幼时我和母亲是逃到布鲁克林的,后来又被捉回庄园,你知道为什么吗?我们是伊阿宋的后人,为了不重蹈覆辙也为了平息美狄亚的诅咒,所有罗杰斯一生只能娶一个妻子,一生只能爱一个人,哪怕妻子过早离开那么罗杰斯也会独自坚守,直到夫妻二人在另一个世界里重逢。可是,因为这该死的病症,罗杰斯的生命实在是太过短暂了,很少有妻子能死在丈夫前,所以······”


 


双腿支撑不住全身的重量,巴基跌坐在地面上仰望着阴暗灯光下高大的丈夫。“不能容忍挚爱再受任何染指的罗杰斯,会带着深爱的妻子一起离开,无论妻子愿不愿意。我的母亲提前知道了她未来的命运,带着年幼的我逃跑了,当然,最后她还是陪伴着沉睡的父亲一起回归到谜鹿庄园的泥土之下,永享安宁。”


 


 


 


巴基趴在丈夫的怀里,任由摆布,可怜的妻子已经彻底绝望了,他本想拉住丈夫的手带他从迷途中走出,可其实,从一开始,史蒂夫的灵魂就已经扭曲生锈了,而正是他们的爱,让史蒂夫更加肆无忌惮放纵堕落。


他救不了他,所以只能跟他一起沉沦。


是这样的吗?


 


 


当史蒂夫抽尽了瘾君子的最后一滴骨髓,志得意满地回到卧室准备亲吻他善解人意的妻子时,触目所及的却是大片大片湿润粘稠的红。绿色的大眼睛半睁着,可惜再也没有从前的神采,只余半滴残泪凝结在纤长的睫羽,如同一只张开翅膀却毫无生机的蝴蝶。


 


无论强壮富有的男人如何呼喊摇晃,他怀里拥抱的都只是一个苍白的美丽人偶,没有生命,没有,灵魂。枕头旁摊开的笔记本上是巴基·罗杰斯留给世界留给丈夫最后的温度


 


亲爱的史蒂夫,谢谢你爱上我,谢谢你选择让罪恶的传承不再流淌。很抱歉没有在最初相遇的时候就紧紧地抱住你,分担你的痛苦和无奈,告诉你罗杰斯的爱深沉隽永,但是,却用错了方法。


爱,不该是伤人的,爱的过程更不应该伴随着伤害和折磨。可是,对不起,我错过了这些,错过了那个无声哭泣的史蒂夫。我的丈夫我的爱人,一身罪孽不是你的错,只是今生今世你满手血污,再也,洗不掉了。


战场之上,我见惯生死别离,但是直到现在,于我来说,再没什么能比一条生命的消逝更让人痛惜难过。你有无数个理由问心无愧地将他人的生命夺走,可实际上,保护生命尊重生命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


史蒂夫,我是一个军人,比起神明,我更加相信因果,付出与收获,犯错与惩罚,舍与得,欠与还,我不后悔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我不逃避随之而来的全部后果。


我的丈夫,我的爱人,你的得到了你梦寐以求的健康与强壮,你汲取了无辜之人的骨中髓液,你得到了我,一叠叠的账单却没人支付。我的报酬你已经用全部的爱情付清,可我做不到和你一如既往地快乐生活,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无名的骨骸正静静地腐烂在谜鹿庄园不知名的某处,而远方的家人爱侣还在虔诚地祈祷上帝让他们早日归来。所以,那些剩下的账单,我来帮你偿还,以命偿命以血还血,你夺走了别人的心爱,你的心爱必然也不能长久,这是我一生中最为坚信的道理。


亲爱的史蒂夫,一个生命的结束并不代表终结,尸体埋葬在庄园土地下,而地面上茵茵绿草繁花似锦;而真正的爱绝不是胁迫和勉强,即使是世界上最坚固的牢笼也绑不住一颗向往自由的心。无论是带爱人去人间还是天堂,就算同寝同眠,被强迫同行的人心中也是没有爱的,只有愤怒、怨恨和恐惧。当所爱之人回报自己以如此情感时,是多么的可悲啊。


史蒂夫,我愿意为我的丈夫承担所有的责罚与报应,也许我会变成尘埃,也许我会堕入地狱,我会去向你手上的每一滴血道歉。


爱,是无错的,而以爱为名所行恶事是罪大恶极的,以爱为名伤害他人罪无可恕的。此刻,我怀着对你真挚的爱情走向死亡的幽谷,请为了那些逝去的人难过而不要为我,因为在那即将到来的路途上,他们泪流满面踉跄踟蹰,而我,毫无恐惧心甘情愿。


 


 


史蒂夫抱着怀里渐渐冷却的尸体,第一次为一个人类的死亡而肝肠寸断,第一次为一条生命的离开而痛不欲生,手掌中感受到陌生的触感,粘腻腥膻污秽不堪,这样的手怎么配触碰巴基?他美丽,可爱又善良坚强,天使般纯洁额妻子,他怎么配得上他!


 


于是,史蒂夫点燃了床帏幔帐,火舌贪婪地舔吻着蕴藏了百年来的古老沧桑,解放了所有被束缚压迫的魂灵。温暖又明亮的火光扫清谜鹿庄园的阴郁深沉,史蒂夫终于能抱起他的妻子,无论哪里都心甘情愿随巴基而去,无论哪里,他们会一直在一起。



评论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