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煮蛋

【盾冬】黑街1 (GANGSTA匪徒AU)

苏里亚:

BGM:Renegade


前情设定比较多,请看这里 →【盾冬】黑街设定篇




Take away and do for me


抛却所有为我这般



渗んだこの声を


将这渗透骨血的声音



Carry on and burn it down


继续坚持焚毁所有



You've got to be the one you want


你一定会成为你向往已久的那个人



Breath in breath out fill out your voice


呼吸间你的声音仍在我心间回荡



Calling find out your name


呼唤寻找你的名



This is your life


这就是你的人生



You never lose yourself


 你绝不会失去你自己



Why don't you come


为何你还不来我身边



These are pieces of you


全都是关于你的记忆碎片



Why don't you come


为何你还不来我身边



Peace out








1


 


“插播一条最新的消息,今天凌晨,在十五大道的废弃工厂内,发现了数具已腐烂的尸体,据了解,尸体的一些部位被锐器严重破坏,被害人的身份等详细情况无从查证,使警方的搜查工作难以展开……”


 


史蒂夫一手端着一个盘子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放在了正面无表情看着电视的巴基面前。


 


“Bucky,吃饭了。”


 


巴基没有理他,继续看着电视,史蒂夫伸手拿过巴基手中的遥控器,关掉了电视。


 


“快点吃吧,吃完我们还要去隔壁街区。”


 


最近城里多了很多身份不明的人出现,不知道是哪个组织的,刚刚史蒂夫关电视的时候看了一眼新闻里的内容,不知道这两者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上午他接了一个电话,隔壁街区的米歇尔太太最近被一群突然出现的人强制征收保护费,她表示自己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了,从来没有人找过她的麻烦,希望史蒂夫他们能出面帮她搞定。


 


史蒂夫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已经快要一点了,时间不早了啊,看来动作得快一点了。他一手端起一碗咖喱饭,一手拿起了勺子,作势要喂巴基吃下。


 


“还是说你要我来喂?”


 


巴基一把夺下他手中的勺子,烦躁地冲他打着手势。


 


[我只是听不见,又不是残废。还有,你看见刚刚新闻里的新闻了吗?你怎么看?]


 


“和我们无关,我比较关心的是就快要到和Michelle太太约定的时间了。所以,Bucky,吃快一点。”


 


巴基不屑地白了他一眼,装作没看见史蒂夫说的什么,背过身,按着自己的节奏吃起来。


 


对于史蒂夫来说,没有什么事能大得过巴基吃饭睡觉,只要没找上巴基的麻烦,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


 


 


 


下午两点,史蒂夫和巴基准时出现在隔壁街区。在米歇尔太太经营的小酒馆前已经围着站了好几个手持铁棍的年轻人,老太太坐在椅子上手中拿着一把枪堵在酒馆门前不放行。


 


“嘿!我说老太婆!你只要快点把钱交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为首的男人说着亮了亮自己胸前的牌子,表明自己的身份,“黄种人你听过吧?所以,赶紧的老太婆!”


 


“是黄昏人哦。”史蒂夫的突然出现吓得男人手中的铁棍“哐”一声掉在了地上,其他几个同伙在反应过来后赶忙惊慌失措地团团将史蒂夫围住。


 


“你!你是谁?”慌乱中男人捡起了铁棍,看见史蒂夫的脖子上并没有挂着什么东西后,才瞬间又恢复了底气,挥舞着铁棍直指史蒂夫的脸,“你他妈知道我们是谁吗?”


 


“你好,我是Steve Rogers。”对着铁棍史蒂夫脸上挂起一个连阳光都逊色的标准微笑,向男人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很高兴认识你。”


 


为首的男人在史蒂夫和其他几个同伙之间看了又看,互相交换了好几次眼色,却始终不敢伸出手和史蒂夫握在一起。


 


“还有,关于你的第二个问题,我想,他会比较清楚一些。”史蒂夫笑着说完第二句话后,俏皮地伸手指了指男人的身后。


 


男人还未来得及转身就听见自己的同伴惊恐地尖叫了起来,紧接着自己的手臂被人钳住360度转了一圈反手绞在身后,掀翻在地。


 


“啊——”关节处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让男人止不住开始全身颤抖。


 


来人悄无声息地跳到了他的面前,踩着他的胸膛蹲在了他的身上,然后抽出了腰间佩带的武士刀,刀尖直直指向他的喉咙。他看见那人的领口一闪而过的银色的狗牌。


 


“我错了!我错了!老大求求你放过我……啊!”男人在对方刀尖刺下来得那一刻,吓得下体失禁,腥黄的液体顺着裤子流淌一地。


 


巴基用刀尖挑起那人颈项的牌子看了看,对史蒂夫打起了手势。


 


[这只是个普通的牌子,不是黄昏人。]


 


史蒂夫了然地点了点头,从巴基手里接过那人后直接掼在了墙上,砸出了一个人形的凹坑。那人半张脸都嵌在了墙壁里,再被史蒂夫单手掐住脖子给举了起来,活生生撕扯掉了半张脸皮。


 


“说,你们是从哪儿来的?来这里又为了做什么?”


 


那人已经疼得昏死了过去,史蒂夫一松手就直直砸在了地上,像块没有生命的软肉一样血淋淋地瘫在一角。同伙的几个年轻人早已纷纷跪在地上双手高举磕头求饶。其中一个目前看来还没被吓破胆的磕磕巴巴地开口说道。


 


“我我们是从S城逃逃出来的……那那里发生暴丨乱……我们也是没没没办法……求求你们放放过我们吧……”说着说着那人就眼泪鼻涕地痛哭了起来。


 


巴基举起手中的佩刀,所有人顿时紧张地紧紧抱住自己的头部,巴基将刀当空舞了一圈,刀入鞘,那几个年轻人脖子上的伪牌纷纷落地,他挥了挥手,示意史蒂夫将那几人放走。


 


待那群人屁滚尿流地跑走之后,米歇尔太太从酒馆里取出了一个信封交给史蒂夫。


 


“好孩子,这次也多谢谢你们帮忙了。”


 


“不用客气Michelle太太,以后有什么事尽管找我们就是。”


 


史蒂夫放好了信封向米歇尔太太道过谢后就同巴基一道离开了。


 


 


 


 


“Bucky,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或者想买的?”


 


刚刚史蒂夫根据信封的厚度就知道这次的酬金应该不少,他思考着晚上去趟超市,买点什么补身体的明天弄给巴基吃。


 


就在这时,一个身上脏兮兮的年轻女孩子突然撞上了史蒂夫,然后跌倒在地,史蒂夫赶忙将女孩子扶了起来。


 


“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没,没没有……”女孩的脸上写满了慌张,眼神惊慌失措地四处躲闪,就是不敢正眼看着史蒂夫。


 


“没事就好。”史蒂夫放开了抓着女孩胳膊的手,“下次要小心一点啊,不要再……”


 


话还未说完,那女孩就慌慌张张地跑走了。


 


“嘿,这女孩真奇怪。对了,Bucky,我们刚刚说到哪儿了?哦,对了!你想吃什么?牛排怎么样?”


 


巴基没有回答他,只是闷着头往前走,腰间的佩刀被他晃的哗哗作响。史蒂夫知道,巴基这是生气了的表现,赶忙追了上去,转过他的身子让他看着自己。


 


“怎么了Bucky?”


 


史蒂夫不知道自己哪儿又惹到了这个暴脾气的搭档。


 


[摸摸你的裤袋。]


 


史蒂夫伸手一摸,裤袋里空荡荡的,之前放进去的信封没了踪影。


 


“是刚刚那个女孩!Bucky你早就发现了对不对?你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巴基听完这话后,手势打的飞快,但是史蒂夫还是很快就看懂了。巴基嘲笑他看见了年轻女孩子就走不动路,连裤裆被人摸了都不知道。


 


史蒂夫无奈地看着眼前自顾自生闷气的人,为什么他的巴基连吃个醋都这么可爱啊?


 


可是巴基拒绝承认自己吃醋,瞪了史蒂夫一眼就往刚刚女孩跑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把钱找回来,那都是我的。]


 


“是你的,都是你的。”


 


史蒂夫看着巴基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便跟着追了上去。


 






两人在街道转角的地方追上了那个女孩,一前一后把女孩围在中间。


 


“你们想干什么?你们再过来我就要叫警察了!”


 


[把钱还给史蒂夫。]


 


“我,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你不要再过来了!”


 


女孩护着自己的包,不断地向后退着,在巴基的逼迫下惊恐地靠着墙壁蹲了下去。


 


“啧”巴基叹了一口气,刷一下抽出了自己的武士刀。


 


[真麻烦。叫你把钱还给史蒂夫。他待会儿还要去给我买牛排。]


 


女孩被巴基骇人的表情吓得直接哭了出来。史蒂夫赶忙握住巴基的手,把他的刀塞了回去。


 


“让我来。”


 


“小妹妹,把钱还给我们好不好?”史蒂夫在女孩面前同她一样蹲了下来,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和蔼可亲招人喜欢,“我告诉你,偷东西可是不好的行为,你要是不主动把钱还给我们,我就要叫警……哎哟!”


 


史蒂夫没有料到那个女孩会突然发力站了起来,还对准他的胯下就是狠狠一脚。他弯着腰跪在地上,看见巴基将那个妄图再次逃跑的女孩禁锢在了怀里,然后抽出武士刀用刀背架在女孩的脖子上,女孩便吓得乖乖交出了信封。


 


噢!老天!他绝对没看错刚刚巴基在他被偷袭的时候嘴角扬起的那抹嘲讽的笑,怎么办,他的巴基为什么可以这么可爱!


 


 


 


两人最终没有将女孩交到警察局,而是带回了便利屋。


 


女孩洗完澡换上史蒂夫的干净衣服擦着头从浴室里走出来时,巴基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衣服有些大。”


 


“嗯,明天我们带你去买新的。”史蒂夫给巴基倒了一杯牛奶,监督着他喝下了之后,便挨着巴基坐下,接着对女孩说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们具体的情况了吗?”


 


“嗯。”女孩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双手继续擦拭着自己的头发,“我叫Wanda Maximoff,你们可以叫我Wanda。”


 


接下来的时间里,旺达告诉他们,自己是从S城逃难到这里的,自己的父母在一场暴丨乱中双双身亡,自己唯一的哥哥也在逃难途中和自己走散。她寻找哥哥来到了这个城市,无依无靠地流浪了一个月,还差点被人抓去夜店工作。今天她实在是没有办法才想出偷东西这个主意。


 


[可惜她偷错了人。]


 


[Bucky,别这样……]


 


“他说什么?”旺达疑惑地看着史蒂夫和巴基两人互相比着手语。


 


“没什么。你知道那场暴丨乱是因为什么而引起的吗?”


 


“具体的我也不是特别清楚,不过在逃难的时候,我听见身边的人说,是因为黄昏人种发生了暴动,然后政府派兵进行反黄昏人种的暴力镇压。”


 


[你也是黄昏人种?为什么你没有牌子?]


 


旺达看完巴基的手语后自觉地将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史蒂夫。


 


“他问你也是黄昏人种吗?”史蒂夫耐心地替巴基解释道。


 


“不是,我父母也不是,因为我从来没有看见他们带过牌子。这次的反黄昏人种镇压运动,伤及了很多无辜的普通人……”


 


[没有人不是无辜的!]


 


巴基比完这句话,就愤愤地将头扭向了一边,看着窗外来来往往的车辆。


 


“他说他为你的事情感到悲伤,希望你能尽快振作起来。”史蒂夫将手放上巴基的膝头,安抚般地轻轻揉着,目光却望向旺达,他知道巴基现在看不见他说了什么,所以并没有将巴基的原话告诉旺达,“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我和哥哥是双胞胎,我们之间有种特殊的感应,我能感觉到他就在这个城市,可是我却找不到他……”


 


旺达说着低下了头,悲伤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史蒂夫起身坐到旺达身旁,像哥哥一样抚摸着她还未彻底干透的头发,“相信我,你会找到他的,我们会帮助你的。”


 






旺达在便利店里留了下来,当晚,史蒂夫把自己的卧室让给了旺达,然后挤进了巴基那不大的卧房里。


 


巴基躺在了床上,面朝墙壁,看起来像是已经睡着了。


 


史蒂夫脱掉身上的衣物后也钻进了被窝里。


 


“怎么了?从刚刚开始你的心情就不是很好?”


 


史蒂夫知道背对自己的巴基根本不知道他在说话,但是他相信巴基能够感受到自己关心着他的心情,果然,巴基转过了身。


 


[你为什么留下她?]


 


“因为看到她我就想到了我们自己。她和我们一样,都是被命运抛弃的孤儿,可是我们至少还有彼此陪伴,所以,我希望能够帮她找回哥哥……”


 


“你…喜…欢…她…”


 


“Bucky你在说什么?”史蒂夫被巴基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吓到了,巴基一般不常说话,他觉得说话太累了,因为发音对他的声带来说太过困难,但是刚刚巴基却突然对他说—你喜欢她—他完全不能理解巴基为什么会这样想,可是巴基那异常认真的表情,却让他又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什么,“我怎么会喜欢她?我和她下午才见第一次面。”


 


巴基没有理会他,背转了身去,史蒂夫便从后面将巴基整个拥在怀里。


 


“我知道我不该轻易收留她,更不该轻易相信她,但是Bucky,你要相信我,我真的不是喜欢她。”史蒂夫将自己的嘴唇贴在巴基的背上—那里有着和自己相同的纹身,是自己一笔一划亲手刻下的—像之前无数个夜晚一样,说着巴基根本不可能听见的话,“我喜欢的人是你,一直都是你,Bucky,我爱你……”


 


久久没有再说话的巴基突然开口,嘶哑变调的声音在安静空旷的夜空里响起。


 


“为…什…么…要…有…杀…戮…”








-TBC-






2








[ ]之间为手语对话


 


 



评论

热度(58)

  1. 白水煮蛋我家呱唧今天没回家 ̄へ ̄ 转载了此文字
  2. 香芋绣球我家呱唧今天没回家 ̄へ ̄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