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煮蛋

[Evanstan] 克莱因蓝 11-13

枫糖浆:


前文




11.


  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的。


  Sebastian自从杀青夜后就没怎么见过Chris。没怎么见过是指,除了电视报纸等等的媒体新闻外。听说他已经回到了波士顿。从纽约到波士顿只有3.5个小时的车程。


  纽约的天气开始变冷了,说话时都会起白雾。


  而现在,当Sebastian站在波士顿的雨里推开那个club的门时,觉得自己就是个傻逼。


  几个小时前,Chris给Sebastian打了个电话,私人用的号码。


  “来波士顿吗?”Chris问,声音透过3.5个小时车程的距离传到Sebastian的耳朵里,有点低哑有点滚烫,他说话的时候听起来失落极了,一声又一声地问,“你来吗?现在可以吗?”


  Sebastian刚拉开一罐冰镇的汽水,溢出来的一些沾在手上,正沿着他的手腕往下淌。他看着滴落在衣服上形成的一小块水渍,想起前几天他还在跟Charles讨论过有关那个叫Chris Evans的人,他的脸和身材真是能四处惹火,天天闷在家里简直暴殄天物。


  可他真的没想到,这么快就烧到了自己这儿。


  于是Sebastian就说,好啊。


  然后他就出现在了波士顿。


                             


  Chris透过五光十色的光线冲他招手,Sebastian把被淋的湿透的外套脱下来扔在沙发上。


  “说吧,你到底有什么病?”Sebastian坐下,抹了一把脸上的水。


  Chris没说话,低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长睫毛映的他眼廓有点深。


  “……还好吗?”Sebastian承认他是有点不太会察言观色,他看不出来Chris到底是经历了该死的情感危机还是事业挫败。


  “Sebastian。”Chris抬眼看向他时眼睛里全是Sebastian的影子,他喊Sebastian名字时有点黏糊,就像一声轻叹。


  Sebastian之前就说过,他喜欢Chris喊他的名字,但他有时会受不了。这个男人有着男孩般的天性,而又英俊的不行。Sebastian经常会紧张,眼睛不知道往哪儿放才好。


  他想不清楚自己怎么会突然下定决心从纽约跑到波士顿。波士顿下雨,冰凉的水落在他身上也清醒不过来。


  他所有的感情都是混乱的。


  想不明白的太多了。


             


          


12.


  Chris和Sebastian在玩一个听起来下流又色. 情的游戏。而Chris说的时候一派道貌岸然。


  “难以置信。”Sebastian被Chris拉到一个空旷的篮球馆,抱着一个篮球,“说真的……难以置信,Chris。”


  “别紧张,boy。”Chris眨眨眼,他身上还有从club出来时的烟酒味儿,“这是一个私人球馆。我和几个朋友有时候会在这里打球。没有监控,也没有摄像头。”


  Sebastian把球往地上一扔,球被弹得很高,“这并不能说明什么,没有监控也不代表我就会和你玩那个投球游戏。”


  Chris无辜地摊手问:“你在担心什么?怕输的裤衩也不剩吗?”


  “妈的。两个,”Sebastian伸出手指,“进两个球才能脱一件衣服。”


  Chris与他碰拳,表示同意。


              


  打球是最容易热起来的一个活动。男人们之间显得更为拼命和激烈一些,就像在争夺什么自尊心。


  Sebastian抢球的时候把Chris撞的一个踉跄,篮球撞到篮板弹了一下又重新落回地上。


  Chris撩起自己的T恤擦脸上的汗水,掀起的一角能看到随着呼吸而轮廓明显的腹肌。Chris代谢很快,汗水打湿了他的领口。


  Sebastian投球时还是有种年轻气盛的火热,讲究上篮姿势的连贯性和可观赏性,能引来口哨声和欢呼声的那种。


  当他们各自脱的只剩一条内裤时,战况更加激烈,喘着粗气和流淌的汗水在篮球一声声碰撞地面时交织。


  篮球再次从篮板上弹回,他们共同冲向一个地方抢球。


  然后Chris突然紧紧拥抱住了Sebastian。急促的呼吸还没有平息,胸膛起伏着,手掌贴在Sebastian的背上。


  Sebastian一下子愣住了,Chris的手心烫的他疼痛,酸胀感从心脏蔓延到眼底,细细麻麻的苦涩让他的眼前全是色块,他在这个毫无预兆的拥抱里有点想哭。


  Chris抱着他的时候总是喜欢把脸埋在他的肩膀上,灼热的呼吸洒在他的后颈,每次都这样,每次。他的胡子扎的Sebastian有点麻痛。


  “波士顿下雨了,Chris。”Sebastian睫毛颤抖,嘴角弯起的弧度总有那么一丝牵强,“你为什么给我打电话?”


  “你为什么要来?”Chris反问,酥麻的气息从耳廓打着旋,Sebastian的手环住Chris结实的背,紧紧的。


  他总是在Chris面前轻易认输。就像投在篮板上又弹开的篮球,不忍心打断的那通电话,Chris坐在身边时大腿相蹭时心尖都在颤动,将写了手机号码的烟递给Chris后走出门连冷气都驱散不了手心紧张的汗。


  球馆明晃晃的灯光让他想起每一个有关Chris的时刻。


  Sebastian舔着唇,呼吸平复下来让心跳都那么明显。他致力于一个问题的解,到现在才恍然发现其实挺简单的。


  在Chris眼底的蓝将他的影子映的清楚时他就该明白。Chris那么优秀,那么英俊迷人,那么性感,那么、那么……Sebastian将这些自欺欺人的话都咽回了肚子里。


  他怎么能不爱Chris Evans。


  事情总要有个因果。所以这一切大概就是从沉沦开始。


                     


  “你想听我说什么?”Sebastian问。


  Chris吻他的后颈,手指拉扯着他的头发,Sebastian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搂住他的脖子偏过头亲上他的嘴唇,这不比那个喝醉了的夜晚。这里没有烟没有酒,只有孤独的篮球。


  他们接吻就像厮打,一路推搡着到了更衣室,Sebastian的背狠狠地撞上柜子时发出一声闷哼,他报复似的狠狠咬了Chris的下唇,他们谁都没有闭眼睛,就像笼子里挣扎的困兽一样眼眶发红。


  Chris搂紧了他的腰,手指掐在腰侧都快留下指印。


  他被Chris的老二摩挲入口的动作弄得浑身颤抖,Chris咬着他的肩膀,亲吻他的锁骨,手臂箍住他快要顺着柜子滑下去的身体。


  “进来。”Sebastian声音破碎,红着眼睛说,“进来……快点。”


  做. 爱本来就讲求兴致,互相拖延着到底是谁折磨谁。


  Chris进入时Sebastian深呼吸了好多次才缓缓的将呻. 吟声吐出。


  这可真疼。Sebastian想,就像心被劈开了一样。他听见Chris喊他的名字,缱绻的沙哑的在他耳边就像行星相碰引起巨大的爆炸。Sebastian闭着眼睛。


  他想,我可真他妈喜欢你啊。


  Chris Evans。


                        


          


13.


  是Chris关门的声音吵醒Sebastian的。


  他全身酸痛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昨天在球场做完之后Chris抱了他很久,久到身上的汗都开始冷却,在Sebastian打了个哆嗦时Chris带他去浴室清理,他把Chris推出门哑着嗓子说自己能搞定一切。


  温热的水流冲刷过Chris留下的印记,身上黏腻的要命,Sebastian靠在瓷砖上想,他真的很想抽烟来冷静一下。


  走出浴室时Chris很担忧地看着他,Sebastian翻了个白眼,也想很大度地摆摆手说只是被同事操了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Chris拉住他的手腕时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Chris带他去了自己的家。当Sebastian被Chris在床上紧紧搂住时,他觉得疯了的或许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


  关了灯的世界只有黑白两色。Sebastian在被Chris的手臂带到怀里时心想他现在已经对末日有所期待,世界在他眼里就像是个黑白默片,而Chris是唯一的色彩唯一的声音以及唯一的神谕。


          


  Chris再次推开门时,Sebastian在床上盘着腿满不在乎地冲他笑。


  “Sebastian。”Chris看着Sebastian眼底被阳光映的通透的那抹蓝,从心到声音都软化了,他说,“衣服还湿着,你可以穿我的。”


  “无所谓。”Sebastian耸耸肩,“我快饿死了,你能不能告诉我现在的桌子上有裹蛋卷还有热牛奶……橙汁也行。”


  “抱歉,kid,你应该尽早明白幻想和现实总是有一定差距的。”Chris挑挑眉,“为了在这一点上帮你一把,只能委屈你吃吐司啦。”


  “滚蛋!”Sebastian瞪着眼睛把枕头扔在Chris身上。但唇边的笑意却一直没有消失,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跳跃着勾勒着Sebastian的侧脸和剪短的棕褐色发丝,然后停留在笑纹里,迷人又可爱。


                  


  Chris当然没有为Sebastian只准备了一份吐司,他做了蛋卷,还有热狗,以及刚刚去楼下便利店买来的牛奶。Sebastian从房间里穿着Chris的T恤和运动短裤走出来,打着哈欠。


  Sebastian咬着热狗,四处张望着,问:“你一个人住这儿?”


  Chris茫然地点点头,喝下一口牛奶,胡子上沾了一圈白,他用纸巾擦了擦,才反应过来Sebastian问的什么。


  “East前几天被我送到我妈妈那里养着了。”Chris解释,“它现在身体不是很好……而我又无法时时刻刻地照看它。”


  Sebastian了然地点点头,安慰:“一切都会好的。”


  他们坐在一张桌子前吃早餐, 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Sebastian坐在沙发生嚼着薄荷糖,浓烈的薄荷气味让他连呼吸都是凉的。


  “我去楼下扔垃圾。”Chris戴着棒球帽,左手拎着垃圾袋,“或许还可以去便利店什么的……你有什么需要我带的吗?”


  “呃。”Sebastian想了想,薄荷糖的碎块在口中慢慢融化,他舔了下唇,说,“如果有可能……去星巴克帮我带杯热咖啡吧。”


  Chris答应了一声就出去了。Sebastian在房间里闲逛。掀开T恤发现Chris在腰间留下的指印已经淡到看不出来了。这里是Chris的家。私人的家。


  Sebastian不自觉地瞥向洗手台上盛放瓶瓶罐罐的小架子,他突然有点担心会找到一支口红。或者任何一个能证明这个房子有另一个主人的痕迹。


  可是,没有。哪里都没有。在这个圈里混的,男人总是会说蜜里调油的情话,女人也总是风情万种。Sebastian有段时间也经常带女孩儿回家,接受公关安排的那些绯闻女友。


  什么时候把常态当病态了。Sebastian也说不上来,现实生活里感情纠葛比电影里烂多了。他和Chris身边都不缺女孩儿,在彼此不认识的时候也是同样的年轻火热。


  他看到一个玻璃柜子,里面摆放的奖杯吸引着他的视线。他走过去看着那个男人所获得的荣誉,如同接受了他某个时间段的生活。然后他在最显眼的一排找到了一个玻璃瓶。


  Sebastian忽然就滞住了,指尖点在玻璃上,他看到那个带木塞的玻璃瓶里放着一支烟,上面能看到隐约写着一串号码,这是要在一个角度才能看到那串号码,否则就只是普通的香烟。Sebastian清楚地记着他用笔写下数字时烟纸包裹着的烟草随着笔触下陷的感觉。


  如同一次骤雨。Sebastian觉得自己被浇了个通透,他看着指尖离开时玻璃柜上留下的模糊指纹,质问自己为什么变得这么糟,就像一个冥顽不灵的蠢蛋或者老旧墙壁上掩盖不住的裂纹。


                   


  钥匙在锁孔里转了个圈,Chris进门时Sebastian正躺在沙发上咬着烟用手机看电影,笑的烟都在抖。


  “不知道你介不介意这个。”Sebastian指着烟含含糊糊地说,“我把窗子都打开了。”


  Chris当然不会介意,虽然下一秒Sebastian咬着的烟就被拿走按灭扔进了垃圾桶里,取而代之的是塞到手里的纸袋。


  Sebastian把咖啡从纸袋里拿出来,然后又从袋子里倒出了糖包。


  “怎么去了那么久?”Sebastian随口问,他啜了一小口咖啡,香滑的拿铁让他暖了起来。


  Chris坐在另一个沙发上给自己倒了杯水,漫不经心地说:“附近没有,我去了另一个街区才买到的。”


  “……”Sebastian沉默了,紧紧地握着咖啡杯,热度浸染地他的手心发烫,他换了只手,盯着手上因为用力而产生的红痕,他想起注意到的Chris的一切,从西装布料到皮鞋再到那就像克莱因绝对之蓝的眼睛,刻意或不经意又有什么分别,Chris的拥抱触摸让他就像被木塞密封的玻璃瓶里寂寞等待有人能亲吻烟蒂的烟。


  Sebastian能感受到Chris刚坐下时身上因跑过的街区出的汗与清晨空气里的凉意相碰撞。他手里的拿铁还是热的。


  “Chris。”Sebastian哑着嗓子,盯着咖啡杯,揉了揉发酸的鼻子,有点飘忽又有点认真地问,“你怎么还不去谈个恋爱呢?”


-TBC  


   


暧昧套路深谁把谁当真。喜欢一个人可真难啊。(说了这篇态度不是很端正还有点狗血嘛(可能甜文写多了,但这篇不是很甜,情感方面比较纠结……


续一秒。让我续一秒。

评论

热度(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