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水煮蛋

《盛开》连载2—一切从初夜开始(pwp)

晒豆酱:

目录:


上一章    首章    下一章




正文:


引言:“他觉得我像一颗小豆芽。”当史蒂夫轻声说起两人的第一印象,“可我觉得巴基像颗花苞。”


——————————————————————


 2.鲜血与鲜花


“你们在说什么?史蒂夫在哪儿和别人打起来了?”  巴基在工作台把铜壶扔下,来不及做当天的账务清算,跑向楼梯推开大门把咖啡馆儿的铁门帘拉下,还穿着米色的侍应生围裙。


 


“这个史蒂夫……” 巴基呼吸了一口夜晚库尔特大街的空气,无数思绪在他脑子里乱飞。自从罗杰斯夫人去世后,他就以史蒂夫需要照顾为理由把他接到自己家,这一年来史蒂夫的体质倒是好些了,可他就像布鲁克林的街头小炸弹,经常惹上那些连躲都来不及躲的人。


更何况是在这种下着小雨的晚上,那家伙又不怕得肺炎了吗?


 


跑到街口的时候地上只剩下史蒂夫一个人,路边的花圃和木头围栏被撞碎了,也许那人拿史蒂夫的脑袋砸了过去。冷冷的地砖上只坐着史蒂夫一个人,他把宽大的条绒外衣直接披在身上,一只手抓住另一只的上臂,两条腿盘在一起等着巴基过来。


“我本来快把他放倒了,听到你的动静他就跑了。”


 


“你这次又是跟谁打了一架!” 巴基摘了围裙盖在他头上,头发被雨水打得湿漉漉的,“布鲁克林小霸王?还是库尔特街的小混混?你想让我称呼你哪个名字?”


 


“身为你的男友和一个绅士,我想我有义务来接你。” 


 


巴基只觉得胸膛里面的那颗心都融化了,蹲下来拉过史蒂夫脑袋上的围裙,在它的遮挡下偷偷摸摸给史蒂夫一个唇边的亲吻,“我可不记得身为我的男友就一定要在街头和什么人干一仗。”




“这应该怪罪你打零工的老板,他们在苛待临时侍应生,晚上还总是留你一个人。” 史蒂夫透露着不满,扶着巴基站起来。他跺脚甩开皮鞋上的雨滴,撑开了一把几乎遮住他半个身高的老式雨伞。


“来吧,最起码这次我还能自己走,不用你搀着。” 史蒂夫用那只没受伤的手臂举着伞。


 


“你不用每晚上都来接我,库尔特大街你也知道多热闹。” 巴基一边走着一边留神不被雨伞的铁丝扯到头发,他微微弯着脖子,用一个巧妙地角度掩饰自己的身高。




“是,你看这些花店、杂货店和奶酪店,早就打烊了。这条街再热闹晚上也终究是黑的。” 史蒂夫抬起头笑他,他的恋人可比他高出大半个脑袋的身高。




事实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巴基就习惯在史蒂夫身边稍微弓一些脖颈,这令他有了些含胸的迹象。




“你只是不喜欢别人盯着我看罢了。” 巴基的右肩有些湿了,弯着眼角适应着脖子的微酸感。




“说得对,我们都容易成为别人眼中的焦点,只不过我是因为过于瘦弱,你是太过标志了。” 说着史蒂夫把伞向上举了举,看着伞边儿高高的超过巴基的头顶,“但身为一名心胸宽广的绅士,我还是十分乐意为你撑伞的。生日快乐。”


 


 


巴基进了他们的屋子就闻到不对劲的味道,但这不能左右任何事,必须先给好斗的小个子止血。




“我记得就是放在这里了,怎么会不见?” 他在壁橱下的针线篮子里翻了又翻,额头上滑过的不知是汗水还是雨水,“你再坚持一下,我马上就来。”




“别着急,我又死不了。” 史蒂夫看着面前的男人慌里慌张地到处跑,找到了绷带又找不到酒精棉球,实在和他计划内的场景不一样啊。




“这个……绷带的布头在哪儿……该死的。” 巴基拿着一卷儿绷带焦头烂额,找不到上次塞好的开端,史蒂夫已经熟练地开始清理伤口,鲜红的血液顺着酒精滴到地毯上。这令巴基不止一次咬牙切齿地骂,“我真想让你尝尝我现在心里的滋味!总有一天我要让你换个立场,你试试就知道了!”




“血已经止住了,你看。” 史蒂夫任由他给自己裹上一层又一层的绷带,原本就不壮实的胳膊这下子更滑稽了,“别总是这样,坐下来好吗?”




“对不起,我总是……” 巴基坐下来难过极了,“自从你那次肺炎差点儿见上帝我就……医生递过来你的病危通知书,我签了好几份,我现在后悔了,真不该当你的监护人。”




史蒂夫用温热的额头碰触他,给他一些底气,他的巴基是布鲁克林最勇敢的年轻人,但所有的恐惧都花在了自己身上,“后悔了?不过我已经一无所有了,我只有你。”




“那你知不知道我的生日在明天,你又要提前给我过吗?” 巴基这才留意到鼻子里钻进的味道,这个小子可能又忙活了一个下午。




他们一起坐的布沙发深深陷了下去,史蒂夫拉过了巴基的手背,轻轻地亲吻上去,“从十六岁起我就习惯提前为你庆祝了,我可不想与其他人分享这份快乐,二十周岁生日快乐。”




“那今年你都为我准备了什么?无花果蛋糕和奶油挞或者巧克力布朗尼都送过了,今年是什么?” 巴基回吻了他冻得苍白的嘴唇,这提醒了他要记得让史蒂夫喝哮喘药水。




果然史蒂夫打了个冷战,而这点儿小雨对巴基而言就不值一说,他压着巴基结实的肩膀亲了一下,“那你跟我来就好了。”


 


 




“这些都是你做的?” 巴基看着史蒂夫惊讶地问他。洗得发亮的白色桌布平整地铺在简陋的桌面上,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擦亮的纯银烛台和两幅普通的餐具。




“我的巴基生在春天,所以你喜欢春季的羽衣甘蓝色拉。你还喜欢埃曼塔奶酪,番茄炖牛尾汤,还有……我自己做的苹果派。” 史蒂夫红着脸把明天才二十岁的人按在椅子上。




“这些都是你做的!老天,我可真饿坏了……” 史蒂夫细心地给他膝盖铺上餐布,就像策划了上千次一样熟练,“这真浪漫,史蒂夫……”




“等一下,我们马上就开始,不过我要把蜡烛点上。” 史蒂夫小心地划开一支火柴,无奈总是弄不着火苗。最后还是巴基“呲拉”一声点着了火柴,然后小心翼翼地递给他。


整个布鲁克林也只有他会如此在意地维护史蒂夫的自尊心,他即便是个小个子又体弱。


 




史蒂夫点燃了烧到一半儿的蜡烛,有些不安,“我只找到这半根,据说要打仗了。日本和德国在全世界到处开火,不知道美国会不会卷进去,所以家家户户买光了便利铺的存货。”




“别傻了,哪儿有人多少岁数就点多少根蜡烛。” 在烛光下巴基迫不及待地咽下史蒂夫的厨艺,果然牛尾太过酥烂而小番茄又太酸,“这好吃极了,我的小史蒂夫果然做什么都能顺手。”




“你说真的?……其实我还为你做了一份鸡蛋卷儿,但是你也知道这是我第一次下厨,第一份我差点儿烧了锅,第二份鸡蛋烤糊了,第三份在壁橱里,明早我会吃掉它。” 史蒂夫当然对自己的手艺心知肚明,“也许我应该买些面包,这样先填饱肚子你就不用都吃光这些。”


 




巴基吃东西的样子算不上优雅,甚至有些粗糙,这个年龄的年轻人就像装满燃油的永动机,划拉划拉盘子就快吃光眼前的东西。他举着盘子舔了舔,有点窘迫地笑起来,“怎么会,我以后可以天天吃这个。鸡蛋卷儿我也爱,明早我也会吃掉它。”




“我还为你准备了这个。” 史蒂夫像变魔术一样从盖着桌布的餐桌底下变出一瓶啤酒,“虽然说我们到了二十一周岁才可以喝,但你上次说想尝尝,提前一岁满足你。”




“我只是随口一说……史蒂夫你是个傻瓜吗?我都没到合法年龄,你这幅样子去买酒被警司逮住可怎么办!” 


巴基看着像生气了,但史蒂夫笑盈盈的表情简直让他没办法。他不可能对史蒂夫真的动气,哪怕是装也装得不彻底。这个傻子为了自己的一句玩笑话就做蠢事,气愤之余心里也被甜蜜充斥地沉甸甸的。


 




“反正你不会告发我的,对吗?” 史蒂夫为两人分别倒了一小杯,两个玻璃杯第一次盛满亮澄澄的琥珀色液体,被烛光晃得光斑一晃一晃,“这也是我第一次喝。”




“好吧,就准你喝一次,谁知道它会不会引起你的咳嗽……不过我看那些男人都喝这玩意儿,应该错不了,这是我们跨入成熟男士的行列。” 巴基轻轻拿玻璃杯碰了一下对面的,“为我们,干杯。”


“为我的巴基,干杯。”史蒂夫眨着眼,呼了一口气举起了杯子。


 


“噗——————”


“呕——————”


两个不到法定年龄的年轻人同时把嘴里的酒喷了出来。




“这简直……太难喝了!” 史蒂夫摸着嘴唇说着,疑惑地看着巴基,着实地疑惑起来,“就这个他们喝得下去?”




“简直难喝死了,我嗓子都辣冒火了。现在肚子里跟着火了似的。” 喝了半口就令胃部灼烧起来,巴基也是不明白那些男人们到底喝这东西做什么。


 




“我们还是吃甜点吧,我试着用砂糖熬水煮苹果再煎熟,如果这个要是难吃……”


史蒂夫用勺子挖出一块派皮送到巴基的嘴里,他知道这个家伙喜欢吃甜食,即便他穷得口袋比脸还干净也愿意花光最后一个铜板为他买点心。他知道巴基比谁都怕冷,所以每天晚上他回来之前都由自己亲手热好牛奶。他知道这个男人心地柔软,因此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敢取笑或者使唤他的混蛋。他知道他所有的一切,甚至比知道自己的事情还多。




微热的苹果派含在嘴里,甜食的滋味刺激着巴基的味蕾,让他的舌尖不由地向上卷着,黏腻的糖浆像饥渴的热感缠住他的舌头。




“好吃极了。”


酒精混着砂糖的味道袭来,从他的小腹窜上来,一直热到巴基的胸口,空气里的气味除了蔓延着苹果派的清香还有史蒂夫的颜料笔,他弯下头吻住史蒂夫的嘴唇,用舌尖小心地尝了尝,“非常可口。”




“什么?”史蒂夫回味着巴基嘴里甜润又带着苹果清香的蜜味儿,贴着鼻尖看了几秒,轻声笑道,“巴基,你的脸……好红啊。”




图链:芽詹纯情的飙车






当他第二天在咖啡馆儿忙到快打烊时,才顾得上屁股的难言酸痛。这令他的动作难免迟缓了一些。他刚从一张四人桌前收了零钱,端着盘子向工作台后面走,还没有回过神来。




“嘿!叫你听不见吗!耳朵聋了吗!”  巴基回头不好意思地道歉,又是一位等着收钱的客人。




“先生,你没看见这里就他一个人吗?” 巴基甚至不知道史蒂夫什么时候进来了,只觉得他坐在吧台上连脚都够不到地板。


 


“史蒂夫?你小子不怕挨揍?” 找事的客人打量着他单薄的身体,看样子一拳就解决的小麻烦。




“真啰嗦。” 史蒂夫嘶嘶地说着,他的蓝眼睛从没离开过那名临时的侍应生。“你可以在库尔特大街打听一下,小个子史蒂夫最不怕的就是挨揍。”


 “见鬼了……算你好运!”


 




“你怎么跑来了?怎么?又想在我工作的地方干一仗?你今天的药吃了吗?” 巴基一边清算着今天的小费一边笑着,史蒂夫的眼睛格外的蓝,“没想到吧?生日当天居然在这里过。”




“……身为你的男友和一名绅士,我有责任在这一天接你而且献上玫瑰。” 史蒂夫又像变魔术一样从大衣里抽出一支鲜花,放在吧台上,“最起码你的秘密男友吓跑了刚才的混蛋,他也吃了今天的哮喘药。生日快乐,我的巴基。”




评论

热度(283)